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文摘】曾伯炎:中国教育的现状和未来实在令人担忧


中国的教育事业经过毛泽东时代和邓小平时代两次大扫荡的摧残,已变得残破不堪。如今,教育与商业的界线完全被打破,学校在巿场化、巿侩化,再加上犬儒化。而体制构造,学校衙门化、党校化加洗脑化,所谓培养“四化”人才,在校学生大多被打造成只听上谕的奴才和蠢才,完全丧失了独立思考的能力和创造性。中国教育经过政治的火烧,再经过经济的烘烤,已丧失灵性与活力,成为一具干尸,或叫一种生产工具性螺丝钉材料的车间,根本无法产生人才,更难出英才。资中筠先生不久前在香港以“人性,文化,制度”为题演讲时,以深沉的忧患意识指出:中国的教育制度,从幼儿园到大学,都是传授完全扼杀人的想象力与创造力的极端功利主义。她说:再不改,中国人种的退化过程,就会像土豆一样,逐渐弱化生命力。总之,中国教育的现状和未来实在令人担忧!
逃教育已超过当年逃饥饿
当今中国,纷乱现象中,逃亡者,已林林总总:贪官卷款在逃,企业税压出逃,富人为空气污染纷纷选择出逃,敏感人物更被逼外逃。毛时代,被饥饿所廹,有南逃港北逃俄潮流,抓住,叫投敌叛国,像今日朝鲜那么处死。现在,开放了封闭的国门,逃亡的暗流,已转型为明流与暗流齐逃了。北京政府称自己的经济总量即将是世界第一了,那么,应是万国涌来,实际情况却是颠倒的,个中原由难道不值得认真思考吗?
且这逃亡潮,过去是精英,现在有人渣,从前多贫汉,今日多贪官。从政治流亡,经济逃亡,已扩大到对中国教育的逃亡了。如果说,前些年中国名校的尖子生,逃向哈佛、耶鲁,剑桥、牛津读研,现在美欧的社区大学,也涌去上本科的大批中学生矣。据官媒报道,考国外大学者:前年为6000多人,去年达到30000多人,今年猛增到60000多人,且不断低龄化。近年,上中学选国外的也在猛增。有经济条件的家庭,甚至孩子还在童年,竟然开始筹谋去国外上小学了。忧心那沉重的作业负担,毁了孩子健康快乐的童年,造成心智的残缺。其实,从前是逃肚子饥饿,今日逃脑子洗脑之饥呵。
当年,习仲勋头痛广东人向香港逃亡,懂得仿造一个类似香港的深圳来止逃。现在,这更大的外逃潮流摆在他儿子面前,考验习近平的智慧,从今日香港巨富李嘉城巨资也在撤逃,说明北京压香港大陆化的选举,只会一压就死,难有习仲勋那一放就活的破局吧?
大跃进幽灵附在教育体上,重复历史闹剧
原因是综合的,突出的一点是江泽民时期好大喜功,也闹教育大跃进,像经济泡沫那一样的教育泡沫,这泡沫正在开始破碎。
教育与商业的界线完全被打破,学校在巿场化、巿侩化,再加上犬儒化。而体制构造,学校衙门化、党校化加洗脑化,所谓培养“四化”人才,在校学生大多被打造成只听上谕的奴才和蠢才,完全丧失了独立思考的能力和创造性。
毛泽东时代,超英赶美“大跃进”的幽灵,几十年后又附在中国教育身上,再闹了一次大学大跃进,圈地千亩,建造大学城;专科一扩,就是博士点。跃进到2014年,跃出当年70O万毕业生,进入社会就业的只有5%。毛泽东解决青年失业办法,是下放到农村当农民。胡温时期的办法,是叫大学毕业生当村官,仍难消化,现在正设法改600所本科为专业技术学校来解危,中国教育大跃进,已同毛时代经济大跃进破产一样,在闹关停并转的下马了,却没有人敢承认失误,更无人来负责任,叫学生们去做一做民族伟大复兴梦,就可敷衍过去吗?这便是中国青少年对教育大逃亡的背景。
两位世纪老人的卓识远见
