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馬遼:党管傳媒產生七大惡果


中國大陸的全部傳媒,都是由中共通過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宣傳部(簡稱中宣部)和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組織部(簡稱中組部)來共同管理控制。
中宣部是中共中央主管意識形態方面工作的綜合職能部門。19245月,中共正式決定分設宣傳、組織、工農等部,毛澤東為中央組織部部長,羅章龍為中央宣傳部部長。
文革期間中宣部被取消,由中央文革領導小組取代中宣部。197610月中央決定恢復成立中宣部。中宣部主要職能是:負責指導全國理論研究、學習與宣傳工作;負責引導社會輿論,指導、協調中央各新聞單位的工作;負責從宏觀上指導精神產品的生產;負責規劃、部署全域性的思想政治工作任務,配合中央組織部做好黨員教育工作,負責編寫黨員教育教材,會同有關部門研究和改進群眾思想教育工作;受黨中央委託,協同中央組織部管理文化部、新聞出版署、中國社會科學院的領導幹部,會同中央組織部管理人民日報社、光明日報社、經濟日報社、廣播電影電視總局、新華社等新聞單位和代管單位的領導幹部,對省、自治區、直轄市黨委宣傳部部長的任免提出意見;負責提出宣傳思想文化事業發展的指導方針,指導宣傳文化系統制定政策、法規,按照黨中央的統一工作部署,協調宣傳文化系統各部門之間的關係;完成黨中央交辦的其他任務。
中宣部的具體職能是管控意識形態、新聞出版甚至教育方針。它對中國大陸與媒體、網路和文化傳播相關的各種機構的監督以及對新聞、出版、電視和電影的審查,另外對國務院組成部門中華人民共和國文化部和國務院直屬機構國家廣播電影電視總局也有監督權,在省級及省級以下文化與廣播電視行政管理機構就由同級黨委宣傳部管理。
中共由於實行一黨專制,所以仍然直接控制著軍隊和媒體。而中組部則是其第三大、也是最鮮為人知的權力支柱,掌握著各級政府和行業的人事大權。市場經濟所釋放的自由,非但沒有削弱該部門的地位,反而令人事控制在權力角逐中變得空前重要。高層官員相信,有能力審查政府官員對領導層的忠誠度,對於黨在未來持續掌握執政權是至關重要的。
在中國大陸,所有的對等職位都由中共通過中組部任命。除了少數幾位象徵性的非党人士任命,擔任這些職務的人士都是中共黨員。不僅如此,審查過程是閉門進行的;宣佈任命時,中組部也不對任命的依據作任何解釋。當中組部否決候選人晉升時,它同樣秘而不宣。知名自由派雜誌《炎黃春秋》(Annals of the Yellow Emperor)主編吳思表示。選拔本應以德才為依據,但實際上它變成了考核你與該部門的關係以及你的後臺的地位。歸根結底,你無法繞開組織部。
中共就是這樣通過中組部控制了中國大陸傳媒的人事安排,再通過中宣部控制了中國大陸傳媒的話語權(中共叫“主旋律”),再通過防火長城(英語:Great Firewall,常用簡稱:GFW,中文也稱中國國家防火牆,是中共管轄互聯網內部建立的多套網路審查系統——包括相關行政審查系統的稱呼)阻隔了大陸人訪問海外互聯網,從而達到管制傳媒並對大陸人洗腦式的奴顏婢色的教化,繼而鞏固中共的一黨專制統治。
《世界人權宣言》指出:“每個人都有表達自己意見的權利和自由……這一自由包括人們有權持有任何觀點而不被干涉的自由,以及通過各種媒介搜尋、接收和傳遞資訊的自由……這一自由不受國界的約束。”
2015212日,無國界記者組織公佈最新全球(180個國家或地區)新聞自由指數(Press Freedom Index)排名中:芬蘭1、美國49、中華民國51(在亞太地區次於紐西蘭及澳洲)、韓國60、日本61、香港70、俄羅斯152、新加坡153、中國大陸176168名之後都屬“完全不自由”國家)、朝鮮179、厄立特裡亞180包尾。
2015429日,美國民間機構“自由之家”公佈了新年度世界新聞自由度報告(Freedom of the Press Report):中國大陸過去一年的新聞自由度在連續數年惡化後,於去年跌破上世紀90年代底線,得86分,在全球199個國家和地區中排在第186位。香港因為受到中共和一系列暴力事件的影響,造成排名大跌9位,降至第83位,排在新聞媒體“部份自由”區。由於受中共利益影響,臺灣部份媒體在報告大陸相關內容時進行自我審查。並且從太陽花學運到張志軍訪台,再到中共網路駭客攻擊蘋果日報,每涉及中共臺灣都要減分。臺灣最後以27分排名第48位,比去年倒退一位,但仍在新聞媒體“自由”區內。該報告對世界199個國家和地區進行調查,共有63個國家和地區被評為“自由”(32%),71個屬於“部份自由”(36%),65個被認為“不自由”(32%)。全世界只有14%的人住在新聞自由的國家,亞太地區只有5%的人擁有新聞自由。
