乌坎村抗议者判重刑 村民噤声







2016.12.27 22:23







乌坎流血冲突,习近平扫荡民主村?


北京 — 
中国广东省陆丰市乌坎村九名村民由于要求归还被原村委会私下出卖的土地和抗议当局抓捕民选村领导人而被判刑2到10年不等。有律师说,当局量刑过重,目的是震慑民众。
广东海丰县人民法院周一(耶诞节次日)对带头参与乌坎村民抗议集会游行的九名被告人作出一审宣判,判处乌坎村民魏永汉、 洪永忠、杨锦贞、吴芳、张炳钗等9人2至10年不等有期徒刑,他们被定罪的罪名共有五项,分别是“聚众扰乱社会秩序、非法集会游行示威、妨害公务、故意传播虚假消息”等。
记者在联系当地村民了解情况时发现,很少有人愿意多谈这件事情。
乌坎村新大兴酒楼老板接到电话后, 听到美国之音记者要了解村民被判刑的看法时说,他现在很忙,要做生意,说完便将电话挂断。
还有一位村民听到记者关于九名村民判刑的询问后只说了一句“我不知道”,就挂断电话。
一位自称在外地打工刚回到村里、不愿透露姓名的村民对美国之音表示,他不了解情况。记者请他协助了解一下村民对海丰县法院的判决有什么反应时,这位村民说,不好意思,没办法了解这个情况,帮不了这个忙。
记者:你担心自己的安全吗?
村民:不是不是。我一点都不担心。有什么担心呢?我问心无愧。
洪女士是乌坎村一家商店的业主,被判刑六年的杨锦贞是她的远房亲戚。她对美国之音表示,听说这个宣判以后,她连夜给杨锦贞的子女打电话去询问情况表示关注,但是未能联系上。
记者问洪女士这些村民受到的量刑判决是否公平时,她表示,因为没去旁听,不了解情况。
记者:村里其他人对这个事情有没有什么反应?他们认为这样判公平不公平?
洪女士:这事我倒不清楚,因为整天自己要忙,要做生意,没来得及照顾那些,然后也看,好像今天跟前些天也都没什么变化。
洪女士表示,村民在村内举行很多天的游行抗议主要是为了解决先前被私自卖掉的土地问题。她说,当局称土地问题还在处理当中。
曾任民选村长林祖恋代理律师的玉品健对记者表示,他没有听说过有被告人家属联系聘请律师。
玉品健:自从林祖恋案被终止了辩护人资格之后,我就一直没有机会再参与,后来村民的那些控诉,后来对村民的指控,没听说到他们要聘请律师,在我们律师的圈子里面没有听说,当局对聘请律师比较敏感,如果要聘请律师的话他们要重重阻挠,设置很多障碍,查这查那,搞得大家都不敢出来请律师。
玉品健认为,法院对被告人的量刑非常重,被告人可能不服,会提出上诉。
玉品健:从一个专业的法律律师的角度上来讲,这个量刑是非常重的,恐怕是当局考虑到要把这一股风气给压下去,乱世用重典,或是用沿袭了那种司法的理念,这个判决出来以后呢,据说村民的反应比较强烈,气氛比较紧张,估计会有人提请上诉,因为仅凭第一感觉就感觉到这个判决是相当重的,肯定是有人会不服。
玉品健还谈及了林祖恋及家人的近况,林祖恋家属最近去监狱探视过林祖恋。
玉品健:还有一些接触,偶尔有信息来往,他的子女前段时间已经去监狱探视过他,探视他们谈话的内容大多是拉家常,大家都知道的一些敏感的事情,都没有提及。
5年多前乌坎村的土地被当时的村委会私下出卖, 村民坚持维权抗争,要求归还土地。2011年9月,村民与警察对峙,有村民被捕后离奇死亡,导致演抗议升级为冲突事件。在国际媒体关注下,时任广东省委书记汪洋采取了和平解决矛盾的处理方式,允许村委会领导人以民主方式选举。林祖恋在村民一人一票的民主选举中当选村委会主任。那次事件成为中国民众抗争维权和基层民主进程的标志性事件。
乌坎村被侵占的土地至今仍未讨回,今年6月该村预定召开村民大会准备上访,就在开会两天前,村长林祖恋就被当局以“涉嫌受贿”为由带走。9月因受贿罪被判刑3年1个月。在此期间,村民在村内每天举行和平游行示威,呼喊“打到贪官”、“还我土地”等口号,持续85天,直至武警和镇暴警察开始镇压,数十名村民被捕 。
游行期间,乌坎村民建立起了微信群,在微信上分享游行的视频和乌坎村的状况。记者加入了乌坎的一个微信群,林祖恋被宣判之时,微信群有诸多讨论,纷纷表示判决不公。而最近该群鲜有人发言,对魏永汉、 洪永忠、杨锦贞周一受到的量刑和判决也没有评论。
陆丰市公安局曾以致乌坎村村民公开信的形式警告说,不要被少数不法分子煽动利用而采取“过激行为”。公开信称“对采取违法犯罪行为特别是趁机打砸抢的,公安机关将依法予以严厉打击,决不手软。”



FaceBook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