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人空巷 唯有三千旗袍翩翩起舞

HeQinglian∶全世界刚刚看过最节俭的巴西奥运会,立刻迎来有史以来世界上最豪华的中国杭州G20。一个讨论经济问题的例行会议,东道主却动用了一切行政手段,停止了主办城市的一切经济活动——工厂生产停止,旅游运作停止,商业活动停止,甚至连快递都停发了……肃静回避,万人空巷,唯有三千旗袍佳丽翩翩起舞。
HeQinglian:G20国家轮流做东,中国是第10个轮值国而已。与万国来朝扯不上什么关系。只是其他国家可能没有中共当局重视,舒适实用而已。中共好面子,总想让人家看看自己富得流油的一面。不过中国人也好这口,编了不少周恩来外交故事挣面子就是明证。
资自通鉴:杭州峰会,官方媒体统一口径,定调说是一个让世界了解中国的平台。可怜的媒体,到现在还以为世界不了解中国!其实,是他们太不了解今天的世界!

szstupidcool转:前天看了一份调查CCAV在全国的收视率,东三省最高87%79%然后依次下降到广东的5%我看的笑起来了,活脱脱的一个经济倒排序,看得越多脑子越残!

术星恋景:高盛估算,在中国月均收入达到1000美元(约合6200元/月)即属于城市中产阶级,全部劳动人口中约有1.5亿人可归类于此,而公务员和国企员工就占了其中的50%。也可以说,中国一半的中产阶级是从政府那领得工资的,中国十三亿多人口中有十亿多是穷人。

马靖昊说会计:最近房价又在疯涨,有个段子很深刻地揭示了中国经济的这种尴尬:过去几年里,我们把美利坚曾经奏效的救世良方挨个试了一遍:1.凯恩斯主义的政府刺激需求;2.弗里德曼的货币供给理论;3.马歇尔计划的一带一路;4.克林顿的互联网加万众创新;5.里根的供给侧改革。最后又回到我们熟悉的房地产拉动经济上…

linyujing:很早之前我就想好投谁了,因为我对前景是比较悲观,起码短期内比较绝望,所以我觉得所谓文明的议会政治是行不通的,面对一帮流氓,无赖,毫无人格可言的垃圾,跟他们讲道理完全是浪费,所以我投人民力量,因为他们是唯一会在议会里动手扔香蕉,骂梁书记和各局长的一个党。反正都是没用不如出出气。

bitinn:中国大陆300家主要媒体,报道香港立法会选举的媒体数量是:2家。其中一家(上海日报)还删除了报道。剩下的一家是:环球时报。你可能觉得香港这么个小地方没啥好报道的。然而全球媒体都报道,唯独中国媒体不报道的,往往是值得看的故事。
张泉灵:同事儿子相当受挫。老师布置作业,告诉同学们:“你们可以选择做或不做。”结果,全班他是惟一没有做的,挨了批评。老师又布置作业,“给老师提意见。”结果,全班他是惟一一个实诚提了尖锐意见的,被老师虎着脸叫了家长。说真话和自主选择为什么成了社会的奢侈品,是因为从小被扼杀了。

zhanghui8964:中国社会,最顶端的一小撮奢谈道德,因为他们需要用道德欺骗众人以换取服从,而最底层的绝大多数也奢谈道德,因为他们需要用道德寻求微不足道的救济。所以我们看到一种怪状,最顶端和最底层的那些人审美容易达成一致,比如阅兵、奥运、g20等,但很多柴米油盐的问题,他们之间又分歧很大。

责任编辑:赵亮轩

FaceBook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