党管傳媒產生七大惡果:
一,假:由於傳媒被中共一黨壟斷控制,當中共造假時就沒有傳媒敢於戳穿中共造假,而海外傳媒雖會戳穿中共造假,但是大陸民眾被鐵幕封閉或被防火長城阻隔也難以及時知悉,所以致使中共造假之風得以大行其道並長留大陸不散。比如大躍進時期“麻城建國一社出現天下第一田,創造了平均畝產幹穀三萬六千九百五十六斤的驚人紀錄”(1958-08-12新華社武漢電的大話)、比如什麼“十五年超英,二十年趕美”(毛澤東1958年說的大話)、比如三年困難時期餓死人資料和8964軍隊開槍射殺學生平民資料的隱瞞、比如2002年沙士(英語:SARS)疫情被大陸傳媒刻意隱瞞幾個月、比如近30年來大陸傳媒只報GDP增長率之喜不報環境污染增長率之憂、以及今年歪曲歷史把中共吹捧為抗日戰爭的中流砥柱,等等,都使中共造假長期得不到澄清,人民被騙而不自知,或根本就無可奈何。
二,大:中共造假之目的就是為了使中共一黨獨大,權益獨享。而在中宣部精心策劃的歌頌中共“偉、光、正”主旋律的狂轟爛炸下,中共只有大於人而不可能被人大於它,結果中共變成了無人敢在傳媒得罪的橫行霸道的大大。而事實上它也是全球最多人、最大權、最富有和最腐敗的大大政黨。
三,空:由於中共控制了大陸傳媒,只許報喜不准報憂,只許宣傳中共的正面而不准報導中共的負面資訊,以至於大陸傳媒出產的作品全部呈現空洞化(異議全部為空白)。作品內容缺乏正反兩方面的資訊而與事實不符,故難以取信於人,在海外市場毫無競爭力,在國內市場如果實現憲法第35條也必定撲街。
四,慢:由於大陸傳媒製造的作品在出街前必須經過中宣部規定的三審關卡,以至於作品的出街時間都特別慢,往往把新聞變成了舊聞,從而導致各種猜測甚至謠言滿天飛舞,嚴重影響民眾的安寧生活。
五,偏:由於大陸傳媒人要仰中共的鼻息才能生存,根本不能秉持立場中立的職業道德來創作,因此作品都是偏心眼的以偏概全的違心違德違憲之作。
六,愚:正是由於中國大陸的傳媒作品都是以偏概全的劣質作品,與中共違憲的愚民政策遙相呼應推波助瀾,所以才導致中國大陸人的愚忠、愚孝、愚勇、愚奴、愚卑、愚鄙、愚賤、愚怯、愚笨、愚汙、愚妄、愚劣等品格。在世界民族之林中,只懂弱肉強食的叢林法則而毫無發明創造的偉大建樹。
七,腐:中共已經控制了行政、立法和司法三權,當它再控制了傳媒和教育,就把非法定的第四權“社會輿論”也控制了,這樣子誰還有能力監督中共的胡作非為呢?有人說紀委監察部啊,它有實權監督中共啊!沒錯,紀委監察部(全稱為中共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和中華人民共和國監察部)是擁有實權,但中共領導的紀委監察部監督中共,就等於擁有血緣關係的父親監督兒子一樣——有溺愛而無仇恨啊(父子沒有隔夜仇)。當紀委監察部對中共胡作非為的行為沒有疾惡如仇的態度,又如何監督呢?所以紀委監察部監督是一個騙術的托詞而已,根本起不到反腐的作用,否則貪汙腐敗早已絕跡了,因為紀委監察部一直都存在而且開足馬力在工作。所以,党管傳媒只會使中共更加肆無忌憚地大面積瘋狂腐敗,而事實也證明瞭這一點。
綜上所述,党管傳媒只有惡果沒有善果,這一點美國的開國者早在200多年前就已看到了。
在美國獨立戰爭中,領導者們將新聞自由作為他們致力於爭取的權利之一。1776年的《弗吉尼亞權利法案》宣稱:“新聞自由是一切政治自由的基石,任何一個民主政權都絕不應妨礙這種自由。”與之類似,在1780年的《麻薩諸塞憲法》中規定:“新聞自由對於保障一個國家其他自由而言必不可少。在新的聯邦政府中,這一自由不容妨害。”以此為基礎,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正式規定,國會永遠不許制定妨害新聞自由和言論自由的法律。新聞自由制度在美國正式確立。

美國《獨立宣言》執筆者湯瑪斯·傑弗遜(17431826)1787年表示:“民意是我們政府的基礎,所以首要目標是維護這一權利。如果由我來決定我們是要一個沒有報紙的政府還是沒有政府的報紙,我將毫不猶豫地選擇後者。”

FaceBook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