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助”为什么会像“收容”一样吃人?

leig777 于 2017/3/23 0:01:25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雷歌

    

    雷文锋

    广东韶关练溪托养中心雷文锋死亡案的曝光,让人们看到,当地政府对弱势人群的人道“救助”,在效果上如何变成了曾经令人谈虎色变的“收容”迫害。

    15岁的自闭症少年雷文锋从深圳走失,在东莞被送到了救助站,随后又被送到韶关新丰县的练溪托养中心。45天后,他因伤寒死在了这里。

    而这个托养中心,49天内就死了20人。广东某地一救助站知情人透露,该站6年内向练溪托养中心输送了200多人,至今已死亡近百人。

    看到如此惊悚的数据,谁会相信这是政府救助站定点的托养机构?这个练溪托养中心,看上去更像是一个死亡集中营。

    而这个练溪托养中心是由私人经营的,每年盈利一两百万元。靠什么盈利呢?政府给的人头费“每人每月660元”。托养中心收了政府的财政拨款,却对托养人员在待遇上处处克扣,根本不把这些人当人。雷文锋离家时是个墩实的少年,死时皮包骨头,面目全非,他父亲已经认不出来。

    那当地民政部门没有监管吗?正常应该有。但是,民政官员也在这个利益链中。从官方角度,“每人每月660元”人头费中,新丰县民政局要提留50元。从个人角度,新丰县民政局一主要领导的侄子被安排进练溪托养中心掌管财务。2016年,新丰县司法局政工科科长的老婆又进来接手了财务工作。

    这个托养中心就此变成了某些官员的“自肥中心”。官员们保证练溪托养中心不断地从各地救助站中标,成为政府指定的托养机构,同时不断地往这儿送人。练溪托养中心从一开始只有几十人,到后来收了730多人,一本万利的生意。

    这让我想起多年前一件刻骨铭心的往事。那时,万恶的收容制度还在盛行。

    2000年8月3日,也是在广东韶关,坪石收容遣送中转站16名被收容人员集体逃跑,被管教人员鸣枪追赶(收容人员不是罪犯,管教人员均不应持枪),他们跳进湍急的武江,酿成了5死2失踪的恶性事件。

    媒体的报道揭露出“收容”系统背后的利益链:各地收容所把收容人员送到坪石收容遣送中心,按人头收取100到200元的“工作经费”。坪石中心除了让收容人员每天劳动之外,通知家属来领人时,家属要交很多费用,除了已经付给收容站的“人头费”,还要支付“车船费、伙食费、管理费”等等。2000年,一个从广州送来的韩姓捡破烂的,收容不到10天,家属交了650元。在2003年的另一个案例中,一个姓张的湖南人在怀化一收容中转站呆了17天,家属交了1500元。

    韶关市负责调查该恶性死亡事件的领导后来承认,这个收容遣送中心是在用收容人员搞创收。由于利益驱动,各地往这儿送人的收容站非常积极,因为可以收“人头费”,警察公安就把许多不该收容的人都收了进来,变成了一个“创收”渠道。

    《中国青年报》当年6月19日曾报道一起恶性收容事件。604次列车上,一名27岁的女青年未买车票也未带身份证而被乘警捆绑起来要送收容所(本来补票即可),女青年跳车死亡。乘警为何不让她补票而要送收容所呢?因为该乘警与一收容所有约定,每送一人,乘警可得200元“人头费”。

    在这样的模式下,说白了,收容制度变成了倒卖人口,公安、收容站、转送站,多少人趴在这利益链上自肥,并制造了数不清的人间惨案。

    我当时所在的媒体紧随《中国青年报》追踪了坪石恶性死亡事件,但没两天就被当地政府封杀了。事情不了了之。

    

    孙志刚

    直到2003年3月,一个名叫孙志刚的大学生,晚上在广州逛街没带身份证被警察收容,因跟警察顶了几句嘴而被活活打死。《南方都市报》报道后引发了全国震动,最终让这万恶的收容制度寿终正寝。

    我本以为这种悲剧2003年起就在中国结束了。没想到十几年后的今天,还是在广东韶关,还是在民政救助系统,会有一个堪比“死亡集中营”的救助托养中心,继续吞噬着本该享受政府救助的弱势人群的生命。

    应该说,自2003年中国废除收容制度以来,“收容遣送”变成了“救助”,这不仅是社会管理理念上的重大进步,也是弱势群体人权状况的真实改善。

    但是,在基层,尤其是在靠收容挣钱曾经猖獗无比的广东,一些人依然延续着把“救助”当“收容”挣钱的思路,利用政府监管的缺位,继续着他们罪恶的勾当。

    耳边回响的是“花儿为什么这样红”的歌声,心中升起的“社会为什么这样黑”的疑问。

    政府监管,为什么那么容易缺位?一两个官员搭上了利益链,政府救助体系就会像“收容”一样可怕地吃人,谁能告诉我这是为什么?

    长按或扫描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颠倒的黑白”⇓

    


重要消息请求扩散!!!!

(转)煙雲:我的好友,正在上海攻讀博士學位的“雲南劉文華律師事務所”知名律師劉文華願意無償為江西贛州農民明經國作辯護,維護其合法權益。請網友相互轉發擴散,尋找其家屬連絡方式,謝謝!

