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经国是如何脱离苏联控制,回到中国的?


2017-01-19 短史记 111评
旧文。短史记微信号:tengxun_lishi
图注:1935年,蒋经国与妻子蒋方良在苏联合影
文 | 谌旭彬
1925年,16岁的蒋经国追随时代潮流,赴苏留学。殊料此行,却被迫滞留达10余年。至晚自1927年始,蒋经国即受到苏联方面的“特别的政治监视”,形同软禁。直到1937年,才得以获释归国。
其实,在此之前,蒋介石曾有过换取蒋经国回归的机会。1930年10月底,宋霭龄偕子女到溪口与蒋宋夫妇聚会。在蒋母墓前,宋氏姐妹提出应设法营救经国归国。宋霭龄并建议,不妨考虑承认《伯力条约》,为营救经国留下余地。但却遭蒋拒绝,蒋并在日记中写道:
“余为国何能顾家,惟无以对先慈爱孙之心耳。……伯力纪录无异亡国,余宁牺牲一切,虽至灭种,亦誓不承认也。”
“《伯力条约》换蒋经国”一事,未见苏联方面之反应,或仅系宋氏姐妹之提议而已。而1931年的“牛兰夫妇换蒋经国”,则系苏联方面主动提出——牛兰是共产国际远东局联络员,接触机密甚多。莫斯科选择的交涉人员是宋庆龄,但再次遭到蒋的拒绝——因蒋拒绝交易,与佐尔格会面时,宋庆龄甚至提出:可由她亲自率队,实施武装劫狱。对该交易,蒋介石在日记中写道:
“苏俄共产党东方部长,其罪状已甚彰明。孙夫人欲强余释放,而以经国遣归相诱。余宁使经国投荒,或任苏俄残杀,而绝不愿以害国之罪犯以换亲儿。绝种亡国乃气数也,余何能希冀幸免。但求法不由我而犯,国不由我而卖,以保全我父母之令名,使无忝所生则几矣。区区后嗣,岂余所怀耶?”
话虽如此,但蒋介石始终没有放弃通过外交途径使蒋经国归来的努力。这种正式交涉,使苏联陷入相当尴尬的境地,故而先是在1934年12月,蒋经国被苏联内务部要求“写份声明给外交部,告诉他们说你不愿意回国”;1935年1月,又被王明要求“写信回国,告诉其母,自己在苏联完全自由”。
图注:1937年春,蒋经国(二排右三)与妻子蒋方良(一排右三)回国前在中国驻莫斯科大使馆与友人合影
1937年,中日战争全面爆发,蒋经国终于得以归国。此中内幕,以往论述多强调两点:1、“有资料说,周恩来曾向蒋担保,蒋经国可以由苏联归来”;2、“西安事变后,蒋介石停止了对陕甘宁苏区的围剿,国共双方加紧了联合抗日的谈判”,苏联也认为蒋介石已可以被视作可靠的对日盟友,故愿意释放蒋经国。
但此说其实不确。蒋经国的归来,虽有上述背景,但仍是通过人质交换达成。此次交换对象,是共产国际远东局上海情报站负责人雅科夫·格里高利耶维奇·布罗宁,当时化名为“约瑟夫·华尔顿”。
布罗宁于1933年接替佐尔格担任中国情报站站长,于1935年5月被捕。该情报站主要致力于对国民政府的渗透,受其策反或建立联系提供情报的国民党高级军政官员,达数百人以上;红军四次“反围剿”的胜利,也与其情报工作有密切关系。据布罗宁的中国下属回忆:
“(本站)情报人员遍设各大城市中,以上海为中心,西至南京、南昌、武汉,北到开封、天津、北平、太原,南到香港、广州。……渗透到他们的中央党部和个别的省党部。在军事机关中渗透到南京警备司令部、武汉和北平的蒋介石的行营、太原阎锡山的司令部。我们的人员甚至和国民党特务中的高级人员建立了联系。……我们的专职和兼职人员发展到百余人。”
布罗宁的重要性由此可见一斑。故其入狱后,苏联采取了多种营救办法,如巨款暗赎、求助于中共地下党、及发动鲁迅等左联文化人士向当局施压等,但均告失败。直至1937年,蒋介石亟需寻求苏援以维系对日抵抗;而中日之全面开战使日军战略方向南指,亦符合苏联之国家利益,故经蒋介石允可,国民政府代表张冲与斯大林达成秘密交换协议:蒋经国由苏返华,布罗宁由新疆返苏。
注释
余敏玲:《俄国档案中的留苏学生蒋经国》。《伯力条约》的主旨,是要求国民政府承认并恢复苏联在中东铁路及东北的特权。《蒋介石日记》,1930年11月1日。《蒋介石日记》,1931年12月16日。杨天石:《蒋经国怎样从苏联归来》,收录于《蒋介石日记解读Ⅱ》,华文出版社2010。于生:《轰动一时的“神秘西人案”》,《革命史资料》,1981年第3辑。可参见:维克托·乌索夫/著,赖铭传/译:《20世纪30年代苏联情报机关在中国》,解放军出版社。另据南怀瑾披露,张冲曾亲口向他讲述过奉命赴苏向斯大林索要蒋经国之事,斯大林的答复是:“你们把牛兰夫妻放了”——此说存在两种可能:1、南怀瑾将“布罗宁”误记成了“牛兰”;2、国民政府认为“牛兰”更要紧,故改用“布罗宁”完成交换。后一种可能性更大,牛兰一直被国民政府误认作“共产国际东方部部长”,直至南京陷落,才趁乱逃离监狱。

FaceBook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