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談老共有沒有那麼容易倒


       近來,有人告誡我,"老共沒有那麼容易倒的"。老實說,這個我早就知道,道理很簡單,如果誰都能看出老共要倒了,那麼反共這辆列車,我想擠都會擠不上去。等不到我來反,也掄不到我來反。

可是,話要說回來,這句其實也適合任何時期,老共在井崗山時力量比我們現在高百倍千倍,同樣也很多人在自問。連林彪都不自信。毛不就寫了"星星之火 可以燎原"嗎?

究竟要什麼時候才能夠判斷出"老共要完了"呢?也許你會說等我們兵強馬壯拿了半個大陸時。太平天國告訴你,即便如此,失敗也是家常便飯。

即便你拿下了北京城又如何?李自成的前車之鑒大家 又不是不熟悉。

很顯然,反共是一種良心。反共是一種信仰。反共不是因為老共要倒了,我們才反共。相反,是因為要老共倒才反共。正是因為他沒有倒,不想倒,我們才要反啊。如果眼看它就要倒了,反與不反有什麼區別呢?

干革命的怀疑革命就象受过洗的怀疑耶和华一样,都是不可思议,都是假信。当然,革命旷日持久、枯燥无味,有时候闹闹情绪,这也是合理的。

保持"革命必勝"的信念,是每個革命者所必須具備的最基本的心理素養。只有絲毫不懷疑革命的成功,才能為革命奮鬥終身。才能為革命全力付出。才能在革命中不懼犧牲。

你打開古今中外歷史,你就會發覺,世上沒有任何一列成功的革命是有預兆的,1911年廣州起義才失敗,有誰會想到武昌的那一槍就能成功?1989年新年,誰會想到那一年會發生震驚中外的"6.4"運動?蘇聯的解體、埃及的革命、等等無論你從當時的報紙或當時反對派的言論,沒有人看出下一個月會發生呀.

這說明什麼呢?說明革命不是算命。也無須算命,革命是不可預測的,而我們的要做的,就是為那個不可測的時刻的到來,做好準備。為那個不可測的時刻早日到來創造條件及製造條件。

革命的关键当然组织的建设。组织建设的快,革命的进程就会加快。组织建设的慢,革命的进程就减缓。遠的不說,從西單牆到現在,民主革命不成功,歸根結底只是一條,沒有建設好一個強大組織。當然,組織建設也是革命中最難啃的一塊骨頭。它的難來自兩個方面,一方面中共特務的破壞,許多人在組織中受特務的挑拔引發內鬥,還屁顛屁顛的,自以為捍衛了"真理",卻不知道充當了中共的免費特務。這種人可恨也可憐。另一方面就是資金,巧婦難為無米之炊。

可是組織建設真難嗎?說不難也不難。組織成員每一年發展一個成員。我不知道壓力大不大,如果這一條能成立的話。我們可以用數學方法來告訴,老共什麼時候會倒。

例:今年一個組織只有一個人。每年翻一翻。

即N=N*2

發展了五年只有32個人,很沒有效率吧?丟人吧?氣妥了吧?不要急,往下看。


十年就是1024人,現在海外有很多組織都上十年了,不知道夠不夠這個數。

十年時間發展1024人,數字上看不多,雖然即便如此好象當前也沒有哪個組織能做到了。

二十年就有點吃驚了是1,048,576人。

三十年就是1,073,741,824人。等於大陸基本上就是你家的了。老共還可能不倒嗎?

不要被上面的數字嚇到了,其實三十年來,你只"騙"到了三十個人而已,如果你認為三十年"騙"三十個人都是遙不可及的事。那我只好閉嘴了。

當然上面只是數字遊戲,但他反映出一個現象,就是組織建設初期是艱難的,沒有效率的。當組織發展到一定規模的時候,才能顯現效率。而偏偏艱難時期就會有人員堅持不住。不感到遺憾嗎?

當然對天生悲觀主義者來說 ,即使到了北京城下,他也會想象會不會與李自成一個命運。

組織的建設只有不斷的進步,而每一寸進步都需要成員們努力與付出,埋怨是無法讓組織進步的。

是的,我們現在雖然很弱小,是的,我們現在手無縛雞之力,如待宰羔羊。但請別忘了,

只有付出才能成長…………

記住,走出網絡。你我牽手…………



害怕的同胞不用擔心,我們一樣支持你,網絡的空間夠廣度也夠深度,任憑你馳騁。





FaceBook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