革命的方法


   革命有沒有原理?我覺得是有,比如說我想得到財富,方式千種萬種,讓人目不暇接。但歸根結底只有兩種;一種主動的獲取財富。一種是被動接受財富。

   主動獲取財富,包括打工、做生意、去偷、去搶、去街上乞討、等等一切必須自身動“手”獲取的財富
   被動獲取財富,包括別人贈送、路上撿來、買彩票(這個也有主動的部分)、等等一切偶然獲取的財富

   顯然,雖然被動獲取財富雖不是絕無可能。但世上幾乎沒有人去坐等被動財富。

   顯然,“改朝換代”的方式也千千萬萬。同樣歸根結底也是主動式與被動式兩種。當然被動式的“改朝換代”不在此討論列。因為坐等中共倒台,只需坐等。討論毫無意義。

   主動式的“改朝換代”同樣許許多多做法。但歸根結底也只有兩種或三種;一種是武裝暴動,一種是和平抗爭。另一種小規模的暴動加大規模的和平抗爭(我把它歸為和平抗爭,所以以下稱為兩種方式)。

   我們先假定中共倒台的幾個必要條件(設為A),然後我們再思考如何滿足這些條件(設為B)。這是思考革命的最基本方法 。要想A成立必須有B,要想B成立就必須有C,依此類推,我們就會知道,我們該做什麼或該怎麼做了。

   革命的兩種方式,只要我們細緻的思考不難發現。它們有三個必要的共同的條件,一為要很多人參與,二為要統一指揮。三要資金運作。現在很多對此有些不以為然。認為人多就可以。沒必要統一指揮,這是一個大錯。我們先談武裝暴動(以下稱武動)

   在冷兵器時代,隨便幾十個人就可以暴動,並且由於交通的不便及武器對等,大部可以堅持幾年甚至幾十年。慢慢引發其他的人跟著暴動。以點成面。最後自相殘殺“三國歸晉”,滅秦是這樣,滅漢也是這樣。滅元也是這樣。但今天這樣至少我看來是不可能的了。今天的交通四通八達,武器更不是一個等級。天上的熱成像技術足可以讓你藏無可藏。即便一個上百人的武裝也難堅持十天半個月。根本無法引發“群雄四起”的局面。所以即便是武動,也不可能用點成面的舊思維成就大業。勢必以各地同時舉兵。讓共軍分兵不暇。方可有制勝機會。否則無疑是以卵擊石。送羊入虎口而已。

   和平抗爭就不需要統一指揮嗎?要,非統一指揮而不行也。大家都知道當前大陸的抗爭,每年都大大小小加起來就算沒有數以萬計也有數以千計吧。為什麼毫無憾動之力呢?很簡單,第一不是同時暴發,第二相互沒有關連(孤立事件)。第三沒有一個相同的指揮者(各自為戰)。一個足以憾動政權的抗爭活動必須是首尾呼應的。六四運動足夠大了吧。為什麼失敗呢?終其究竟就是沒有統一的指揮。“改朝換代”寄希望以統治者的“良善”是極其愚蠢的。六四的失敗歸結以中共的鎮壓同樣的愚蠢。如果六四是一個有系統指揮的運動。只要六四天安門槍響。全大陸其他沒有被部隊包圍的城市。馬上進攻當地的黨政機關結果就可想而知了。

   還有一個更重要的問題是。如何發一次與六四相同或更大規模的運動?當前很多人衷熱以“啟蒙”。我覺得非常諷刺。難道現在的人還不如上世紀八十年代的人有“覺悟”?答案是--非也(如果你認為是,那只能說明海外那些混飯吃的“領袖”是何等失敗)。六四之所以能搞這麼大,是因為六四經歷了非黨長時間的(胡躍邦去世開始)不鎮壓或說被允許的結果。而這種現象六四後的中共不再允許。當前即使你反日、反韓或擁共的遊行,都不會讓你存活超一星期。更何況反共?所以“自然”的大規模抗爭毫無疑問不會再起,唯一道路是有計劃的“突然的”暴發。顯然這需要統一指揮。

   說到這裡,讓我想起當年的茉莉花革命,剛開始中共還有點緊張,後來人家根本就不鳥你了。有多少人參加?啟蒙了幾十年喚醒了這麼幾十人(或幾百人,本人無從統計)?顯然不至吧。

   還有徐純合事件,本來也可以搞大的,去了幾梯次就沒有人跟進了。還引發了著名的709事件。導致“無謂的犧牲”。這事件後更加沒有人敢做出頭鳥了。

   關於資金方面,武動就不用說了。武器要錢,人員要做軍事訓練起碼要管飯吧?

