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中国日报丢脸 伪造美国作家专栏文章

美国作家何伟(Peter Hessler)说,中国官媒断章取义报道他的采访内容并将其说成是他专栏文章的观点。中国日报日前曾刊登了一篇名为“何伟:埃及与中国的比较”的文章。何伟是在其脸书上对中国日报的做法发表评论的。

  何伟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和两千年后的将近十年中担任美国媒体(华尔街日报、波士顿环球报和纽约客杂志)驻北京记者。在那之前,他曾作为美国和平队成员在重庆涪陵教英文。

  何伟和家人在2011年10月移居开罗,但他仍是《纽约客》杂志特约撰稿人,《国家地理》杂志特约作家。何伟著有四部关于中国的著作,被称为中国通。 

  中国日报那篇文章援引何伟的话说,“在埃及生活的经历改变了我对中国的看法。我对坚如磐石的中国制度有了更深入的理解。我不是以好坏做此判定,我只是想简单地指出中国制度是相当稳定且深入人心的。”

  “当你审视中国的国家力量时,你可以从正面和负面两个角度切入。因为国家政权的强大和深入、政治基础的稳定和有效、人民在体制下生活的经验,中国更可能成功完成大变革。到埃及后,我更加赞赏中国的教育体制。中国的教育虽然有很多不足,但基础教育令人印象深刻。而这却是埃及的一个核心问题。埃及文盲率超过25%。”

  有人认为,何伟这些文字明显是为中国政府和中共体制唱赞歌。 

  但何伟本人(1月20日)在脸书上澄清说,中国日报记者曾经采访过他,主要让他谈谈过去一年的思考和感想。他没有写过中国日报上刊登的那篇文章,而且中国日报断章取义地在文章中引用了他的言论和观点。

  何伟说,中国日报的文章删略了他谈话的关键内容,其中最重要的一点是,何伟认为在中国做出政治变革更加困难,因为中国的体制比埃及更为牢固,因此缺陷也更加根深蒂固。何伟在脸书上写道,“我说的话是,这就是为什么中国目前的反腐风暴将会失败,因为中国没有解决其体制缺陷。”

  美国之音记者发现这篇专栏文章已经从中国日报网站上撤下,但是在新华网等中国官方中文媒体上,这篇文章仍然还可查到。 


,因其整个政治系统相比埃及的更为根深,从而其缺陷也更为蒂固。我表示,正是出于这一理由,当下的反腐运动将走向失败,因为中国并未着手触及其系统性的缺陷。我的这一观点,包括其他一些内容,都未出现在《中国日报》发表的那篇文章里。(该文自然也没有收录李雪顺的任何回答。)本月早些时候,《中国日报》(China Daily)一位记者找到我,请我和我在涪陵的前同事,即拙著简体中文版译者李雪顺一起接受采访。我和李雪顺被告知,采访内容将登载在年末特刊上,同时许多提问都围绕着这一主题:诸如去年你最大的成就和最大的遗憾是什么。李雪顺还被问到他对当今中国翻译业的看法。其中有一个提问,请我对比埃及与中国这两个国家。



本月早些时候,《中国日报》(China Daily)一位记者找到我,请我和我在涪陵的前同事,即拙著简体中文版译者李雪顺一起接受采访。我和李雪顺被告知,采访内容将登载在年末特刊上,同时许多提问都围绕着这一主题:诸如去年你最大的成就和最大的遗憾是什么。李雪顺还被问到他对当今中国翻译业的看法。其中有一个提问,请我对比埃及与中国这两个国家。
昨天,《中国日报》发表了一篇以我为名义的署名文章,文中收录了我对记者问及后革命时期埃及时的很多回应,显得好像是我单独写了一篇有关埃及和中国的文章。然而,文章略去了关键部分,包括最重要的一点,即我认为,目前中国很难实现政治上的改变,因其整个政治系统相比埃及的更为根深,从而其缺陷也更为蒂固。我表示,正是出于这一理由,当下的反腐运动将走向失败,因为中国并未着手触及其系统性的缺陷。我的这一观点,包括其他一些内容,都未出现在《中国日报》发表的那篇文章里。(该文自然也没有收录李雪顺的任何回答。)
文章登载后,我要求《中国日报》从网站上将其撤下并发布撤稿公告,因为该文一方面不应使用我的署名来发表,另一方面也未能准确传达这次采访的内容实质。我同意参与特定的问答环节,前提是他们做出声明,否定这篇撤下的文章,并在该问答最终见报前由我来审核定稿。《中国日报》从其英文网页上撤下了该文,但其中文版本业已扩散到多家平台。同时该报拒绝发布撤稿公告。
我要强调,该文无论如何都不能代表我对中国与埃及的全面看法,我也绝不会对这样一则报道表示认可。我希望读者了解我与该报接洽的背景条件,邀我与我的朋友及同事李雪顺共同参与一出涉及多方面话题的年末采访,和为一篇专门比较埃及与中国的文章找到我,完全是两回事(尤其是使用了我的署名,更何况还删除了核心内容)。我相信,对埃及与中国做出恰当的比较,将会大有裨益,但这相对而言也需要更多的表达空间与侧重。
此外我还想指出,就我近来与中国新闻工作者打交道的经验而言,这一事件并不具备典型性。过去两年间,我曾接受多家中国报刊的采访,包括去年秋天的一系列新书宣传活动。我十分清楚中国新闻工作者所承受的压力,尤其是在当前环境下,某些言论有可能出于政治原因而遭到歪曲或断章取义。我接触过的许多中国新闻工作者都会非常谨慎对待这一问题,需要的时候还会和我直接交流,一起尽最大努力将原有观点负责地、准确地传达出来,对此我深表感激。

何伟(Peter Hessler)

FaceBook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