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論組織(開場篇)——組織的必要性

 


 如果从康有为算起,中国的民主运动已有百多年的历史了,为什么还不成功呢?我看是因为儒学的毒太强了。儒学的本身是一种思想,是创造者对人生与世界的一种感悟与抒发,它本身的目的不是为谁服务,只是被人所利用而已,但有人却把它转为专制统治的政治手段,连大陆民主主义者本身还不知不觉的受着儒毒,却不以为然.

为什么这么说呢?

儒者读书之人也,现在叫知识分子,他们以精神贵族自居讲究君子坦坦荡荡,与世无争。 却又死要面子,摆着一幅“寡人无疾”的嘴脸,容不得批评,又不思己过。更别指望他们能公开认错。他们的思维总是习惯性的从一个胜利走向另一个胜利。没有失败。自然就没有错误。

而社会由专制转为民主必然是一场你死我活的政权争夺,争夺的过程又必须使用手段,然争夺与手段两词在精神贵族看来是世俗的,非高雅的,甚至带有卑鄙的.
所以不可为之矣!


如果民主政治是目的,那么必然需要手段来完成,

民主不能靠恩赐,也决不会被恩赐.
如果说世俗的民众是以金钱为利益,那么精神贵族理应是以精神为利益,

为什么传销能在几个月时时间里组成令共党恐怖的组织集团,而民主主义者几十年却如一盘散沙呢,按理都是利益需求呀,

我个人认为,他们的差别就是传销是以目的(金钱)为中心并为之奋斗,而精神贵族却不是,他们谈民主仅仅是为了心理的满足,从来都没有把它当作目的(民主)来为之奋斗!

有人会说,我写这么多的文章,怎么就没奋斗呢?当然我不是反对思想的渗透,

思想的渗透显然至关重要,没有思想的渗透为前提就不能形成思想的潮流,但思想的渗透之后呢?

这让我想起了顾准先生的一句话:“顺应时代潮流的思想,总还要通过思想家的头脑炮制出来,还要形成政派加以传播,才能形成时代的思潮。”

思想的渗透显然至关重要,问题是这种渗透要到什么样的程度才算至完至善呢?才够资格形成政派呢?

民主不能再仅仅停留在空洞的呐喊中,要分步骤的进行。 古今中外,没有一个实例证明涣散的思想能成就大业,尽管所有的思想都从涣散开始,但它必然走向聚合化,组织化。

中国要真正实现民主,必须要斗士式的人物,他们挥舞拳头,挥洒热血。
坚定的必胜的信念,不怕牺牲的精神,与高度的团结力量,这正是现在大陆民主主义者所缺乏的,所以组织(政派)是民主大业的必备品。当然现在或过去组织也很多,但大家都清楚还存在的是夹生饭。不存生的,已经不存在了。

不管是存在的夹生饭,还是已经不存生的,很少有人去评说,更没有公开的或私下的认个错的。为什么?因为“寡人无疾”嘛!


现在的士大夫们,大都每天都在解说中国新闻,评击阴暗,细说内幕。写作较差的就负责点个攒,转个帖。看上去好象革命形势一片大好。实看是革命形势一盘散沙。

大陆要现实民主无非两条路

第一条,共产党自生蜕变。

第二条,组织起来推翻(和平或武装)


第一条有没有可能呢?答案是肯定的,有!时间未知,或几年,或几百,或上千年不等。有人反辛亥革命就是出自这个理由。

如果不想等只有一个办法,就是组织起来。

如果组织是必须的。那么讨论组织续存的问题也是必须。不应该讳疾忌医的,这是《政变象动车,她来了可能你会发现你还没买票》的开场,请听下回分解。
(下篇詳見:http://zhuocn.blogspot.com/2014/08/blog-post_10.html
欢迎加入讨论。

FaceBook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