   和平抗爭就不要錢嗎?當然如果你認為組織是無關緊要的,統一指揮也是可有可無的。那麼錢倒是真的“不重要”,如果你同意我的說法,統一指揮是極其重要的。那麼錢就極其重要了,光各地串連就絕不是一個小數目。還要各地要有職業化人員呢?最重要還是要培訓,抗恐懼不是生以具來的(有極少數天生),軍人不怕死是因為訓練的結果,不是天生。我敢說,只要醒覺者無法克服恐懼。大部分醒覺者都只會在網上誇誇其談。等待一場至少目測是“可以完勝”的運動到來,然後“出手”(我更覺得是“摘桃子”)。而少部分“沒有恐懼”的醒覺者則一次又一次的“無謂的犧牲”。他們(恐懼者)心理說不定還會為自己的“英明”前瞻而竊喜。

   綜合如上年述,我們可以給出一個答案革命(無論是武動或和平抗爭)都必須需要一個有紀律、有資金以及訓練有素(養豬都需要培訓(你不會反對吧))的組織方可完成。

胡耀邦夫人李昭11日去世 告别仪式暂定17日举行

 

2017-03-11 22:25:35 来源: 新京报即时新闻(北京)举报

李昭(资料图)

新京报快讯 今晚,新京报记者从胡耀邦家人处获悉,胡耀邦的夫人李昭今日下午在京因病去世,享年95岁。

胡耀邦家人告诉新京报记者,李昭在医院住了8个月左右,走的很安详,基本没有痛苦。告别仪式暂定本月17日上午在八宝山举行。

据媒体报道,李昭原名叫李淑秀,乳名阿凤,19211220日出生于安徽省宿县城。1941年,李昭与胡耀邦结为伉俪,她曾任北京纺织局领导、北京服装业协会会长。

李昭简历

李昭(原名叫李淑秀),乳名阿凤,19211220日出生在安徽省宿县城里的高公馆。

1939年,李昭奔赴延安,进入中国女子大学深造。

1940年加入中国共产党。

1941年冬,胡耀邦和李昭结成伉俪。

建国后,李昭曾担任北京纺织局领导、北京服装业协会会长。

李昭与胡耀邦育有三子一女,长子胡德平,次子刘湖,三子胡德华,女儿李恒,一家三姓。

 

 

 

 

【民主中国5542】 睿文:只有“宪政民主 司法独立”才能救中国

         

睿文:只有"宪政民主 司法独立"才能救中国

作者: 睿文

2017224sifaduli.jpg (457×167)
司法独立(网络图片)


1月14日中共最高法院院长周强出席中共全国高院院长座谈会时称,要坚决抵制西方"宪政民主"、"三权分立"、"司法独立"等影响,决不能落入西方"司法独立"的"陷阱"等。

他的这番陈词滥调的实质就是:对内,全盘否定人民要求中国司法必须公正、公平的强烈呼声;对外,公然违背联合国有关司法独立原则的决议!

在危机重重的当今中国社会,这位全中国最高法院的实权派,再次以"我是流氓我怕谁"的形象,向全天下人揭示了中共的三大丑恶真相:1.中共打着"依法治国"的幌子,达到"依法治民"的目的;2.中共极权者的利益永远主宰着中国的法律 ,中国的司法体系就是执政党的附属品,即:党指挥法!3. 中共推出的司法改革,包括让法院独立于地方政府,建立巡回法庭试点,试行类似陪审团的"特别顾问"制度等等只不过是给"病入膏肓"的中国社会注入的"迷幻药",企图让人们继续做"依法治国"的白日梦。

众所周知,2016年12月到2017年1月,中共的公安、司法界不得人心、倒行逆施的大案不断发生,如:其一、平白无故打死雷洋的五名警察不予追究刑事责任;其二、中国709案被抓律师之一李春富被关押530多天后,与1月12日回到家中,但已近被公安折磨的精神失常,目前不得不住院治疗。他何时才能恢复正常神智,我们无法预期。如今,李春富的太太希望外界不要再听信及配合警方而保持沉默,她呼吁更多人站出来揭露天津警方的罪行;其三、1月5日晚,28岁的内蒙古乌兰浩特市男子李长福被警方开枪击中死亡。监控视频显示,李长福在中枪后仍遭警察及一名黑衣男子殴打,而警方却称李长福吸毒醉酒袭警,但这又与事实不符。死者妻子成立芳否认其丈夫吸毒,"给女儿看病的钱都没有,哪儿来的钱去吸毒?我们不知道公安局说他吸毒的结论是怎么来的";其四、2017年1月9日,河南伊川县两名女访民在白元公安派出所候审室内烧伤身亡。官方公布的消息宣说她们是在候审室内点燃物品导致火灾而死亡。但其中重重疑点是无法自圆其说的。

就在这样执法者枉法不究、草菅人命比比皆是的情况下,周强,身为最高法院的院长不仅不反省这些恶性案件频频发生就是中国司法不独立所造成的直接恶果,相反还要强调"磨刀亮剑"的、党大于法的中国司法特色,这难道不是与正义的法律秩序为敌、与中国人民日益觉醒的要民主、要宪政、要司法独立的诉求为敌吗?

