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果:中共打死都回答不了的88问(二)

接上页
   
   四十六,美国的走狗:英国,法国,德国,意大利,澳大利亚,加拿大,日本,韩国,新加坡等等个个被美国压榨得繁荣富强;中国的兄弟:朝鲜,柬埔寨,巴基斯坦,伊朗,坦桑尼亚,赞比亚,个个被中国赞助得一贫如洗。这是为什么?
   
   四十七,如果党国教育当真无懈可击,何来年年百万高干急着送儿女出国留学,任他们吸收西洋之奇技淫巧、邪思淫念,接受诋毁祖国的言论?何解不让儿女一直留国幼承党训,好让将来身居高位报效祖国,而偏留学在外,买地买屋争护照?
   
   四十八,中共不断宣称党是人民的公仆,人民是国家的主人,可是同时又强调党的领导,这不自相矛盾吗?难道仆人可以领导主人吗?仆人使唤主人还能叫做仆人?有这么骑在主人头上作威作福的仆人吗?
   
   四十九,过半中国人口穷得那么凄凉,究竟是中国真是不得不那样穷,还是只因为有一小撮人中饱私囊贪得无厌所致?
   
   五十,所谓的民主集中制,恐怕是把民主关进集中营的婉转说法吧?
   
   五十一,日本至今已为侵华历史公开谢罪了二十多次(详见杉本信行《大地的咆哮》279页),请问中国政府至今为其篡改历史和虐杀近亿国民公开谢罪了多少次?
   
   五十二,每当日本右翼政客发言二战言论,常见中共外交部对此强烈反应,譬如:“对日本自卫队现役高级军官公然歪曲历史、美化侵略感到震惊和愤慨。”但中国自己不正是“公然歪曲历史”之王吗?饿死四千万人的大饥荒的历史去了哪里?广场上屠杀的历史去了哪里?在延安种植贩卖鸦片的历史去了哪里?更不要说自建党以来数之不尽害人无数的阳谋阴谋。中国人爱说“其身不正,何以正人”,中国篡改历史远比日本篡改历史严重,那怎有资格端正人家呢?
   
   五十三,很多中国愚民常问:民主可以当饭吃吗?民主可不可以当饭吃,看一看没有民主的国家所发生的大饥荒、大灾难所造成的饿殍载道,哀鸿遍野的景象就知道了。
   
   五十四,从五十年不变到年年在变,从井水不犯河水到决堤放水,从一国两制到全面管治,从高度自治到高度奴治,从港人治港到党员治港,从司法独立到要维护国家利益,从有商有量到毫无商量,从普选到筛选,就这样一个忽悠人的骗局还想垂范台湾,当台湾人是傻瓜吗?
   
   五十五,所谓城镇化,就是政府以极低的价格,从农民手中征收土地,转手就以极高的价格,卖给开发商,从中套利。请问中共,这不是明火执仗的抢劫吗?
   
   五十六,中共这个政党的活动、会议、为什么不用自己的党费,而是花纳税人的财产?自己开PARTY却要别人要付款,合理吗?这叫做“不拿群众一分一线”?
   
   五十七,马克思自言发现社会发展的规律,即资本主义要向社会主义发展,共产党以此为万世不变的真理。但凭常识就可知,一个民族的祖先怎可能在几千年前就给后代详细订下一切所需的文物制度,更何况一个人可以预言准确不同文明不同国度的未来发展?可以断定的是,马克思连现代出现的计算机都不能预言,其社会发展之预言,也知其牛皮哄哄了。
   
   五十八,所谓一国两制,从来都不是什么伟大构思,它是一个迫于现实的妥协,是对港政策“长期打算、充份利用”的延续,同时也是自我否定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官方文人大肆吹捧,誉之为天才式的构想,然而回归不过十几年,一国两制就在香港几乎就要触礁翻船,这还不够反讽吗?
   
   五十九,中国人对自虐的渴求,让我沉思;中国人对做奴的热情,让我惊叹;中国人对钱权的疯狂,让我诧异;中国人对公义的冷漠,让我困惑。
   
   六十,既然“事实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为何又下令前后三十年互不否定?是怕在真理面前无法自圆其说,经不住事实的检验,还是任其否定一项,都会戳穿其招摇撞骗的老底呢?
   
