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报评论员公开反党的底气从哪里来

Cartesian  Quo
Cartesian Quo2014年11月25日 13:46
党报评论员公开反党的底气从哪里来

2014-11-21 第121期 来源:紫网在线
作者:书香满心
整理:蕭紅軍

  这些天,嘉兴日报评论部评论员王垚烽火了。这个火不是因为他业绩突出在新闻界或读者中火了,而是因为他连续几年在微博中公开发表彻底的反党、反政府、反体制言论,在互联网上火了。

  在实名认证姓名、单位和职务的微博中,王垚烽丝毫不掩饰自己对党和社会主义政权的刻骨仇恨,以及对日本政权的喜爱。他公开写道:"嘉兴人民历来有反抗专制集权的优良传统,当年共党能够在这里诞生,今天,嘉兴人民一定也能让他在这里灭亡""跟党走,那就是不归路""淹没这个邪恶的政权吧""从胡时代开大会向毛、周、刘、朱、邓、陈致敬、缅怀,到习时代直接进'毛庙'磕头,这十多年中国政治之后退令人不安,难道中国真的步入到了自己的'勃列日涅夫时代'";骂包括他所供职的嘉兴日报等所有党报是"biao子养的",骂有关习大大的文字是"烂字、烂人、烂党、烂国";公开叫嚣"再发一句新话:保卫民主,不靠人民的武装,而得靠武装的人民""做个表态:要是中日真有一战,我一定站在民主的日本而不是专制的中国大陆一边""究竟是在本族人的专制统治下生活好,还是在异族的统治下自由的生活好?如果只能二选一,我一定选择后者。共非,去死吧"……一个地市级党报的新闻工作人员,一个以弘扬正能量引导人为职责的媒体工作者,一个经常在报纸上发表义正词严文章的专职评论员,是什么让他如此憎恨所在的单位和国家,表面一套背后一套,当"边吃共产党的饭、边砸共产党锅"的"砸锅党"?他这种在体制反体制的底气从何而来?

  从对互联网舆论阵地的失守中来。前些年,我国的网络舆论生态很多时候极不正常。爱党、爱国、爱军队、拥护体制的声音偏弱,而骂党、骂政府、骂体制的力量偏强,这种骂不是正常的批评,而是谣言诋毁和恶毒咒骂。罗援将军一针见血地指出,当前互联网意识形态斗争存在的阵地失守现象,充斥着"五反言论":反党、反政府、反军队、反社会主义、反老一辈革命家。这种反甚至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只要谁敢公开在网上说自己爱党爱国,就会立即被骂得惨不忍睹、被"打"得体无完肤。青年歌手王芳因为在央视春晚唱了一首《英雄赞歌》,在网上说自己爱党爱国,就受到了长期谩骂;电影演员刘嘉玲因为在天安门广场拍了一张照片,说"心中的红太阳",就被南方某报的编辑把她人生中遭受的人神共愤的重伤揭了出来,用突破人性底线的语言和行为进行攻击;有领导说要"打通两个舆论场",就被恶毒地人肉、攻击。而"五反"言论却能在网上大行其道,在某些大V和某些看不见的力量推动下,极受追捧。

  从"越反党越受益"的网络乱象中来。为什么这么多人喜欢在网上公开发表反党反政府的过激言论?是因为这种行为不仅受不到应有的处罚还能从中受益。或受益一,能争取大量粉丝。言论越出位,越能显得"有思想有个性",越会用极吸引眼球的语言受到追捧,"粉丝"噌噌地向上涨。或受益二,能获得"美金"稿费。一些为美金卖灵魂的向南夫之流,炮制攻击党和政府的谣言、文章向境外邀功买好,收取大量"稿费",还有的获得境外资助、讲学、参加交流活动等其他利益。或受益三,广告收入。靠骂党和政府聚拢粉丝成为大V后,搞营销做广告,写软文硬推销,从企业拿真金白银。或受益四,拿政府的车马费。有的地方政府邀请一些常"放炮"的负能量大V到当地搞活动,给大量车马费,潜在目的是当本地有炒作点后想请他们"键下留情"。或受益五,卖书讲座。靠谩骂挣得的名气签名售书"讲学",火爆到当年薛蛮子想进某人的签售现场,还不得不靠"我有987万粉丝"的名头骗个"通行证"。或受益六,几头通吃。有访民花代价请他们申冤,有相互冲突的单位和个人分别花钱请他们搞臭对方,有的威胁搞臭某企事业单位让人花钱免灾,还有的替出事的无良企业、个人搞攻关。或受益七,获得强者的"高大上"感觉。网上"盛名"不仅让其名利双收还会飘飘如仙,"每天上微博就像批奏章一样",那是多么高高在上被各界重视的感觉啊!等等。

