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白劳或死于房价过低——有感于本轮土地暴涨


[原创]大风如刀 于 2016/9/1 11:30:23 发布在 凯迪社区猫眼看人

[size=1.35em]    杨白劳或死于房价过低——有感于本轮土地暴涨

    自本轮房地产价格开始发飙以来,老夫至少也N次发飙。昨天与拙荆再次龃龉,至今不快。妇道人家头发长见识短,陪朋友炒房回来之后,按捺不住蠢蠢欲动,说人家转眼之间又赚了多少钱。而本市土地招拍甚至暴涨至每平米30000元左右,其建成后的商品房价格直接脱离地心引力,进入太空运行乃大概率事件,再不出手悔之晚矣。老夫鬼火直冒,怒气横生,质问如何出手?现有的正常进项入不敷出,只能勉强维持温饱,一旦背上按揭还贷压力,岂不要掉老命?最后一剑封喉,再次重申严正立场:买房之事,休要再谈!咱家有特殊国情,且尚能安居,绝不要盲目攀比。

    这些天也一直在与朋友讨论楼市奇葩,如中国股市一样,害死多少资深学者和专家。不要说各种技术流派,就连宇宙真理都不毬管用。土生土长的一对孪生怪胎,亦如波粒二象性和测不准原理,把无数江湖高手的武功绝学彻底废掉。越吹越大的泡沫,谁都知道会最终破灭,但谁也说毬不准大限到来的节点。每个人都会死,但死于何时何地,貌似天机,不可妄测。

    尽管如此,老夫却始终对后市抱以谨慎乐观,尤其是本轮房地产的突然发飙,看似不着边际,匪夷所思。但诸多迹象和种种技术图形均显示出变盘信号:无论是庄家还是机构,留给他们的时间不多了,否则,不至于歇斯底里,回光返照。

    炒股的人都知道,按照现有规则以及涨跌停限制,要资金翻倍大约7个交易日左右。以每天10%的涨幅坐等财富升值,如雪球越滚越大,这是股市操纵的规律。但是,用于房地产市场,这一招却不能凑效。为毛?因为可能连7天的时间都太久,他们等不及了。实体经济乏善可陈,各行各业萧条疲惫,而地方政府的累积债务已经超过30万亿,一沟子烂账如坐针毡。土地财政一旦断供,势必如沙滩的海水退潮,谁也遮不住千疮百孔的屁眼。好在庄家不但绝对控盘,而且还可以制定交易规则,因此不设涨跌停限制。既然匀速运动不行,只好在加速度上做文章。

    稍有记性的人不会忘记,上半年喉蛇都还不遗余力滴鼓吹去库存,足以说明产能严重过剩。问题是,天下哪有这样的经济规律,哪有这样的补药碧莲?处理库存积压产品的方式,竟然是加速涨价!

    如此百年不遇的怪象,屡现于这片神奇的土地上。房价不但继续飙升,而且似乎要飞向月球。那么问题来鸟,既然庄家可以控盘操纵,让其按原来的速度上涨,坐等收钱不就得了?理论上确实如此,但他们等不到那一天。因为银行是他们的债主,如黄世仁逼债一样,都不容易,都想好好过年。借钱炒股的滋味谁都知道,巨大的地方债务,不是压垮骆驼的那根稻草一样简单。雪崩效应一旦发生,连珠穆朗玛峰都会轰然倒塌。如同田径赛跑,前期欠账太多,落后于人,想要不被淘汰,只能在最后冲刺阶段玩命,豁出去鸟。也就是说,涨价的速度如果跑不赢崩盘的速度,最后的唯一结果就是:土崩瓦解,烟消云散。

    这也是老夫对后市谨慎乐观的理由。本来一手烂牌,毫无希望,不如推倒重来,远胜过漫长的煎熬。伸手不见五指,恰恰可能是黎明前的最后黑暗。天欲其亡,先令其狂,这是亘古不变的报应。饮鸩止渴,往往死得更快。

    稍微上点年纪的人,都知道白毛女的故事。老夫通过研究发现,杨白劳如果可以变卖房产,偿还债务,其实完全可以不死,女儿也用不着给人当二奶。不幸的结果恰恰证明,要么当时的房价太过低廉,要么是涨幅太慢,他们等不到那一天。事实上,黄世仁也当了个冤大头,好心好意帮助贫下中农,不但没有收回欠款,还鸡飞蛋打。喜儿的半路出逃,令其赔了夫人又折兵。更要命的是,从此与无产阶级结下梁子,血海深仇无法化解,枉背了几代人的骂名。

    如果黄杨二人都是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甚至可以联手操控市场,通过量化宽松政策加大放水,增发货币,或者债务延期,或者债权置换,以发新债还旧债等方式,瞬间推高土地价格,也许能立竿见影,化解经济危机,度过年关,实现双赢。可惜,他们生不逢时,只能双双命奔黄泉,呜呼哀哉。

    老夫尤其感到蹊跷的是,十多年前就在唱空房地产市场的专家学者,为毛今天反而鲜见发声?莫非是一朝被蛇咬,三年怕井绳?如果今天做同样的预测,甚至对赌,其准确率和胜算,起码高出百倍。泡沫越大,越频临破灭,这道理天下人都懂。转念一想,不禁佩服得五体投地:或许他们都和老夫一样,等着看热闹。

    20160901

FaceBook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