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果:中共打死都回答不了的88问(一)

    一,既然宣称“从来就没有救世主”,为何又自诩是“人民的大救星”?
   
   二,到底是“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还是冒犯了中共领导人的面子?
   
   三,中共说“私有制是滋生腐败的根源”,然而从中共官员惊世骇俗空前绝后的腐败程度来看,恐怕公有制才是滋生腐败的根源吧?辛灏年先生说,所谓国有,就是党有;所谓党有,就是党委书记有。对比当下中国现实,此言一针见血。
   
   四,所谓中国特色国情,是不是就是腐败分子提拔腐败分子、贪官查贪官、腐败分子反腐败?不然周永康、徐才厚、薄熙来这些人,是怎么提拔上去的,又是由谁提拔的呢?
   
   五,中共为了预防和制止市场垄断行为,制定了《反垄断法》,但为保障权力独裁,却又在宪法中规定一党独大,如此政经失调,厚此薄彼,还叫嚣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岂不有病?
   
   六,既然一党专政,党政不分,那么何不直接取消政府,以党代政呢?如此则不必维持两套班子,两套人马,既可节约公帑厘清权责,又能解决党政之间的具体矛盾,岂不爽快得多?
   
   七,中共常强调国民素质不高,不合适实行西方的资本主义民主,可是按中共理论,社会主义却是比资本主义更先进更优越的体制,这不见鬼吗?难道更先进更优越的社会主义对国民素质反而要求更低,更落后更拙劣的资本主义却对国民素质更高?
   
   八,既然中共宣称“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为何党员公仆们不但拚死反对财产公示,进而还把家人家产转移海外,在外国银行设秘密巨额账户呢?
   
   九,中共视宪政民主为洪水猛兽,一再宣称绝对不照搬西方政治模式,不禁让人想起清朝官员杨光先的名言:“宁可使中夏无好历法,不可使中夏有西洋人”,倒行逆施苛政劣治如此,还想国家发展民族振兴,不是做白日梦吗?看看清朝是如何灭亡的,历史可鉴。
   
   十,要论杀死中国人之多,日本战犯全体之总合也不敌毛泽东一人,可为什么中共对日本首相参拜靖国神社咬牙切齿,却对杀人魔毛泽东奉为神明呢?
   
   十一,党要管党,其实就是“我要管我”。自己管自己,毫无外在约束,也无舆论压力,关起门来黑箱操作,有奖无惩或多奖少惩,能管成什么样?
   
   十二,中共常说“反对干预别国内政”,以作为自己可放手“关起门来打狗”的绝妙托辞,但中共本身“干预别国内政”的成绩累累,加起来可以写十本大书,比如向东南亚输出革命,支持柬埔寨红色高棉,支持马来西亚和印度尼西亚的共党活动,不知这些确凿无疑的史实,中共又如何否定?
   
   十三,中共在国际上常打着不干涉别国内政等五项原则,以扮出一副道德真君的模样,但真实原因恐怕是不但方便对有些国家的严重人权问题置若罔闻,而且自身的人权记录也极不光彩,大有问题吧?
   
   十四,中共栽赃构陷爱国义士的罪名之一就是“与外国势力勾结”,然而它起家不就是靠与苏俄的勾结吗?它执政后不是向东南亚“输出革命”与当地共产政权勾结吗?既然它自身就是以勾结外国势力起家,又有什么资格反对别人?这不是典型的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吗?
   
   十五,每当看到中共的喉舌们在媒体上说出“遇难家属情绪稳定”这种混账语言时,就想问这些人的爹妈:当你家亲人陷入危境甚至是死亡时,你能情绪稳定得了吗?这时候情绪激动不正是合理而正常的人性反应吗?而这些只有党性而没有人性的畜生却还以“情绪稳定”为荣邀功,请问要多变态多冷血才能说出这么残忍的语言?
   
   十六,既然中共党章坚持毛泽东思想,既然毛泽东曾多次表态感谢日本皇军侵略中国帮助中共夺取,那么中共还有什么资格谴责日本官员参拜靖国神社呢?这不是典型的打着红旗反红旗吗?
   
   十七,钓鱼台面积只有六平方公里,而中国自一六四四年以来,不计已独立的外蒙古国,单单被俄国占去的神圣领土,已达五百万平方公里(见蒋经国《风雨中的宁静》第五章)。为什么中共对那自古以来属于中国的五百万平方公里的领土却不感兴趣,甚至禁止国民争取索回该五百万平方公里的领土?中共是否忽悠国民?或统治当局私底下收了占地者的什么好处?
   
   十八,既然强调“人人平等”,为什么共产主义理论中,工人阶级却是国家的主人翁,是国家的领导阶级?既然工人阶级在理论中地位如此之高,为什么现实生活中,不但连成立自己的独立工会的权利都没有,还沦为跌入地窖的生灵而惨被官商剥削压榨?
   
   十九,所谓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是马列共产的二次创作,还是权贵资本的改头换面,官商勾结的暗渡陈仓?
   
   二十,说“绝不照搬西方模式”,难道马克思理论不是西方传来的?
   
   二十一,既然说不管黑猫白猫,能捉住老鼠的就是好猫,那么事实检验,共产主义这只猫治国完全失败,为何不换上民主宪政这只在人类历史上屡建奇功的好猫呢?
   
   二十二,中共常用“具有广泛代表性”一语来证明自己的合法性、合理性、认受性,既然支持者如此众多,为什么不敢开放民众投票来验证一下自己的“广泛代表性”到底得到多少民意的支持呢?为什么对独立参选人大代表的候选人百般刁难甚至残酷迫害呢?
   