  从"砸锅党"反吃香的不良生态中来。王垚烽只是在体制反体制的一个"小角色"代表。比他名气大、地位高、受重用的"两面派"还有不少。他们有的荣升重要媒体编委、领导,有的在某地方公安部门任要职,还有的有着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等名头,等等。这些人一边在体制内有着公职,一边在网上充当"公知";一边在传统媒体上一本正经发表着爱党爱国的热血言论,一边在网上恶意造谣攻击政府体制;一边在现实生活中处处向党和国家表忠心,一边在网上千方百计向西方献媚;一边享受国家快速发展带来的福利,一边端着碗吃饭回过头就砸锅。根本原因,是他们"欺负"上级领导不上网、不了解网上真实的他们。一边在现实中表态比谁都积极高调,用虚假言行欺骗领导群众,使自己获得重用;一边在网上比谁都反动,用偏激言论讨好反体制力量。"两头都得好,两头不落空"的算盘打得叭叭响。

  从违法不究执纪不严的网络环境中来。无论在任何国家任何体制下,言论自由都有底线,这个底线就是国家的法律、所在组织的纪律和单位规章。越过了这条红线,就应该受到追究处理。比如,你批评政府和任何单位、个人都可以,但不能威胁使用恐怖暴力、号召武装叛乱和恶意造谣诋毁;你对航空公司、飞机乘务员有意见怎么批评都可以,但不能有威胁炸飞机危害航空器安全的言行,否则就要受到法律追究。同时,作为一名党员,其个人言论要受党章党纪约束;作为一名单位员工,言行要遵守所在单位的规章纪律。可惜的是,现在网上越线的言论很多,但真正受到实际追究的很少。遇有越线太多、言行实在太过而被追究的,还有不少人以什么"言论自由"之名为他们喊冤。某些体制内的单位也以什么"个人行为""言论自由"为理由,对所在单位员工的网上出位言行装聋作哑、视而不见。这些人网上言行是个人行为,但实名认证了单位职务就在某种程度上代表了所在单位和群体;他们除了有个人身份,还有着单位职工、党员、团员等其他身份。对他们教育管理不力,造成后果损害的就不仅是其个人,还会损害所在组织和群体。

  从对一些负能量大V的过分纵容中来。一些所谓"大V"本来就是为传播负能量而存在的,很多网站却不仅不揭批,还一再对他们无底线地纵容、保护,处处给予他们高规格礼遇。甚至,因为纵容他们,一些正能量的声音无端受到压制,一些正义的网民人身安全受到威胁。网络是有示范效应的,负能量得到礼遇和好处,就会鼓励更多的人散布负能量;正能量得到弘扬,就会鼓励更多的人传播正能量。纵容的后面,有资本的力量,更有某些人的思想认识问题。

  幸好的是,十八大后,尤其是习大大去年"8·19"讲话后,这些给他们底气的"源头"正逐渐被重视、被正视、在改变。但更要看到,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彻底去除这些"底气源头",需要我们加大力度,坚持不懈地自觉清除,还网络一个晴朗的天空!

  党要管党,不允许有任何特殊的党员;党报要姓党,不允许任何涣散党纪的行为。要让互联网清朗起来,请先从砸掉"砸锅党"的饭碗做起!

FaceBook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