中共的最高法院的院长强烈排斥、拒绝在中国实行司法独立的原因,还在于面对冤案遍地的中国,面对神人共愤的中共极权者方方面面的罪恶,他和他的主子一样都在害怕并且拼命压制,要用极权恶法抵抗从人民而来、从正义而来的公义公平的审判。

毋庸置疑,中国作为联合国常任理事国是有责任和义务履行1985年联合国通过的《关于司法机关独立的基本原则》,其中规定:"司法独立应该由各国以宪法或法律加以保障,尊重并遵守司法独立是所有政府及其他组织的义务""司法机关应不偏不倚、以事实为根据并依法律规定来裁决其所受理的案件,而不应有任何约束,也不应为任何直接间接不当影响、怂恿、压力、威胁或干涉所左右,不论其来自何方或出于何种理由。"

这是联合国向东西方各国亮明的公约,被中共党法院的最高代表人毫无顾忌地亮剑就给刺破了,他周强就是要冒天下之大不韪"保党、保核心、保乌纱帽"。因此为了这三保,他任何的国际间公认的法界公理都可以抛弃,这个底气也是在于他非常清楚知道,中共从1949年建政以来,一直在与宪政民主做坚决的斗争并且对人民只用"刀剑"之法。如:周强在2006年-2013年2月掌政湖南时,也提出要"法治湖南",结果一点成效都没有。特别是发生在湖南境内2012年6月6日,"'六四'铁汉"李旺阳突然离奇"被自杀"事件,让外界十分质疑!周强对此事件的态度就是掩盖真相、打压舆论,拒绝深入开展司法调查!但只有这样的人才符合党心、习心;所以才把他荣升为全国最高法院的院长!

而中共最大的党媒《人民日报》于2015年7月25日发表了署名"任理轩"的长文,"财经网"官方微博做转载时,加了小标题:"人民日报:借'法治'削弱党的领导地位是痴心妄想"。文章称,有人想借"改革"把中共的领导地位改掉,借"法治"削弱中共的领导地位,这是"痴心妄想""痴人说梦"。北京时局观察员华颇对此表示,"这就是党媒说了一句大实话。法律就是党手中的武器,是管民众的,党不能受到宪法的制约,不能成为戴着镣铐的舞者,所以党要维护统治地位,就是要无法无天。"

但我们也不会忘记习近平才是亮剑西方的最早"武侠客"。难道不是吗?2016年5月,中共官方刊物《求是》杂志刊登习近平的党校工作会议讲话,其"很自信地亮剑西方"的"主剑"理论包括:

——痛斥有些人"传播西方资本主义价值观",要求党员警惕"国内外"各种敌对势力企图令中共"改旗易帜、改名换姓",对党的负面批评要"敢于亮剑"。

——把大讲西方普世价值的党内开明派人士亦视为敌对势力,严责党内的开明派"不知不觉成了西方资本主义意识形态吹鼓手"。

今天周强以最高法院院长的身份再对西方宪政民主、司法独立猛批一番,完全是与习近平的党中央保持了高度一致;让美国、让欧盟、让联合国、让中国人都来领教一下习核心具有的"破解人类发展难题的大智慧",总结一下就是:中共最高法官亮剑吓人,中共匪警随意开枪杀人,中共依法治国就是骗人。
     
中国法院姓党祸害全体中国人。所以,我们已经越来越看清了,一方面以习核心为首的官僚体制不惜一切要救必将覆灭的中国共产党,因为中共的邪恶是人类文明进步的公敌;而另一方面不愿再成为被党奴役的顺民、争取民主宪政司法独立的正义力量在中国已经不断壮大,因为近百年的事实已经证明了,任何国家体制只有遵行司法独立、媒体新闻保持自由、公仆财产公示天下、人民必须参与政府选举,国家社会才会更好,更公正!

基于以上事实,我们必须对中共大法官周强之流正言发声: "极权暴政必须结束,实现宪政民主 司法独立才能拯救中国! ""中国人只有脱离中共独裁者铁蹄的蹂躏,才能看见'公平如大水滚滚,公义如江河滔滔'的新天新地! "

鱼被查出服“禁药”!孔雀石绿为何屡禁不止?

 

2017-02-27 18:32:01 来源: 网易健康(北京)举报

 

近日,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开展了水产品专项检查和检验工作,调查结果令人震惊:检测部门对808个批次的水产品进行了检测,发现其中不合格的产品有69批次,其中最严重的现象是孔雀石绿的滥用现象,多达46批次。

孔雀石绿是臭名昭著的致癌物质,这并不是第一次在水产检测中发现孔雀石绿滥用的情况了。

那么,孔雀石绿到底是什么?为什么屡禁不止?它会对人体产生哪些不良影响?我们在日常购买水产的时候应该如何鉴别?

鱼也需要吃"禁药"

孔雀石绿是一种带有金属光泽的绿色结晶体,有毒的三苯甲烷类人工合成有机化合物,又名碱性绿、严基块绿、孔雀绿,它既是杀真菌剂,又是染料,易溶于水,溶液呈蓝绿色。

上世纪30年代,人们发现孔雀石绿可以用来杀死鱼体表面的真菌、寄生虫,尤其是对水霉病有特效,于是它开始在世界各国的水产养殖领域大量使用。十几年前,国内几乎所有水产养殖户都在用。

20025月,由于孔雀石绿具有高毒素、高残留和致癌、致畸、致突变等副作用,我国将它列入《食品动物禁用的兽药及其化合物清单》中。

但是,到今天为止,许多商贩为了防止鲜活的水产鱼类在运输过程中死去,仍然使用孔雀石绿来维持水产品的存活率,以此降低成本,获得更高利润。

"杀菌能手"居然是致癌凶手?