   二十三,一个领导人要何等丧尽天良,或一个体制要何等暴虐无道,才可以一边看着自己的国民猫狗也不如的蜷伏在贫民窟的蜗居之中,一边在自己大得令人迷路的奢华官邸里面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夜夜燕窝红酒,而依然可以安然入睡?
   
   二十四,与民争利则强调“与国际接轨”,贪得无厌唯利是图;捍卫既得利益时,则又宣称“中国特色国情”,雷打不动悭啬一毛,如此寡廉鲜耻矫言伪行,就是共产党人的唯物主义辩证法?
   
   二十五,同是中国,其它省份的学生努力考到六百分以上,才能进到一所普通的大学,而在北京、上海,五百分就能进入好的大学,连最基本而且最应该人人生而平等的教育权利都如此,何况其它。
   
   二十六,既然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长房峰辉声称老祖宗留下的土地一寸也不能丢,为何中共又把历史上属于中国的白龙岛私相授予越南呢?
   
   二十七,既然高调宣扬“为人民服务”、“吃苦在前、享受在后”,为什么中共官员,实行养老双轨制、物资特供制、待遇特殊制,成为高高在上食利自肥的特权阶层?
   
   二十八,中共国防大学战略研究所所长金一南少将声称:“共产党绝对不能变成为家族利益、集团利益服务的政党,不能变成‘先富起来’的人。”既然共产党如此大公无私高风亮节,为何拚死反对公务员财产公开,不但反对公开,还把要求公开的公民以寻衅滋事为名抓捕判刑呢?
   
   二十九,既然说“真理越辩越明”,那么为何不允许民众公开而自由的讲话呢?
   
   三十,中共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刊文声称,“腐败问题作为一个社会痼疾,深深根植于西方发达国家的政治经济文化土壤之中,不仅其自身无力铲除,而且成为腐败问题国际化的始作俑者。”这意思是中国古代没有贪污腐败吗?中共的贪污腐败都是西方发达国家传来的吗?
   
   三十一,前中共外交部长唐家璇在回答国际宗教组织质问时胡搅蛮缠:“如果中国共产党不伟大光荣正确,那为什么14亿生命愿意投胎到中国来?”就算退一万步,姑且假设这种谬论正确,那为什么这么多支持中国共产党伟大光荣正确投胎而来的婴儿,却被中共的计划生育强制堕胎?
   
   三十二,中共高官常言的所谓的“历史自有公论”,是不是一拖了事——也即我死后那管它洪水滔天?
   
   三十三,中共把占卜堪舆、风水算命、阴阳五行批之为封建迷信,却又自言可以预测人类未来的发展,掌握了人类社会的历史规律,并且还放之四海皆准,是不可质问不可怀疑的真理——如果这不是迷信,什么才是迷信?
   
   三十四,中国外交部部长王毅谈领土和主权问题,说“该是我们的,寸土必保”!那么,北京当局竟然以条约确认俄国有权拥有其霸占的那几百万平方公里中国神圣领土,是因为那几百万平方公里中国神圣领土不该是中国的吗?
   
   三十五,据说毛泽东平生最讨厌碰到钞票,工资也低。当年许多亲中拥毛分子以此为例,吹捧毛泽东“大公无私”,说这是老毛一心为人民服务的伟大革命家胸襟。然而,毛死后却揭发其《毛语录》及毛著强迫发行全国,累积稿费人民币八千多万。这不是政治的伪君子又是什么?
   
   三十六,“西方的民主议会不适合我们本国”,无疑是间接承认自己的民族质素比西方差劣,但对外宣传,不免令英国人、欧洲人、美国人狐疑:一个社会,心底里自己看不起自己,在政治文明的等级之中,自处于一个低标准,自我歧视,又有什么资格要求别人以平等视之?
   
   三十七,一具国家机器,如果靠民族主义的仇恨为燃料推动;一座国家城堡,其万里长城的砖石,又是用谎言的混凝土来堆凝成,这样的国家民族,在世界上会受到多大的尊重?
   
   三十八,大陆政府一直“正告”日本政府要“正视历史”……但,共产党篡改历史也不是三两天了,从勾结苏联,出卖外蒙,到消极抗日,再到海参崴等大片国土,再到反右、三年灾害、十年文革、六四屠杀、征地拆迁、司法不公,有哪件事情是共产党能认真面对的?共产党政权对历史、现实的态度,与日本政府充其量算是难兄难弟、贼喊捉贼罢了
   
   三十九,中国人民解放军,到底是国防军还是党卫军?如果是国防军,怎么又是“听党指挥”,如果是中共的党卫军,那凭什么用国民的纳税来贡养?
   
   四十,中共所称的立党为公的意思是不是党的花销全部从公费里面出?
   
   四十一,中共一方面要求国民“政治挂帅”,另一方面却又拒绝国民“参政议政”,问政就可能被寻衅滋事,这不是逼迫国民人格分裂吗?
   
   四十二,以无神论者的身份成立宗教事务局,难道要以马列主义、毛邓思想,指挥佛陀管理上帝吗?这不禁让人想起艾里希?弗洛姆的锐见:无神论者不是要否定神,而是要自命为神。
   
   四十三,忘记过去,注定重复历史;同样道理,不能正视历史,何尝不是为过去吞噬?
   
   四十四,政府要充道德保护者,自身至少都要履仁蹈义公正无私,言行一致,但东莞扫黄事件,政府严打而幻化出的道德光环,为何怎么看都闪着霓虹灯的红红绿绿?
   
   四十五,中共下发文件通知七不讲,却又说着“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既然自信如此爆棚,为何还列出七个不准论的禁区禁止人们的言论呢?有这样自相矛盾的吗?中共既然声称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为何这时候不敢开诚布公让人们来检验呢?是做贼心虚吗?
(未完,下页接续)


FaceBook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