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師說

      
轉載,作者未知,如有知道者請告知


 我是一个律师,我知道,如果这些事、这些真话我说出来,或许我的职业生涯即告终结!
  正如黑社会和公安局是亲兄弟一样,一个以民事案件为主业的律师,与法官是亲兄弟,我刚陪几个法官喝花酒回来,七荤八素的,可能词不达意,见谅!简单点吧,煽动性语言不说了,说实际的,可能很多兄弟打过官司,或者听别人说过打官司的经历,或者在新闻媒体上看到过某些敏感事件打官司的报道,会从最基本的直观觉得“怎么可能这样?这官司怎么可能这么判呢?莫非法官傻了吗........”诸如此类的疑惑,实话说吧:法官不傻,个个都是全日制法学院校的本科或研究生毕业,他们有智商,有情商,有水平,他们根本不傻,具体在个别案件上,比大部分的律师水平要高!为什么会有让人看不懂的判决呢?只有一种可能:揣着明白装糊涂(法官黑心黑肺),中国不腐败的法院、不收红包的法官太少。几十年来,法官及其亲属抽烟、喝酒、茶叶,有自己花钱买得吗?司法局官员、法院法官家里办红白事,那礼金收入,是老百姓的好几倍,多少年前,给老百姓送礼50元的时候,给他们官员送礼已经是500元了,给法官送礼送高级轿车的都有。

  猫腻,现在开始:
  一、黑暗从立案开始

许多人认为,打官司的猫腻,是从开庭后甚至判决时开始的,只能说明你不懂打官司或者是打官司的菜鸟,真正的猫腻,从立案就开始了。
  多多少少,每个醒目律师(你懂的),谁都有自己熟悉的法官,如果你的案件恰巧分到你熟悉的法官手里,哈哈,你懂的。正常分案程序是这样的:立案后,立案窗口的工作人员随机分配案号,并按顺序分配给各个法官,一个法庭会有几十个法官,比如上一个案件,已经分给李姓法官,那么,下一个案件会随机分配给杨姓法官。问题在于,我跟某几个法官很熟,但跟别的法官并不熟(跟所有人熟,也不是不可以,但是:成本太大,天天有人叫你买单伺候,受不了)。这个时候,我立过案后,会直接找到立案庭领导,要求把这个案件分到某某人那里,这对领导来说,是小菜一碟,只需要一句话:小某,这个是兄弟的事情,放在谁谁那里!~我跟谁谁,天天晚上在一起厮混!

  二、输亦赢来,赢亦输  
有了上一步,基本可以高枕无忧了,判决我都可以先写好,发给法官!这个案件,如果可左可右,也就是说:证据的认定,或者基本事实的认定,存在不确定性,列位,你们懂的!如果我必赢,列位,你们更懂了,我可以在法律允许的最短时间内,拿到判决书!如果我必输,比如借款(当然:这种情形适用于我代理被告时,比如我的当事人欠了别人钱),我可能让法官把这个案件,拖个一年半载,本来一两个月能判的案件,一年你也见不着判决,被告即使距离法院只有几百米远,传票送达也要半年以上时间,半年后还要去排队等待公告,又半年过去了,即使判决了,至少半年内让你拿不到判决生效证明;而即使到了执行庭,一个案子给你执行3——8年都有可能,等判决下来了,或者你终于拿到判决生效证明了,执行的漫长等待**,财产也被转移光了,就算你有能力保全,你拖得起吗,还有二审呢!你赢了官司,却赢不到一毛钱!贪官们设计的法律制度、法院规定、自由裁量权,就是为贪官服务的,说中国法官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鬼都不会信!

  三、执行是一种关系游戏,内情更黑暗
千辛万苦判决生效了,要强制执行了。关于强制执行的法律解释和故事,很多很多,为什么执行这么难?真的很难吗?如果你一个人不认识,真的很难!法律赋予律师的权限,几乎没有!一个人的财产线索,无外乎下面几种:房产、存款、股票、汽车、其他!律师能做什么呢,知道姓名查房产?sorry!查不了!去银行查存款?sorry!查不了!股票?sorry!名下有没有汽车?sorry!律师到底能做什么?只能给执行法官送礼或许诺,让他们去查!问题在于,每个执行法官,一年可能有200宗以上的执行案件,不可能每个案件都去查!谁熟,谁给的红包多,帮谁查!法官查这些,其实很简单,简单到令律师愤怒!每个执行法官的包里,都有一沓子盖好法院章的协助查询函,他们只需要到各个职能部门,亮下工作证,手工填写协助查询函,爱查啥,查啥,不要说,你名下有没有房子,就连你在这个城市是否曾经买卖过房子,都能查个一清二楚!银行有没有存款?更简单,有专门的窗口,把姓名和身份证号递过去,无论你在本市任何一家银行开户,马上显示得明明白白!查车查股票同理,但是,如果你跟执行法官不熟,你会等到一句话:请提供财产线索,你不提供财产线索,我们只能中止执行!凭你个人能耐,你去哪儿提供财产线索!房管局、银行、车管所,没人协助你查!
  至于中国各级法官不作为,官官相护,不给红包不办事,给的少了不办事,各级纪检监察部门是不愿管、不想管、不能管、也没有责任追究具体条例作为依据、是无法管理的!这就是中国法律的不公正!法院院长们大贪,小小法官们摆谱,请客吃饭一次至少上千元,档次低的饭店,小小法官根本不去!小小法官的红包灰色收入,每年至少十几万元。

