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揭湖南"引诱卖淫案":16岁少女逼14岁少女卖淫

2016-11-16 22:06:42 来源: 剥洋葱people 举报

原标题:湖南慈利县"引诱卖淫案"中的孩子们)

杨洁的家在一座典型的湘西农村,一所所房子坐落在绿色的山坡间,杨家屋后是一片黄色的橘林。一张小床摆在杨洁房间墙角,被子露出一大块棉絮,没有粉刷的墙面上贴着卡通画。

家里留存的一张照片上,杨洁个子不高,面孔清瘦。你很难将她和"引诱、介绍、强迫未成年人卖淫案"联系起来。

今年5月,湖南张家界慈利县警方破获上述案件;10月底,慈利县人民法院对该案进行一审判决,有7人被判刑。

令人震惊的是,17名涉嫌违法犯罪人员中,有11人未成年,其中在校生5人,辍学及休学6人。3名受害人中,2人未满14岁,1人刚满14岁。

另有两名公职人员——慈利县消防大队原教导员李某,慈利县国税局原党组成员、纪检组长刘某涉案。前者目前已被免职。后者已被撤销职务,开除党籍及公职。

作为主要案犯人之一,杨洁曾强迫一名未满14岁的女孩卖淫。案发前,她刚满16岁,同样是一名孩子。

"地下江湖"

这是一起由未成年人霸凌事件牵扯出来的案件:5月中旬,不到14岁的初中生李文被杨洁、王秀等人殴打。在父亲李江的追问下,她称被逼迫卖淫,拒绝之后遭到殴打。李江报警。

警方以此为线索,破获此案。

案发之前,李江一直对女儿比较放心,"孩子一米六五,块头大,一般的孩子应该不敢欺负她。"

甚至到现在,李江都在困惑,"杨洁、王秀两个女孩又瘦又小,女儿怎么就认他们打骂?"

那是李江无法想象的一个"地下江湖"

王秀是一名高二学生,在同校同学的描述中,她是"混社会的""大家都听过她的名字。"同学们经常看到她和社会上的青年在校门口逗留。

王秀所在学校的学生介绍,学校里,有一些类似王秀一样的学生,经常和校外青年出现在校园门口,同学们私下称这些人为"社会哥""社会姐",轻易不敢招惹。

杨洁的"江湖名气"更大。同村的一名村民说,"她是在社会上混的,小女孩不简单。"

爷爷杨茂盛介绍,杨洁读初中时,成绩在班里属于中流。中考前,她出了一场车祸,成绩从此不如以前,中考成绩很差,便辍学了。

"不读书以后,孩子像变了个人。"杨茂盛说,孙女隔三差五找他要钱,此外不再和他讲话。

有一次,杨洁又找爷爷要钱,杨茂盛没给她,她一把将爷爷推倒。"她不听我话啊,嫌我没本事。"提到孙女,杨茂盛连连摇头,"我劝她,不要在外面整坏事,她不听。"

李文刚开始愿意和杨洁、王秀交往,正是因为她们是"混社会"的。

今年年初,邻班的一个女孩告诉李文,杨洁想认她为妹妹。考虑到"她势力大,当她的妹妹很有面子,以后没人敢欺负",李文很愉快地答应了。

剥洋葱了解,另一名未满14岁的受害人答应"卖淫",也是出于"被罩着",在学校没人敢欺负她。

案卷资料显示,引诱、介绍、强迫受害者的6名少年中,王秀等2人为在校学生,杨洁等4名少年已经辍学。杨洁、王秀等3名女孩负责物色、联系女孩,另3名男孩负责联系嫖客。

即便家长,也不知道这些孩子是如何与社会上的人产生密切关系的。负责联系嫖客的一名男孩,在案发前未满18岁,但他的爷爷说,"他的朋友多得很,有大老板,还有当官的。"

正是这名男孩,在今年5月,曾把一名刚刚年满14岁的女孩介绍给慈利县国税局原党组成员、纪检组长刘某。

案发后,慈利警方曾对媒体表示:由于没有固定职业及单位,目前对无业游民的管理存在难点。社会难以对这个群体形成约束,加上这一群体往往无组织,对违法行为的事先预防教育存在盲区,常以问题发生后的事后惩戒为主,亟待引起重视。

天臣假日酒店是王秀等嫌疑人介绍未成年女孩卖淫地点之一

留守少年

案发后,盛怒之下的李江想去找杨洁的家长理论,他最终放弃了,"她像个没爹没娘的孩子,我不知道该和谁去理论。"

