答金恒煒--《「合法」得可怕!》

  本來你才是中國(中華民國),偏偏要龜縮為台灣(台灣國)。居然你也是“國”,他也是“國”。他可以無孔不入,為什麼你就不可以反侵他的“國”呢?至少在台灣還沒有哪個說要大陸來領導。但大陸卻有很多青年叫著要回歸民國。這是誰都看得見的。雖然中華國沒有武力上的優勢,但絕對有制度上的優勢,不是嗎?如果你覺得你連制度上也沒有優勢,那麼你還捍禦他(台灣國)幹什麼呢?反之,落後的制度又如何入侵先進的制度呢?看看美國。每年數以萬計的大陸人移民過去,沒有看到他們害怕呀。

 如果大陸沒有動用武力就拿下了你,那只能證明你的那一套不如人。即使今天沒有選學長的事又如何呢?難道台灣人民竟然會愚蠢到分不清哪個優、哪個劣?如果真理掌握在多數人的手裡的話。那麼如果有一天,台灣多數人同意統一的時候,那證明統一就是真理,你還反什麼呢?如果統一不是真理,你又怕他什麼無孔不入呢?如果真理只掌握在少數人的手裡,那麼你是不是應該珍重一下現在的少數呢? 

作為一個普通的台灣民眾,重要是快樂的與有尊嚴的活著,什麼藍,什麼綠,什麼中國(中共),什麼台灣。這與活的快樂與否根本就不著邊。能保證你活的有尊嚴的是民主的政治體制。但是,這些與藍綠有關嗎?美國出了一個黑人總統,我怎麼就沒有聽到美國人說美國被非洲人入侵了?更何況人家也只是一當個學長,更何況即使不同“國”,同宗你總該承認的吧?


 關於“一旦遇到國家主權問題,中國籍的學生會長到底要站在哪一邊?”的問題,我想也不是什麼問題。台灣本是中華民國,綠黨卻認為是台灣國。同理人家認為是中共國的一個省也無不可呀?反正都不需要法律依據。誰想怎麼認為都可以啦。一個不承認中華民國的人可以參選民國總統,為什麼一個不承認民國的人就不可以參選學長呢?你說他不是台灣人。可是除了原住民,又誰好意思說自己是台灣人呢?如果要講法的話,請問你承認你是中華民國的公民嗎?你承認你的國家包括台灣、大陸、與外蒙嗎?如果你這些都不承認,你是講的那們子法呢??你講地只是你個人的法嘛!


 世界的發展是朝向全球化的,如果你不是弱智的話,你就完全可以想象這個世界的國家界限終將消滅,膚色、語言、甚至宗教都將同化。春秋、戰國時期的人。也象你一樣想著“保家衛國”。秦國一統後,肯定很多人就象現在大陸一些人恨日本人一樣,恨秦。可是到了現在,誰還分的清誰是楚人,誰是秦人呢?誰還想著為楚、趙、復國呢。這不是精神病嗎?

 世界全球化是潮流,民主、自由、平等與博愛都是潮流。希望台灣綠黨認識到中華民國是個大家庭。也希望中共認識民主與自由勢不可擋。只有大陸民主化,中華民國統一才是兩岸民眾真正的福祉!



 附錄:

〈金恒煒專欄〉「合法」得可怕!

淡江大學選學生會長,本與他人無關,
竟而一躍成為頭版新聞,而且引發輿論的正負面討論。原因無他,就出在會長候選人之一的蔡博藝是中國學生。
中國籍學生參選台灣的大學學生會長,自是不容忽視的徵兆,不能單純地看成單一事件;因為這是馬英九大開台灣方便之門來迎合中國「木馬屠城計」的結果。比如中國配偶盧月香一邊到北京跪拜毛澤東,一邊在台灣組中華生產黨,以進軍立院當籌碼,脅迫中國國民黨黃復興黨部。中共勢力如水銀瀉地,滲透到每一個領域,現在是大學也淪陷了;問題嚴不嚴重?對台灣而言,這不是英國詩人雪萊所說:「冬天來了,春天還會遠嗎?」反而像中國《易經》所云:踩到了地上起的霜,就知道堅冰即將到了。
不設防的國家台灣,碰到無孔不入的中國,有什麼自保之道?這才是要探討的重要且嚴肅的課題。支持中生選學生會長的,有兩個理由:太陽花學生領袖陳為廷說,每一個有學籍的學生都有資格參選會長;另一個理由是,台大教授范雲、作家張鐵志等與蔡博藝有長期互動與了解,范雲說:「這樣優秀的女同學參選,不只對淡大校園有利,將來還有機會救台灣呢!」至於怕不怕「五毛」?王丹說:「如果真的有那種中共的人出來選,我們…不是去限制他/她,而是積極抵制。」真那麼雲淡風輕?救台灣!不必奢求,不害台灣,就阿彌陀佛了。說到抵制,難不難?看馬英九就知道了。
蔡博藝已參選,也完成程序,進入選舉公告,所以沒有合不合法的問題。前大法官許宗力祭出《大學法》規定,凸顯的是合法性問題,但現在討論的是正當性問題,或說是程序正義與實質正義的矛盾或衝突下的選擇。尤其是自由民主台灣面對專制獨裁中國,現行法律夠不夠自保?
是學生必定有投票權的說法,不見得是鐵律。美國大學生包括研究生,雖然住在當地,但有的地方剝奪非本地生的投票權,因為他們只是過客。舉個相反例子,加州柏克萊有房租漲價的禁止條款,正出於大學生的投票權,明顯是「自肥」結果,所以,權利與義務要並舉。
回到台灣大學參選會長的課題。據報導,淡大學務長柯志恩表示,學生會長對內可參加校務會議、舉辦活動,對外有機會接待外賓、出訪他校。那麼難題來了,無論校務、活動,一旦遇到國家主權問題,中國籍的學生會長到底要站在哪一邊?尤其接待外賓、出訪他校,舉一個特別但可能的情況,這個外賓來自中國,或會長到中國或外國出訪,中國籍學生會長會以台灣或中華民國當學校的祖國?敢得罪中國/中共?敢以「台灣」學生為榮?
所以,中國籍學生參選台灣的大學之學生會長,不只是法律問題,更是政治問題。只顧法律面,不問政治面,正中了國共的下懷。

FaceBook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