  四、代价  
  我入行四年了,说实话,比一些干十几年的,挣的还多。为什么?你懂的。我每年对法官的开支在30万以上,基本是年节送礼和请吃请喝。社会上认为律师太黑,赚钱多,你们不懂,至少多一半是给法官、院长、司法局领导的,我们为了在中国这一行业站稳脚跟,为了与法院、司法局建立长期“秘密合作”关系,我们剩余的并不是太多,让你当律师也是如此,否则,难以生存,难以发展。中国的大老板们为了拿到项目、拿到工程、土地、矿产,给各级领导者送礼,数额巨大,但是他们收益巨大。我们不行。吃饭喝酒,太可怕了,现在茅台1550,五粮液889,轩尼诗XO1280,一顿饭下来,万把块,下半场夜总会,又是万把块!不送、不吃、不喝,行不行?我反复考虑过这个问题,不行!不是我想,龟孙子才想天天拿自己钱,请别人吃饭!但是,不走这条路,我几乎无路可走。我爹不是李刚,我也不曾是某高院院长秘书,我的律所主任,也不是彭真的儿子,我只是一个普通院校毕业的普通本科生,在一个普通的律所,从事普通业务的普通律师,我没办法!我的小女儿还在老家,之所以没接过来,是因为应酬太多,老婆在的时候,生过不少气,最夸张的时候,我一个月没在家吃一顿饭,天天凌晨4、5点才醉醺醺回家,老婆跟我大吵一架,回了老家,我只说了一句话:老婆,你以为我想吗!我容易吗!老婆在电话里大哭。

  五、为什么  
  我很羡慕美国的律师,那种牛逼,让我等,死的心都有。我们在做什么呢,下面求案源,中间狠同行,上面谄法官,我们的尊严和满足感,到底在哪里?是我们错了,还是行业错了,还是制度错了?我一直在想,一直无解!几十年来,中国各级法院的腐败,无论是国家最高法院、省级最高法院的领导者,上上下下,都非常清楚,可以肯定地说,他们是全世界最护短的法院,建国快七十年了,他们根本上就不想建立对腐败的发现与追究制度,举报人都是中国法律的牺牲品,当然,他们自身也腐败,2015年7月15日中纪委网站发布消息,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党组成员奚晓明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奚晓明之前另一名被查处的高级司法官员是原国家最高法院副院长黄松有,黄松有2008年被双规,次年8月被双开并立案检查,2010年1月,黄松有因犯受贿罪一审判处无期。这只不过是冰山一角。中国法治的腐败,我看不到根本解决的希望,朱元璋八年杀了15万贪官(当时全国只有3亿人),现在杀100万都应该,但是,谁有那个气魄。毛泽东说,资产阶级就在党内,多么英明。腐败分子与人民的矛盾,实质上是对抗性矛盾。几十年来,官方的媒体,敢于真正全面揭露法治的腐败吗?还要看领导者高兴不高兴,层层报批!中国没有几个田文昌、没有几个陈有西、没有几个张思之,有的是20几万个狗苟蝇营的我辈!到底是卑微,还是被卑微?到底是强奸,还是被强奸?

  六、结语  
  请不要说,我是搞法律的,我只是被中国“法律”制度搞了一下而已!如果律师我的父辈是大贪官、不缺钱,自己纯粹是法律志愿者,背后有大人撑腰,才会不向恶法恶政低头。在中国现有“法制”之下,律师善良、主张正义、不送礼行贿那是无法生存的,我也是中国恶法恶政的受害人!几十年来,各行各业,举报人都是中国法律的牺牲品,举报人都没有好下场,被打击报复、被暗害、被暗杀的人多了,老百姓谁知道,上访无门,所以,我不想举报!
  你们希望这样吗?路在哪里?

FaceBook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