孔雀石绿之所以被广泛运用,得益于它高超的杀菌能力。

孔雀石绿可用作治理鱼类或鱼卵的寄生虫、真菌或细菌感染,特别是针对水霉病这种常见的水产疾病,孔雀石绿至今没有有效的替代药品可以使用,这也是它屡禁不止的原因之一。

科学家发现,孔雀石绿本身具有毒性,长期接触,具有致癌、致畸、致突变的作用。此外,孔雀石绿在动物体内被转化为无色孔雀石绿,这种物质在体内的残留时间较长,即使把水产品活养几日,也不能保证水产品体内残留的孔雀石绿被清除。目前国家已经将它列入禁药名单,严令禁止它在食品领域使用。

如何辨别鱼是不是被孔雀石绿污染?

一看鱼鳍:

正常鱼的鱼鳍根部一般是肉色,有的微微泛红,感觉色泽自然,用手打开鱼鳍立即会自然回缩。

而使用过孔雀石绿浸泡或处理过的鱼,根部会呈现蓝绿色,即使有些鱼商贩经过处理,用手一掐还能见到绿色,再用手将这样的鱼鳍打开,其回缩显得有些生硬。

二看鱼鳃:

一般情况下,鱼鳃是鲜红色且不会附有脏物,用药后的鱼鳃因失血过多而发白,或因出血而带有瘀血,呈紫红色。

由于孔雀石绿具有高残留的特性,使用过孔雀石绿的鱼体表颜色呈浅蓝色,有些经浓度较大孔雀石绿溶液浸泡过的鱼,甚至会呈青草绿色。

三看鱼身:

鱼体表面有一层起保护作用的透明黏液,相当于鱼的"润滑剂",摸起来感觉很滑。

使用了孔雀石绿的鱼,浓度低时,体表会产生过多的黏液,浓度过高时,保护膜被药物破坏,黏液从体表脱落,鳞片摸起来会感到很粗糙、刮手。

小编的话:

首先要提醒近期购买水产品的消费者朋友们要擦亮眼睛。

利润永远是驱动商贩贪欲的第一因素,除了谴责黑心商贩的道德沦丧之外,更期待有关部门能加大检测和监管的力度,让广大民众能买到更放心的食材。

 

 

司馬遼:七律 叢林法例

七律 叢林法例

叢林法例無人性,只講殺人勿講情。

冷酷兇殘囂霸道,溫柔慈善苦求生。

強食弱肉無平等,官富民貧欠共贏。

尊武貶文權利異,自由失保盡留驚。

教宗方濟各:做無神論者 好過做虛偽的教徒


2017/2/24 — 12:53
資料圖片:教宗方濟各,圖片來源:網絡圖片
資料圖片:教宗方濟各,圖片來源:網絡圖片
教宗方濟各於周四早上的一堂彌撒中,痛斥很多教徒是偽善的雙面人,一方面會去彌撒,另一方面卻在做骯髒生意、剝削他人。他更謂成為一位無神論者,都比成為一位虛偽的天主教徒來得好。
方濟各在彌撒上發言,直斥有教徒說一套、做一套,過著雙面人的生活:「有些人會說:我是天主教徒,我經常去彌撒,我歸屬這個教會、那個團體;但我的生活卻與基督信仰相違:我沒有向工人支付合理薪酬,我剝削他人,我在做骯髒的生意,我洗黑錢……」
他炮轟不少天主教徒都是過著這樣的生活,造成不少醜聞,「我們有多少次聽到別人說:與其做這樣的天主教徒,倒不如做無神論者」。
方濟各對無神論者一向態度友善,他成為教宗後即表明,在耶穌的救贖之下,無神論者都有機會上天堂。他亦接受過一位無神論記者的採訪,明言企圖改變別人的信仰是「莊嚴廢話(solemn nonsense)」,認為每個人都要遵循善良並與邪惡鬥爭。