上世纪学者尚存于世,稀有得如凤毛麟角,举世仰慕的,只有周有光、资中筠、茅于轼等数人。其实资中筠算是周有光先生的晚辈,但他们对中国教育都有真知灼见,请看108岁周有光说的:“我们今天教育为什么搞得这么糟糕呢?因为我们没有科学的教育学,当然教育搞不好。为什么没有科学的教育学?因为中国没有引进科学的教育学。我们今天引进了国外的自然科学,至于社会科学,现在只引进了一个部分——经济学,因为我们要发展经济啊。至于社会科学的其他学科,还差得非常远。
周有光还以自己接受圣约翰大学的博雅教育为例,重视基础的中文与英文,中学时打好语言基础,上大学就可读外文原著。他称这博雅既包括通识教育,也有人格塑造。周有光老人这些话,句句说到要害。
再请看最近资中筠先生在香港对中国教育的哀叹:资中筠在香港以“人性,文化,制度”为题演说时,以深沉的忧患意识指出:中国的教育制度,从幼儿园到大学,都是传授完全扼杀人的想象力与创造力的极端功利主义。她说:再不改,中国人种的退化过程,就会像土豆一样,逐渐弱化生命力。
把教育弊病同人种退化联系,还不够沉痛与振聋发聩吗?专制教育只生产奴才,能与现代教育出的人才竞争吗?别说有创造性的诺贝尔奖,就是制造业,有几项不是买人家的专利。就是航母,也是买乌克兰抛弃的空壳来加工哩!共朝还在仿清朝,慈禧向德国买军舰,现有仍在向乌克兰买军舰瓦良格,百多年了,师夷之技以制夷仍未变,不过是帝制变党制,专制这根不变造成的。
中国教育受到两次风暴洗劫已现一片荒芜
第一次风暴,是毛泽东时代连续不断的政治运动对教育的不断冲决。第二次风暴,是邓小平时代的经济运动对教育的异化。中国教育经过政治的火烧,再经过经济的烘烤,已丧失灵性与活力,成为一具干尸,或叫一种生产工具性螺丝钉材料的车间,根本无法产生人才,更难出英才了。
中国改科举教育为现代教育,尽管军阀内战,那些大老粗仍尊重教授,无论张作霖、曹锟或以后的韩复榘,一再自称自己对教育是外行,请教授多费心。曹锟还亲自捧薪金银元向教授顶礼致敬。在那内战不停的年代,中国教育发展到与世界教育水平缩小了差距,甚至抗日时期,西南联大的草棚里,也成长出后来获得诺贝尔奖的人才。可是,比那些老军阀更多些文化的红色新军阀,却对教育是粗暴的,待教授是悔辱的,乃至残酷廹害,毛时代几乎从未终止。毛的反智反文化的怪癖,比朱元璋、张献忠、洪秀全还要荒诞多少倍。请看他对教育与文化、教授与知识分子的荒诞观念:
1、知识越多越反动。
2、医学教育用不着收什么高中生初中生,高小毕业学三年就够了。华佗读的是几年制?明朝的李时珍读的是几年制?
3、大学还是要办的,我这里说的是理工科大学。资产阶级统治我们学校的现象再也不能继续下去了。
4、农业大学办在城里不是见鬼吗?农业大学要统统搬到乡下去。
5、在农村,则应由工人阶级最可靠的同盟军贫下中农管理学校。
6、不要考试,考试干什么?一样不考才好呢!对于考试一概废除,搞个绝对化。
7、去搞阶级斗争,那是大学,可以学到很多东西。什么北大、人大,还是那个大学好!我就是绿林大学的,在那里学了点东西。
毛泽东的每句昏话,都是重磅炸弹,把中国教育炸成一片废墟。我们看到远走海外的北大校长胡适,也遭他炮轰,陈寅恪、顾颉刚、曾昭掄、梁思成、潘光旦等留在大陆的精英,更是他随意践踏的对象,从辱师、到教改,毛泽东对中国教育犯下的滔天罪行,已非自诩焚书坑儒超过秦始皇那一面,他超过蒙元与清朝统治者,对教育的毁灭,造成今日教育的灾难与病害,岂非今日逃亡大陆教育的总祸根吗?中国不批毛,不彻底清算毛泽东思想,只搞点什么去行政化,实际上却在加强党化和奴化,教育焉能起生回生?
□ 读者投稿
华夏文摘第一二二八期(cm1411a)

FaceBook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