   六十一,中共官方一方面鼓吹高薪养廉进行依法掠夺,一方面又宣传共产党人要吃苦在前,享受在后骗取民意;一方面说不要成为先富起来的人做为表率,同时在现实中又成为少数先富起来的人作威作福,说一套做一套,你当老百姓是白痴吗?
   
   六十二,为什么同样惨痛的过去,中国人对“自残”永远是异常欢容,对“他杀”却极端痛恶?经过中共几十年的愚弄洗脑,我想问一问,中国人到底还有没有自我反省的勇气及能力?
   
   六十三,当一个国家的军委副主席都会搜刮兵脂兵膏卖官鬻爵,当一个科级官员都能贪个上亿元,当十个高官出事有八个和他人通奸,当电视台频道总监节目主持都能沦为利益集团的代言人,当一个小女子天天显摆臭美,绑着干爹亲爹炫富,你再说你的体制是世界最先进的,谁还相信呢?不觉得脸红吗?
   
   六十四,观红卫兵道歉:迟来的道歉,只会沦为惺惺作态;抚心的辩解,只会被视作砌词狡辩,结果同样道德破产。没有真诚的忏悔,没有深刻的反省,没有实质的谢罪,这样空洞的道歉,想骗谁?
   
   六十五,对别国的指摘,中共有钱收买;对内部的不满,中共打压也不手软。再加上绝大部份国人,甘为私利近益噤若寒蝉,就更是纵容中共胡作非为。祈望中共会聆听人民意愿、接纳人民的意见、跟人民和气磋商虚心纳言,这不是痴心妄想,什么叫痴心妄想?这不是白日做梦,什么叫白日做梦?
   
   六十六,西方是“不自由,毋宁死”,中国人是“不自由,何用死?”——难得国家蒸蒸日上,发财机会千年一遇,怎能放过?中国没自由?又如何?有钱,就可以移民,享受别国二等公民享有的自由民主,哪用得着抛头颅洒热血,跟中央自寻死路?
   
   六十七,多难兴邦,一语可以糊弄天下。这难里头,多少是天灾,多少是人祸,有几人关心几人问?这难里面,多少是百姓承受,多少是官员分担,又有几人思考几人询?如果难由民众担负,邦由共干糟蹋,难再多,能兴邦吗?这种百姓遭殃的邦,值得兴吗?
   
   六十八,基本上,整个中国现在就是这样运作:互相欺诈,互占便宜,人人都以为占了他人便宜,其实被人所占的便宜更多。无商不奸,无货不假。借钱的是呆子,还钱的是傻瓜。这样的社会,会有前景可言吗?不知何故,这么简单的道理,中国人就是不懂。
   
   六十九,在大航海时代,我们实行海禁政策;在大贸易时代,我们禁绝国际贸易;在信息高速时代,我们封锁互联网。就这样一个自我阉割的社会,居然还好意思问:为什么中国出不了大师?
   
   七十,总觉得建党伟业这类精神自慰式大电影,观众看过后不禁会问:片中那批革命“先贤”日喊夜喊的无产阶级乌托邦,现在往那儿去了?说封建皇朝国民政府贪污腐败,今天改革开放只道变本加厉;知当年报纸能百花齐放,教政权忌惮屈服,今天却是一锤定音,口径一致。论理想,一去不返;说自由,又每况愈下,建片美化过去的同时,不就是也变相突显今天的不堪与违背么?不就是暗讽现政权初衷已改,甚至放弃理念吗?这究竟是为现政权贴金,还是拆台?
   
   七十一,温饱,在美国是人权,在中国则变成政权的恩赐。让国民温饱,是任何政权的基本责任,根本不值得歌功颂德,但在中国却要你感恩戴德,痛哭流涕,什么叫中国特殊国情?看一看这些狗官的嘴脸,还用解释吗?
   
   七十二,他口说“不会称霸”,其实就是要你主动奉其为霸;他说“和平崛起”,其实就是要大家和和平平地让他崛起,看不懂,你就傻了。
   
   七十三,在极权的国度,任何对现况的不满、质疑、申诉,都有求变的目的,存有反党的可能性。所以不论是循正规或别途,政权都必须杀一儆百,镇压申诉于未燃。善待与否,视乎回响或压力,可以是后话;但你就必须要伏诛,以便迎出政权以人道为名,法外施恩。诸多民主人士为什么被判重刑,此即深层原因之一。
   