台北图书馆找到毛泽东"7分发展2分妥协1分抗战"原始文献

中共建政以来,一直宣传自己是抗战的中流砥柱,以巩固其建政合法性。日本学者远藤誉教授中国、台湾、日本的解密档案中,挖掘出中共当年联日联汪反蒋的证据,研究了中共当年与日军的往来互动活动,从而对对中共权力的来源及合法性提出质疑。其中,远藤誉特别在台北图书馆找到了毛泽东当年“70%发展、20%妥协、10%抗战”秘密讲话的原始证据。
2015年11月,日本筑波大学名誉教授、东京福祉大学教授远藤誉撰写的《毛泽东与日军共谋的男人》一书在日本出版。
作者远藤根据她收集的中国、台湾、日本三方面资料,来论证中国国民党军队抗日时,前中共领导人毛泽东率领的中共与日本驻上海的特务机关-岩井公馆合作打击国民党的史实。
书中提到了1977年台湾出版的梅良眉所作的《对日抗战期间中共统治策略研究》第三章第四节,其中有毛泽东对八路军的秘密指示。毛泽东在里面提到:中日之战对共产党来说,是个绝好的机会。我们要实行这么一个政策,百分之七十发展自己,百分之二十妥协,百分之十对日作战。这个百分比在互联网上流传很广。
作者远藤在台北的国家图书馆找到了这份文件的资料。一本是《剿匪正史》,另一本是《中共党的策略、路线》。
今年2月21日,远藤誉教授在接受美国之音专访时表示,谢幼田在《中共壮大之谜》里面提到毛泽东在洛川会议上的讲话,其中有70%、20%、10%的数字。不过谢幼田只提到了一份文件,但这份文件在什么地方并不确定。而且这本书提到的这份文件也不在日本,在日本没有找到。
最后,她了解到在台北的国家图书馆里面有。所以,她就特意到台北的国家图书馆查到了这个材料。然后终于找到了这份原始资料,原来最开始的一个文献的原件。这个当时是秘密,是极密的毛泽东的密令,而现在基本大家都知道,现在(中国)大陆的人也都知道。
远藤誉教授在其书中透露,说这份文件的来源是曾经在八路军第18集团军独立第一师杨成武部下的骑兵连担任过书记的李法卿,他在1940年逃难的时候对外说出了毛泽东对八路军下达的秘密指令。
远藤誉教授在专访中表示,关于毛泽东抗战战略,大家都互相抄袭,好像是事实一样,随便写,不查原来最original(原版)的文件是在哪里,没有人彻底地查。谢幼田都没有查到。
远藤誉教授说,她是搞理论物理的,不查最开始的原件,她自己就不让步。彻底调查原件,终于找到了。
有关远藤誉教授挖掘出的毛泽东联日联汪反蒋的证据,请阅读美国之音报道:美媒:抗战中谁背叛了中华民族?重庆轰炸与红色间谍(视频)
中共假抗日真备战,彭德怀发动“百团大战”遭批
百团大战是中共唯一的一次较大规模独立抗日的军队行动,而彭德怀因发动百团大战,却遭到中共内部的批判,受到毛泽东的严厉批评。在文革中,彭德怀被打倒,“百团大战”也成了他“不听毛主席指挥”的一大罪证。
《聂荣臻回忆录》中披露,毛泽东说,百团大战“这样宣传,暴露了我们的力量,引起了日本侵略军对我们力量的重新估计,使敌人集中力量来搞我们”。
中共党媒揭露,中共“七大”前夕,1945年2至7月在延安召开的华北工作座谈会,对彭德怀断续40天的批评。彭德怀在小组会上说是“被操娘40天”,可见对其刺激之深。
《党史天地》杂志2008年第3期刊登杨洪林的《薄一波评“百团大战“》的文章。文中披露,在1945年华北工作座谈会上,康生狗仗主势气势汹汹地向彭德怀发起猛攻:“你在抗战开始时执行的是王明路线,你不懂根据地建设的规律,不发动群众,你组织的百团大战,过早地暴露了我军力量,把日军力量大部吸引过来,帮了国民党蒋介石的忙……”群起而效之,几乎全场一致批判彭德怀指挥的百团大战。
从此之后,中共没有打过一场像样的抗战,而是保存实力准备夺权。
历史学家辛灏年在《谁是新中国》一文中称,中共自称“领导全国人民坚持八年抗战直至最后胜利”的历史真相是,中共宣传机构只能用电影、小说来表示他们是如何地用“地道战”、“地雷战”和“麻雀战”打败日本并发展壮大起来的。在中共御制的电影“平原游击队”中,那一句“鬼子来扫荡了,八路军进山了”的著名道白,早已将八路军养在深山不抗日的“真景与真情”,由他们自己作出了高度的艺术概括。
彼德?富拉基米若夫亦在他的《延安日记》中写道:“中共部队对目前日本扫荡占领的行动不作抵抗,他们撤上山去,或者渡过了黄河……八路军的队伍(当然还有新四军),早已停止了对侵略者的出击和反击。……一比较材料,就令人十分沮丧。八路军方面没有采取任何积极的军事行动!更有甚者,军事行动都被严厉地禁止了。……我们下来和战士一起抽起烟来,他们承认说,我们得到通知,叫我们不要去动他们。上头说,我们不去碰人家,人家也就不来碰我们。”
富拉基米若夫还写道:“当然,中共对侵略者也消极应付,并不排除有一些战斗行动,但是,这种行动是有限的,而且只是被迫还击而已,显然同八路军的实战能力是不相称的。提供给外界的有关八路军和新四军战绩的资料,蓄意夸大了战果,这样,就把准备内战的事实掩盖起来了。”

于飞报道

罕見:鄧小平永不翻案保證書和效忠華國鋒書


阿波羅新聞網 2009-08-12 訊】
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是我們偉大的領袖毛主席親自提出、親自領導的。這是一個興無滅資,保證我國永不變色、避免修正主義、資本主義復辟危險的偉大革命運動。這是世界無產階級革命的偉大壯舉。

  偉大的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萬歲!

