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安打死访民案:现在再来看新华社报道


蟋蟀他哥 于 2015/5/8 2:09:07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我们先来重温一遍新华社的报道——

    庆安枪击案现场视频曝光 被毙者与民警厮打抢枪

    据新华社电 5月2日,黑龙江庆安火车站候车室,执勤民警开枪击毙一中年男子。
    5月3日,枪击现场视频曝光,当事人曾在现场与警方厮打摔女儿,并说“谁抢到枪,是谁的”。目前,检察机关已介入调查枪击事件。
    据悉,昨日当地铁路警方已以救助款的名义向家属发了一笔补偿金,数额超过10万元。

    当事人拦截乘客后追打民警

    3日晚,哈尔滨铁路警方还原了庆安枪击案当时的情况,新华社记者看到了枪击现场的监控录像。
    据哈尔滨铁路公安处刑警支队队长赵冬滨介绍,2日中午12时左右,一名中年男子在候车室安检口处拦截乘客进站,安检员在劝说无效的情况下,叫来了执勤民警李乐斌,后证实中年男子名叫徐纯合。
    据现场监控录像显示,当时徐纯合拦着旅客,民警隔着栏杆扣他的双手,乘客才得以进站。其间徐纯合曾用矿泉水瓶攻击民警。在乘客进站后,民警李乐斌放开了徐纯合的双手,而徐纯合却反手一拳追打民警,李乐斌跑进执勤民警室,徐纯合一脚踹在门上。紧接着李乐斌拿出了警用齐眉棍,两人厮打在一起。

    男子所摔儿童是自己女儿

    针对网上热传的“当事男子抓住5岁左右的幼童向执勤民警抛摔”。赵冬滨说,徐摔的是自己的7岁女儿。
    监控视频中可以清晰地看到徐纯合将女儿抓起掷向民警,重重摔在地上。
    赵冬滨介绍,通过向现场人员询问,徐纯合曾说“谁抢到枪,是谁的”,民警在手背受伤,口头警告无效的情况下,开枪将徐纯合击倒,后经120确认死亡。目前,检察机关已经介入调查。

    ■ 背景

    死者生前生活自理困难

    徐纯合,终年45岁,黑龙江省庆安县人。
    今年2月,《北京晚报》曾报道徐纯合的母亲权玉顺,带着3个孙子、孙女赴京寻求帮助一事。报道称,82岁的权玉顺一直独自抚养孙子、孙女,如今岁数大了,无力照顾孩子,希望找个福利院收养他们。
    权玉顺说,徐纯合患有先天性心脏病、肾炎、肺炎等疾病,早已丧失劳动能力,不仅没法照顾孩子,生活自理都困难。儿媳则患有精神方面的疾病,也没法照顾小孩。
    徐纯合家属称,徐生前“活得没有尊严,也没有人格”。

    ————————————————

    1、先说标题“……视频曝光 被毙者与民警厮打抢枪”,——请问新华社记者:从(候车室的监控)视频真能看到“抢枪”吗?什么叫“抢枪”,就是死者手扑向当事警察腰间的枪,从视频能看到死者手扑向当事警察腰间的枪吗?——从下文来看,新华社记者显然没有从视频中看到抢枪,所谓“抢枪”,是来源于“(刑警支队队长)赵冬滨介绍,通过向现场人员询问,徐纯合曾说‘谁抢到枪,是谁的’”,——且不说“抢枪”不能通过口头曾“说”来证实(难道我现在说一句“谁抢到枪,是谁的”就可视为“抢枪”?),即使这句口头曾“说”也蹊跷:它居然不是来自视频里听到,而是来自一个不知姓甚名谁的“现场人员”!记者先生,你即使懒得去找那位“现场人员”核实,起码可以追问一句“是什么现场人员”吧!另外,死者单独一个人而非有同伙,按常理他也不可能冒出一句“谁抢到枪,是谁的”吧!
    2、“目前,检察机关已介入调查枪击事件……哈尔滨铁路警方还原了庆安枪击案当时的情况”,——请问新华社记者:事件还在调查中,岂能“还原”?而且是由当事的一方来“还原”?能“还原”了还用调查个P啊!
    3、“当时徐纯合拦着旅客,民警隔着栏杆扣他的双手,乘客才得以进站。其间徐纯合曾用矿泉水瓶攻击民警”,——请问新华社记者:这里的“期间”到底是什么时候?被扣住双手的时候吗?
    4、“在乘客进站后,民警李乐斌放开了徐纯合的双手,而徐纯合却反手一拳追打民警,李乐斌跑进执勤民警室,徐纯合一脚踹在门上”,——请问新华社记者:什么叫“反手一拳追打民警”?是打了一拳(打到了或者打空了),然后就追吗?——这就真是搞笑了,弱小的死者打了高大的警察一拳(打到了或者打空了),高大的警察吓尿了撤腿就跑?而且一直跑进“民警室”室内,而且还立马关上门?刚才这名警察还能“隔着栏杆扣他的双手”,轻易控制死者啊!而且旁边还有一个安检员啊!
    5、“紧接着李乐斌拿出了警用齐眉棍”,——从这一句可以看出,当事警察其实并非被吓尿了撤腿就跑,而是因为被死者打了一拳(打到了或者打空了)就直接跑去拿警用齐眉棍了!连起来理解就是:虽然我扣你的手好一阵(一直扣到乘客进站完毕),并且导致你全家有票也不能上车,但你敢打我一拳(打到了或者打空了),我就要拿警用齐眉棍来收拾你!
    6、“两人厮打在一起”,——注意新华社这些精心选择的用词:前面扭住死者的双手并且牢牢反扣在铁栏杆后面叫做“隔着栏杆扣他的双手”,这里动用比死者身高还长的警具对“患有先天性心脏病、肾炎、肺炎等疾病,早已丧失劳动能力”的死者往死里打叫做“两人厮打在一起”,新华社记者,你这是在贬低我勇武警察的战斗力么?
    7、“赵冬滨介绍,通过向现场人员询问,徐纯合曾说‘谁抢到枪,是谁的’,民警在手背受伤,口头警告无效的情况下,开枪将徐纯合击倒”,——请问新华社记者:“现场人员”既然听到了“徐纯合曾说‘谁抢到枪,是谁的’”,那么他们也应该听到了当事警察的“口头警告”吧,当事警察是如何警告的?“手背受伤”又是怎么个受伤法?有诊断证明吗?
    8、“徐纯合家属称,徐生前‘活得没有尊严,也没有人格’”,——请问新华社记者:什么叫“没有人格”?即便这是死者某位家属的原话,死者作为公民,你新华社作为官喉,这样贬损公民,合适么?

    最后,新华社的报道还提到“今年2月,《北京晚报》曾报道徐纯合的母亲权玉顺,带着3个孙子、孙女赴京寻求帮助一事”,——照着这个线索,我马上搜索到了今年2月《北京晚报》的那个报道,一看才发现:即便死者此次是赴京上访,也是不得已、是有关部门不作为的结果!——因为,今年2月《北京晚报》的那个报道标题是《权玉顺除夕心想事成:福利院有望收养三孙辈》,报道的结尾是这样说的:“民政部已经与黑龙江当地联系,老人所希望的收养问题,有望很快得到解决。”也就是说,死者全家又被耍了一次!

FaceBook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