10年前,杨洁的父母离异,母亲改嫁后,父亲精神开始变得异常,不能挣钱养家。发病时,他将家里的窗户、玻璃全砸碎了。

爷爷杨茂盛对剥洋葱说,"杨洁的父亲早就意识不到自己还有个女儿。"十几年来,杨洁一直靠爷爷照料。

记者走访案件中涉及到的7名少年的家庭,有5名孩子的父母双方或者一方在外务工,主要由爷爷奶奶照顾。

另一名受害女孩微微,10岁起就跟着外公外婆生活。外公外婆至今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们只是觉察到外孙女的异常,"她在家里很沉默,一回来就把自己关到房间里,不和我们说话。"

出事以后,微微在外地打工的父母赶了回来,把她转到外地一所军事化管理的中学读书。

她的父母认为,严格的管理环境能够将潜在伤害降到最低。今年8月,她的父母再次去了上海打工。

张家界市慈利县位于湖南省西北部,是一个典型的劳务输出县,全县70万人口中,约一半剩余劳动力外出务工。公开资料显示,慈利县16周岁以下农村留守儿童16977人。

主要案犯王秀的父亲王大明认为,"我们当爹妈的,就是给她挣钱以提供更好的生活条件。"

这几乎是记者接触到的所有家长的心态。一名受害女孩的母亲哇哇大哭,"我外出打工,就是想给女儿最好的生活条件,怕她因为缺钱学坏,但还是学坏了。"

王大明说,王秀曾在一所乡村高中读书,"那时候我和老婆都在家里干活,孩子学校离家近,经常回家,学习成绩还可以,考过全校前五十名。"

但他觉得,应该给女儿创造更好的学习条件。2015年年中,王大明和妻子去南方一座城市打工,挣到钱后,就把她送到了县城的高中读书,"一学期学费3000元,每个月伙食费400元。"

王大明说,这是他们夫妻两个月的纯收入。

但到了县里的高中,王秀的成绩下降了,在班里排倒数。

去年放寒假,王秀给父亲打电话,说想爸妈了。王大明把女儿接到了身边过假期,"那时候感觉,孩子在身边真好。"

王大明甚至想过把女儿接到身边读书,但工友告诉他,"你想多了,你孩子不是这个城市的人,人家不要。"

"就看她的命了"

1027日,慈利县人民法院对该案进行一审判决,共有7人被判刑,其中5人在案发时不满18周岁。这些少年因介绍卖淫罪、强迫卖淫罪或者引诱卖淫罪,被判处一年三个月至两年不等的刑罚,并处数额不等的罚金。

新京报记者采访到的家长一致表示,"不相信孩子出这样的事情""在我面前,她就是一个孩子,放假回家喜欢和我一起睡,还搂着我的脖子。"

案发前,王秀的父亲王大明一直认为女儿就是一个普通的女孩,"每次给我打电话时,挺乖的。"

王秀喜欢韩剧,追星,喜欢玩QQ,王大明经常登录女儿的QQ空间,除了写明星趣闻,其他就是感慨爸妈打工辛苦的内容。

杨洁的爷爷杨茂盛说,"我没有能力救她,看她的命了。"

王秀的父亲王大明告诉剥洋葱(微信IDboyangcongpeople),"她已经十六岁,该为自己做错的事承担后果。"

另一名主要案犯之一的母亲也表明,"我不会给女儿请律师,判多久就是多久,她该自己承担责任。"

截至记者发稿前,被判刑者均没有选择上诉。

虽然觉得女儿犯了错,但王大明觉得心有不甘,"她是学生,学校也该负责吧。"他曾去学校要个说法,但没有见到校领导、老师,一个保安告诉他,"把你女儿的东西收拾干净,快走。"

他要为女儿保守秘密,并不想让更多人知道这件"并不光彩"的事情,王大明最终选择低调处理此事。他说,以前觉得自己混的还不错,经历这个事情后,第一次感到无力。

80岁的杨茂盛到处给人说自己的难处,他想让村民理解自己为什么不救孙女。邻居劝他,"女孩子家的事,你到处说,孩子出来怎么做人?"

受害女孩的家长同样困惑,"孩子怎么会卷入这种事情?"

事发后,受害女孩李文的母亲放弃外地的工作,回家陪伴孩子。

她问女儿,"你怎么这么信任一群陌生人,和他们一起去宾馆,你没觉得不正常吗?"

李文说,她怕,怕被打。

"你可以告诉爸爸啊,你信任一群陌生人,就不信任爸爸?"

李文低着头,再也没有说话。

(文中未成年人及其家人皆为化名

 

 

 

FaceBook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