  (1966年10月23日鄧小平《在中央工作會議上的檢討》)

  對於我本人來說,文化大革命也挽救了我,使我不致陷入更加罪惡的深淵。(1967年6月20日至7月5日鄧小平《我的自述》)

  特別重大的是我國長期沒有高舉毛澤東思想的偉大紅旗。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揭露我和批判我,是完全應該的,它對於我本人也是一個挽救。我完全擁護主席的話: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是完全必要的、非常及時的。

  (1972年8月3日鄧小平《給毛澤東的信》)

  鄧小平關於「保證永不翻案」

  我入黨40多年來,由於資產階級世界觀沒有得到改造,結果墮落成為黨內最大的走資派。革命群眾揭發的大量事實,使我能夠重新拿著鏡子來認識我自己的真正面貌。我完全辜負了黨和毛主席長期以來對我的信任和期望。我以沉痛的心情回顧我的過去。我願在我的余年中,悔過自新,重新做人,努力用毛澤東思想改造我的資產階級世界觀。對我這樣的人,怎樣處理都不過分我保證永不翻案,絕不願作一個死不悔改的走資派。

  (1967年6月20日至7月5日鄧小平《我的自述》)

  關於我自己,我的錯誤和罪過,在一九六八年六七月間寫的「我的自述」中,就我自己認識到的,作了檢討。到現在,我仍然承認我所檢討的全部內容,並且再次肯定我對中央的保證,永不翻案。

  (1972年8月3日鄧小平《給毛澤東的信》)。

  對於「文化大革命」這一全局性、長時間的「左」傾嚴重錯誤,毛澤東同志負有主要責任。

  (《中共中央關於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第22條)

  鄧小平正是一再認錯和深刻檢討才多次被打到又被啟用。

  同時毛主席也說「永不翻案靠不住啊!」毛主席又言中了!

  1976年10月10日,鄧小平寫給華國鋒的信

  東興同志轉呈國鋒同志並中央:

  我衷心地擁護中央關於由華國鋒同志擔任黨中央主席和軍委主席的決定,我歡呼這個極其重要的決定對黨和社會主義事業的偉大意義。不僅在政治上思想上華國鋒同志是最適合的毛主席的接班人,就年齡來說可以使無產階級領導的穩定性至少可以保證十五年或二十年之久,這對全黨全軍全國人民來說是何等重要啊!怎不令人歡欣鼓舞呢?

  最近這場反對野心家、陰謀家篡黨奪權的鬥爭,是在偉大領袖毛主席逝世後這樣一個關鍵時刻緊接著發生的,以國鋒同志為首的黨中央戰勝了這批壞蛋,取得了偉大的勝利,這是無產階級對資產階級的勝利,這是社會主義道路戰勝資本主義道路的勝利,這是鞏固無產階級專政、防止資本主義復辟的勝利,這是鞏固黨的偉大事業的勝利,這是毛澤東思想和毛澤東革命路線的勝利。

  我同全國人民一樣,對這個偉大鬥爭的勝利,由衷地感到萬分的喜悅,情不自禁地高呼萬歲、萬歲、萬萬歲!我用這封簡訊表達我的內心的真誠的感情。

  以華主席為首的黨中央萬歲!

  黨和社會主義事業的偉大勝利萬歲!
                                 鄧小平
                                  1976年10月10日
資料圖為1987年,鄧小平與華國鋒在出席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全體會議期間在休息室交談。中新社發 呂相友 攝
本文來源: http:http://tw.aboluowang.com/2009/0812/140230.html

數百市民集會反強拆香港紅樓 冀紅樓升格法定古蹟


 

辛亥革命作戰基地、被評為一級歷史建築的屯門紅樓面臨清拆,業主向住戶發出的迫遷限期今日(19日)屆滿,數百人今午到紅樓外集會,反對清拆。「保育紅樓中山公園聯席會議」召集人兼元朗區議員麥業成表示,集會不分黨派與地域,全為保育紅樓而努力,冀政府將紅樓升格為法定古蹟以防被強拆。 

不少參與者由旅遊巴載着前來,到場後即獲派一張沒填下款、致特首辦的請願信,以及一條象徵民主、自由及博愛的紅白藍絲帶。他們稍後會將絲帶綁在現場鐵絲網上,表達反對紅樓清拆的訴求。參與者包括立法會議員朱凱廸、民主黨尹兆堅及多名立會和區議會議員,以及曾留學台灣的港生等。當中亦有不少長者,家住大角咀的76歲蘇伯表示,今日為保護民族尊嚴前來,過往幾乎每年都會來紅樓紀念有關革命的一段歷史,若清拆非常可惜。 

紅樓的建築門外則貼上數張屋宇署告示,其中一張是昨日(18日)發出,指建築內的清拆工程未獲地政總署的豁免證明,亦未取得建築事務監督同意,故屬非法,要求停止清拆。 

面臨迫遷,紅樓住戶感徬徨。一家九口居於該處逾十載的鄭太說,暫時未有去向,嘆說:「一時間唔知搬去邊」。她指業主數天前已派人拆除主建築旁的圍牆及小屋,引起的震動令屋內出現裂痕,擔心安全,已安排孩子寄居親戚家並說:「驚冧落嚟,夜晚唔敢瞓」,而業主亦派保安駐守紅樓,詢問住戶以外人士進入資料,對住戶生活亦構成滋擾。 