   七十四,中国人的问题,就是执迷个人的面子,却无视集体的受辱。然而话说回来这又是一个很讲究“集体主义”的国度,人格分裂得如此怡然自得,也让人啧啧称奇。
   
   七十五,凡出国之人皆不难看到,世界各地皆有法轮功学员的身影。那么不禁让人疑问:为什么在其它国家,法轮功不是邪教,惟独在中国就成了邪教?是全世界上其它国家都全错,还是惟独中共是对?到底谁才是真正的邪教?联系到1949年后国内历来的政治运动,扣帽子揪鞭子,发动群众斗群众,杀人无数,答案不言而喻。然而这么低级的谎言,频繁使用的手段,还能让这么多人上当,欺骗至今,这也是不可思议的现象。
   
   七十六,一九九九年台湾南投县发生七点六级地震,损失惨重,各国救灾物资亟待运入。中国红十字会却公开宣称,所有国际红十字会捐给台湾的款项和物资,必须通过中国红十字会转交,难道这就是中共政府一直所宣传的血浓于水的两岸同胞手足之情,在别人受灾遇难时还要刁难克扣一把?
   
   七十七,曾任港澳办副主任的左王陈佐洱当年竟然不把女儿送去北韩读书,而是送去自由民主的美国!更严重的是,他于90年代初月薪最多只有一千多人民币左右,为什么会有那么多钱送女儿去美留学?这是他须向人民交代的。
   
   七十八,《环球时报》声称在香港政改的核心问题上,13亿中国人同样有发言权。13亿中国人有太多连自己的教育、工作、医疗、生育、养老、保险、住房都无权置喙,这一刻却居然对核心的香港政改有发言权了?真若如此,何不先让13亿中国人对中国政改的核心问题有发言权呢?
   
   七十九,《环球时报》说公投人再多,也没13亿人多,且不说以两个人权公约的自决原则来说,也都是本地人才有决定本地政治地位的权利,加拿大魁北克独立的公投,只在魁北克进行;苏格兰独立也只在苏格兰进行。若香港选举要全国13亿人决定,那么中国的政制是否要由全亚洲甚至全世界的人投票决定?
   
   八十,所谓“高官问责制”,是不是说低级官员不负责,就大可不管不问?假如不是,“高官问责”为什么要独树一帜?
   
   八十一,有很多国人说一看中国近代史,就感到悲愤莫名,有一种惨痛的经验,但是看中国现当代史,为什么没有这种感觉呢?这也是很莫名其妙的事。
   
   八十二,中共早已断绝了改良的路,却有人一直逼它改良,它怎么改得出来呢?这也是相当搞笑的事,就像一个人患了阳痿,你叫他雄起,他雄不起来呀。
   
   八十三:公务员财产公开申报,虽然只是民主社会的一条普通至极的法律,但对于贪得无厌的中国官员来说,立这条法相当于剥了他的皮,惨过满清十大酷刑,为什么死拦不放,知此就心知肚明了。
   
   八十四,说来好笑,既然中共一直把美国宣称是不怀好意的国家,反华势力的龙头老大,又屡屡在其媒体上抨击美国的霸权主义,常干涉他国内政,那么,中国为什么要花巨额外汇购买美国国债?贪官及其家属和财产为什么又偏爱向美国转移?这是不是中共在旗帜鲜明地支助反华势力,与反华势力勾结呢?
八十五,有谁会相信一个住高档别墅、开特权车、吃特供产品、坐豪华办公楼、一年吃喝几万亿、比赛谁玩的女人多、出门前呼后拥警车开道、专讲空话大话假话、妻子儿女全送国外、财产拒绝公开、权力不受约束、部门可以家天下、官位可以父传子、整天高高在上的权贵会为人民服务?
   
   八十六,一边安分守己的做奴隶,一边唱着“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这不是最滑稽最灾难性的场面吗?
   
   八十七,所谓旗帜鲜明的反西方自由化,防止和变演变,五不讲,七不搞之类,其实说穿了是不是怕中共高官贪污、腐化、淫乱、敛财、杀人,鱼肉百姓、反人类罪、群体灭绝罪的真相被曝光和追责?
   
   八十八,西方值价观如果不好,为什么权贵都将自己的妻儿送去西方发达国家亲身体验这种价值观?既然是好的,为什么不让民众接受这种价值观?为什么这种价值观到了民间就变成了西方敌对势力?


(陈果:中共打死都回答不了的88问 全文完)


FaceBook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