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的绝望女儿闷死母亲自杀背后

 作者:郎遥远

    

    “闷死母亲的女儿昨天凌晨自杀。她只给孩子留下了一张寥寥几个字的纸条:妈妈在河里。这是她留给这个世界最后的一句话。”最近发生在富裕城市温州的悲剧,令人心碎。光鲜的城市,绝望的母女,勾勒一个中国模式的真实侧影。

    “她日子过得苦啊!”邻居说,一个月电费才3块钱。父母先后中风、瘫痪,整个家全靠女儿一个人撑着。四五年前,她曾在幼儿园当阿姨,但母亲瘫痪后,为了照顾母亲,她只能偶尔出去打零工。“不知道她怎么熬过来的。”

    CCTV联播的中国梦与这个家失联,社会救助没踏进这个贫病交加的家,公益慈善没叩门,和谐春风吹不到,“让人民活得有尊严”,可叹这对母女活着比黄连还苦,死得没一点尊严。千千万万贫困乡村、下岗失业群体、大病大难家庭,这样的揪心事还有多少?

    文明国度的善政者,能听到每一个弱小者的声音,把他们的眼泪都转换成笑容。福利国家的梦,是每个普通民众的梦。弱小者白天看见光明,黑夜看见星星,总能看到光。

    我们中国有钱,但人民币有一百个理由,不和底层人民恋爱。国家军费连年保持两位数增长,但社会保障依然千疮百孔,大病医保起色不大,养老投入原地踏步,各种理由搪塞、拖延、注水、打太极。屈原再世,也依然“哀民生之多艰”。

    今之国防,古之长城。想起康熙帝,一生有许多杰出政治作为,平定三藩、统一台湾、抗拒沙俄、亲征葛尔丹等。到了康熙中晚期,“从古未经服属之疆土,悉隶版图”。中国概念得以重新定义,中华民族不只是汉族,也不限于满族,而是由五十多个民族组成,同根同源,密不可分。康熙做到了智慧与实力的完美结合。康熙是修长城、亮肌肉取胜的吗?

    康熙曾写诗:“万里经营到海涯,纷纷调发逐浮夸。当时费尽生民力,天下何曾属尔家。”秦帝国仅存15年,中国历史上最短命王朝,万里长城保卫不了离心离德的秦二世。康熙下令:“凡大清国君,当持王道,取民心,练兵马,永不筑长城。守国之道,唯在修德安民,民心得而邦本固,而边境自安,所谓众志成城者是也。”可惜康熙的后代没有康熙的英明,慈禧太后曾寄希望于兴洋务而“自强”,但清末贪官污史横行,腐败透顶,亚洲最强大海军也逃不过甲午海战的惨败命运。

    作为核武大国、安理会五常的中国,而今没有一个外敌敢轻易来犯。善政之道,应让人民币更多为人民服务。中国亟待要修补的是失散多年的民心,是“众志成城”。

    中国人民享受改革开放经济发展的福利,一直很少,但中国对“第三世界老朋友”的援助,大方得让国人羡慕嫉妒恨,出手都是大手笔。上世纪50年代开始,财力紧张、物资匮乏的新中国,从阿尔巴尼亚到赞坦铁路,就勒紧中国人民裤腰带,慷慨援助“中国人民的老朋友”。人民饿死千万,也要让巴尔干半岛那盏社会主义明灯长明。登上世界经济探花宝座后,对外援助手笔更大,从足球场、电视台、孔子学院到石油钻井系统,对于第三世界老朋友的援助,有求必应。一座座大坝、一幢幢大楼、一条条铁路,敞开的钱包,流不完的美金。中国式援助“有钱就是任性”,5年豪砸近5千亿,无偿援助上千亿元。《外交政策》指出,中国援助或贷款都“没有附加条件”,许多条款都是秘密协定,毫无透明度,变相支持当地腐败。要的就是光鲜面子,要的就是万国来朝。

    改革开放,翻天覆地。上世纪八十年代,是中国思想文化的黄金十年,所有现代文明思想启蒙都已经完成。本世纪最初十年,是中国权贵资本主义的黄金十年,所有积累资源机会都抢光了。中国经济奇迹走到了尽头。接下去十年,是中国纠结冲突、偿付纵欲代价、涅槃重生的未卜十年。

    中国的涅槃重生,必催生新的政治文明。新的政治文明,才能助推中国涅槃重生。真正的善政,不是让民众活在各种主义虚幻光环下,不是让民众活在怒火燃烧的复仇心态下,不能让丰满的梦想与骨感的现实撕裂了幸福感。民众不是从文件中去读善政,而是从每天生活、周边的凡人凡事,去切身感受。

    人类许多悲剧,都是政治家追求所谓“理想社会”的结果,而结果却往往不理想,成了《红楼梦》里的风月宝鉴,一面光彩迷人,一面是丑恶骷髅。哈耶克写过一本书《通向奴役之路》。佛里德曼也说过:通往地狱的路铺满鲜花。真正好的社会,不是把政治理想挂在嘴上的社会,而是一个有缺陷、有自由、努力不断改进、彼此尊重、愿意倾听不同意见、在善意妥协中前进的社会。在这个真诚不欺骗的社会里,每一个人都沐浴阳光,每一个人都坦诚相待,每一个人都积极创造,每一个人都免于恐惧。

    回顾世界历史,德国人干的事:发明共产主义、纳粹主义,挑起两次世界大战。美国人干的事:干掉共产主义、纳粹主义,结束两次世界大战。俄罗斯干的事:共产国际、输出革命、侵略领土。英国干的事:发明宪政、继承希腊罗马、发明议事制度,启动第一次工业革命。中国人干的事:建立朝代、推翻朝代、建立朝代、推翻朝代……一直闷在朝代里。

    “妈妈在河里”,冷漠在岸上。绝望的女儿闷死了绝望的母亲,自杀了,解脱了。这是比祥林嫂还悲的活生生悲剧,也是当代底层苦难民众的冰山一角。幸福不能是有钱人和有权者的专利,而对底层百姓来说,成了奢侈品。关乎民生的善政雨露,要洒在每个人身上,不容漠视,不容迟疑,不容巧言令色。别让特权集团、官僚主义、世风日下,闷坏了善政良序。一个国家文明如果闷坏了,无论庙堂还是江湖,谁也解脱不了,只有沉沦,继续沉沦。

    无论是西方民主制度,还是中国特色制度,都是手段,最终目的都必须体现在善政。当中国做第三世界撒钱大爷的时候,当“一带一路”成为新伟哥的时候,请我们的国家、我们的人民币,多多打量我们的底层人民,打量他们温饱的裤腰带,打量他们谋生的风雨路。

    

FaceBook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