同樣居該處逾十載的陳太則說,屋宇署今早派員到屋內量度,但未知用意,冀政府安排安置,坦言「好難搵到類似地方住」。 

發展局局長馬紹祥表示,會盡力保留有價值的建築,但暫未收到有業主打算拆卸紅樓,又稱未來若有需要,政府會即時跟進,包括考慮將紅樓列為暫定古蹟。 

大快人心:香港七警围殴占中示威者全部判监两年不可缓刑



2017-02-17 14:56:33 作者: 良知媒體


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七名香港警察于2014年10月爆发的占中行动期间,袭击围殴示威者曾健超,早前被判“袭撃造成他人身体伤害”罪成, 还押三天后,法庭今早宣布,七名被告全部判监两年,不可缓刑。第五被告陈少丹的普通袭撃罪则判监一个月,同期执行。

7名被告依次为总督察黄祖成(50岁)、高级督察刘卓毅(31岁)、警长白荣斌(43岁)、警员刘兴沛(39岁)、陈少丹(33岁)、关嘉豪(33岁)和黄伟豪(38岁)。

法官杜大卫今早简述案情后称,当天示威者被捕后应被带上旅游巴或私家车,载往中区警署,但众被告则将曾健超带到添马公园变电站袭击他。

第七被告是第一个踢曾的人,第三被告则捅他、踩及踼曾,第四、五和六被告均有参与袭击,首、次被告则旁观。

法官强调,警员有责任防止任何人犯罪,包括警员犯罪,但他们两人作为现场较高级的警察,旁观袭击,意图和实际鼓励支持其余被告向曾健超施袭。

法官称有充份考虑求情理由,并指求情信均对被告高度评价。法官又引述求情陈词指,警队在占中期间要长时间工作,又要面对示威者的暴力和侮辱,无疑包括被告的所有警员均在极大压力下工作,其中第一、二和六的代表律师均要求判以缓刑。

然而法官引述上诉庭案例称,公众信任警员维护法纪,若有警员违法,有必要判处阻吓刑罚,以维持公众的信心。

法官指,今次事件广被国际传媒报道,亦破坏香港国际声誉,又令警队蒙羞。法官指,即使曾健超犯法,警员面对很大压力,也非把曾带到变电站袭击的理由。法官指因案件太严重,监禁是合适刑期,不适合缓刑。

法官指两年半刑期是恰当,考虑各被告占中时面对很大压力、没有案底、于警队中服务社会,定罪后他们将失去警员工作,或失长俸,故减刑6个月,即全部判监两年。第五被告陈少丹的普通袭撃罪则判监一个月,同期执行。

七警闻判后表现冷静,其中第二被告刘卓毅表现得颇落寞。

代表首被告的资深大律师骆应淦于庭外表示,他指出,“袭击致造成身体伤害罪”最高可判囚三年,今次所判的两年刑期不可算太重,法官亦有其判刑理由。

他表示第一被告考虑就定罪上诉,亦会其他被告方面商量。被问到首被告对判刑反应如何,骆称“梗系唔开心啦”。

他又透露,开庭时他向法官提及、过去两日收到的逾千封求情信中,包括数名区议会主席所写的信,但无透露具体身份。

骆应淦又指,收到逾千封求情信中,并没包括立法会议员和官员,至于有否包括警务人员,骆则表示不清楚。

至于会否为被告申请保释等候上诉,骆表示“无咁简单”,因若被判的刑期长,一定要有好很份的理据。






韓海警開槍掃射華漁船 狂射900發子彈驅離

02月17日(五) 17:39

  •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華漁船越界捕撈 韓海警射900發子彈驅離
    2016年12月27日 02:48
    斷纜漁船隨水漂 猛撼長洲防波堤
    02月14日 13:23
    漁船龍鼓灘起火 2船員跳海逃生
    01月26日 07:55
    台漁船釣魚島附近翻側 16船員全獲救
    2016年11月12日 23:17
    韓海警再掃射中國漁船 12日內二度開火驅趕
    2016年12月11日 16:18
    新北漁船遭浪打翻 船長遺體尋回一漁工獲救
    2016年10月28日 10:26
    新北近岸漁船失火 濃煙沖天船員逃船獲救
    0:57
    /
    0:57
    南韓海警巡邏艦昨晚向中國漁船開槍掃射。(網上圖片)
    南韓國民安全處木浦海洋警備安全署今日表示,南韓海警昨晚在全羅南道海域,對被指「非法捕撈」的中國漁船展開執法行動,發射了900發子彈驅離70多艘漁船,是南韓海警今年首次使用武器驅離中國漁船。南韓海警方面強調,今後將繼續對類似情況使用武器進行打擊。

    南韓當局指,昨晚9時05分,在全羅南道木浦市可居島西南方向74公里處,南韓海警對30多艘疑非法捕撈的中國漁船盤問搜查。然而,多艘漁船安裝鐵窗和鐵絲網妨礙南韓海警執法。海警漁政船扣留一艘中國漁船後,附近40多艘中國漁船聚集在一起,並衝向海警巡邏艦作出激烈反抗。

    南韓海警巡邏艦其後用廣播發出警告,至晚上11時15分,在可居島西南方向56公里處開槍示警,共發射900發子彈。海警使用武器後,中國漁船立刻離開現場。韓方隨後向中國海警通知該事件。

    FaceBook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