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区伯“嫖娼”事件再翻转:被偷拍短信威胁


media区伯被偷拍短信威胁DR
以监督公车闻名的广州区伯(区少坤)在长沙疑似被国保警员陈佳罗设局抓嫖的事件,虽然网友、媒体几经接力“人肉搜索”下,已经揭露出设局者的警员和老板的双重身份,但当地官方始终没有任何表态。
另一方面,中宣部、国信办等均已就此事对传统媒体和新闻网站下达禁令,相关报道纷纷被删,此事似乎已渐渐淡出公众视野。
4月24日,一家微信公号“路标”爆出猛料,区伯“嫖娼”现场,早已被有心人安装了偷拍设备,近日区少坤更收到现场拍下视频截图和威胁短信。此事如属实,则区被设局则完全坐实,而发送短信威胁者,几乎可以确认正是失联多日的长沙国保警员陈佳罗。
目前,国信办已经紧急下令删除了这篇报道,为了体制“颜面”,警方和宣传系统不惜以禁言删帖,为无良警员撑腰应对危机,但却仍然左支右绌,只要区不肯屈服,此事很难说就能完全尘埃落定。
根据“路标”的报道,4月24日上午,区伯(区少坤),两天前深夜,他收到陌生号码发来短信,威胁其不要就“嫖娼”事件再闹下去。
区伯展示的短信显示,对方让其闭上嘴巴,“我手头有很精彩的片段,可以让全世界都看到”,随后,同一号码向区伯发来8张照片,区辨认照片后认为,8张照片拍摄于其在长沙入住的酒店房间,拍摄时间是“嫖娼”事件当晚,警察破门而入之前。
区伯代理人、北京京润律师事务所李海霞律师介绍,8张应属偷拍视频截图,并无PS痕迹,图中男子削瘦,年龄在60岁左右,身高、体型、相貌都与区伯高度相似。从偷拍截图来看,至少有两台偷拍机被精心安置在房间内床的对面,正好覆盖床左右两个角度。
李海霞律师还表示,当时在长沙是陈老板为区伯开的房,并未使用区伯身份证,而房间内又被预先安放了偷拍器材,很难让人不怀疑区伯“嫖娼”是个预先设计的圈套。
对此,区伯直指偷拍系国保警察陈佳罗所为,“是谁才有权预先在房间安装偷拍器?”
此前,网友通过警方户籍系统查出,陈佳罗有两个身份证,一身份是老板,另一身份是长沙市公安局国保支队四大队长。
4月22日凌晨,区伯(区少坤)已到广州市公安局海珠公安分局江海派出所报警,表示有新的有力证据证明“嫖娼”事件是某些人有组织、有预谋经过精心安排的构陷报复,报警的新证据,即是手机收到的恐吓短信和偷拍照片。
区伯称,“就算陈老板是警察,也是他警察的个人行为,也不能够代表是警方行为。某些个别人,利用手上的权力,干了私活,严重影响了政府形象。”
他说,“权力构陷不等于政府构陷,但我希望政府要给我好好解决这个问题,不要把这个问题越闹越大。再继续下去,我不知道自己的承受力能到哪一点。如果对政府完完全全失去信心,我可能会用自己的鲜血洗刷冤屈。”
目前,区伯这一采访稿已被下令删除,中文网络原始链接几乎都无法打开。

FaceBook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