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十九大后重点培养接班人胡春华?图



中共十九大进入筹备阶段,其核心人事安排近来又成海内外舆论关焦点。港媒评论认为,当年习近平上台是江泽民与胡锦涛妥协的结果,党内是寡头民主制。十九大时,习近平就要着手培养胡春华,备位总书记大位了。评论员“在水一方”表示,当年习近平没有任何派系色彩,是胡江都可接受的人。但十八大江系常委上位,并非是寡头民主制结果,而是江压胡习接受。







有评论认为,十九大时,习近平就要着手培养胡春华,备位总书记大位了。(网络图片)
10月5日,香港东方日报发表署名杨彼得的评论文章认为,「隔代指定」是讨论中共最高权力代际更迭的一项共识。大家普遍认为,胡锦涛是邓小平给江泽民指定的接班人,习近平是江泽民给胡锦涛指定的接班人,而胡春华又是胡锦涛给习近平指定的接班人。
文章表示,中共每次全国代表大会前,按惯例都要提前一两年,大会筹备组展开筹备工作。筹备工作有两大要点,一个是中委、政治局委员、政治局常委、书记处书记等人事安排,一个是大会报告。人事安排遵循的原则,仍然是所谓「民主集中制」,不同层级的人事安排要在不同的圈子里广泛征求意见。征求意见时,候选人名单应该还是存在差额的,因为有资格被征求意见的都是不同层级的头面人物,如果别无选择,所谓征求意见就成了强加于人了。十八大筹备阶段,李源潮就跟习近平一样,都曾经进入总书记候选人征求意见名单。
文章表示,至于最后谁成为唯一的总书记候选人,当然也是在一定范围内征求过意见,这个范围应该包括在位及前任政治局委员、书记处书记、在任中央委员、在任地方党政一把手。事实上,中共不同层级的人事安排,都是按照此一模式征求意见的。在征求意见阶段,被征求意见者可以公开向党表明自己的意见取舍。这个公开,是指向党公开,但对非组织属于保密事项。通过征求意见,最终由大会筹备组人事组综合出一个主流意见,但最后要经过政治局常委会「集中」,作出决定,交政治局会议盖章通过。
文章表示,人事安排集中体现党内政治斗争、利益冲突,是一个复杂的折衷、妥协过程,本质是中共的一种寡头协商民主制。形式上,大会筹备组人事组具体操控着人事协商方向和结果,而这个人事组在不同阶段必须向在任总书记汇报工作,听取总书记的工作指示精神。毫无疑问,总书记对大会人事安排是有一定控制权的。但总书记是不能独断专行的,如果他可以忤逆众意独断专行,其他人就可以组织统一战线,趁机向总书记发难。总书记能够做的,还是妥协。妥协是政治的精髓,客观上也是中共人事更迭的惯例。江泽民是邓小平与陈云、李先念等人妥协的结果,胡锦涛仍然是邓小平与陈云、李先念等人妥协的结果,而习近平又是江泽民与胡锦涛妥协的结果。
文章举例,胡春华在2012年中共十八大上初步实现接班人卡位,当时负责筹备组人事组的恰恰是习近平,等到明年十九大时,恐怕习近平还得亲自把他送进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备位总书记大位了。
对此,美国媒体人、阿波罗网特约评论员“在水一方”表示,这个文章讲的是泛泛的情况,但想当初,胡锦涛为提拔李克强,李克强也是跳过了政治局委员直接当常委。
而江泽民作为太上皇架空胡锦涛是有目共睹的,江对胡之后的接班人选干涉也很大。当年胡锦涛看好李克强,但李克强受到江的打压。习近平没有任何派系色彩,没有锋芒毕露,而是韬光养晦,是胡江都可接受的人。所以李克强成了总理,习近平成了总书记。
而十八大汪洋得票很高,还是被江系几常委顶下来。张德江张高丽这两个江系人马不仅得票低,还是留学朝鲜背景,还是被江塞进常委。
阿波罗网曾报道,18大常委名单公布后民间戏称,金日成的朝鲜大学打败了美国的哈佛大学,入常呼声很高的哈佛受训生、前哈佛校长得意门生李源潮,败给了两名曾留学金日成综合大学的张德江和张高丽。
海外知名经济学者何清涟在推特爆料说:“我查了一下,张高丽的简历上现在只写其厦门大学学历,不写其金日成大学的短期受训(相当于二年制研究生学历)。这一点,当时在深圳可是作为坊间笑谈,认为是其保守由来。但张德江的大学学历仍然保留了金日成综合大学,估计是抹了这段就连大学也未毕业。”
18大前,天津蓟县一场大火让张高丽更加臭名远扬,其名中的“高丽”二字也成为民众调侃的话题:张高丽与“高丽人”有关联(“高丽人”通常指朝鲜族人)。
阿波罗网白梅报道

FaceBook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