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馬遼:政治素質參差不齊更應實行民主真普選

專制派認爲公民政治素質參差不齊,如果實行民主真普選,好容易把惡劣政客選上台,使國家政治變成了流氓或暴民政治。

其實,這根本無需擔心,就算萬一出現也都是短期現象,公民政治素質參差不齊的問題經過幾屆普選之後很快就會消失。因爲公民政治素質參差不齊的這一問題是由于大部分公民由史至今從沒參與過政治生活才造成,當一旦給予他們一人一票的平等政治權利,讓他們親身參與到選舉各級公職人員的政治生活中,他們就會在政治生活中快速提升自己的政治素質,繼而把真正爲他們服務的優秀政治家選上台。

公民政治素質必須在實際政治生活中才能提高,靠啓蒙教化是起不到多少作用,因爲除了社會科學等政治學者之外,絕大多數人民群衆都不關心政治,對“大惠事”的政治問題都避舍三分,因此民主啓蒙教化不管多久都不能深入民心,公民政治素質永遠都是參差不齊。而且在長期的專制制度下,由于只給予極少數人擁有選舉權,使大多數無選舉權的人的政治素質只會惡性循環而變得越來越低。

比如在中國大陸,從民國初年就開始民主啓蒙教化了,五四運動曾經是一個小高潮,到1946年已經在國共兩黨和知識界的精英中形成廣泛的共識,在民主理論上已達到非常高的認知,並制訂和通過了民主的《1947年憲法》。本來只要按照這部憲法的規定走下去,中國就能實現民主真普選。但可惜功虧一篑,由于中共抵制軍隊國家化而使國共雙方都保存了黨軍的建制,導致憲法鬥不過黨指揮的槍杆子,知識分子鬥不過黨軍一體的軍人。中共軍人通過內戰,把民主的《1947年憲法》給廢了,把中華民國政府趕去台灣,並把1928年開始的黨軍建制一直保存至今。

中共建政後,自立憲法實行一黨專制的極權專政統治,民主啓蒙教化也因此中斷了30余年。當民國培養的老一輩具有民主意識的知識分子老退之後,到1989年六四民運又掀起了新一輪民主啓蒙教化運動,但可惜很快又給軍人鎮壓下去了。直到2000年代互聯網的興起和普及,民主啓蒙教化才又在網絡上掀起新的高潮。

如此這般算來,中國大陸的民主啓蒙教化時間,斷斷續續已長達一百余年,但公民政治素質參差不齊的現象依舊不改,這足以證明民主啓蒙教化是無法解決公民政治素質參差不齊的問題,就算民主啓蒙教化一千年一萬年,這個問題依舊是存在。

因此,必須作出改變,不能等公民政治素質平均了才實行民主真普選,必須立即就實行民主真普選。只有立即給予全體公民一人一票的平等政治權利,他們就會立即在政治生活中,快速提升自己的政治素質,最終實現公民政治素質平均化。

況且,在現代民主制度中,由于實行先由黨內競爭後再由多黨競爭的多重競選制度,因此各黨選出的候選人都是黨中的精英,而各黨的黨中精英再競選,競選出來的當選者必然是精英之中的精英。就算公民政治素質參差不齊,都只能在這些精選的有民意支持的候選人之中去挑選,絕不會選出一個另類的流氓、廢物或人渣上台。退一萬步說,就算全部候選人都是“爛蘋果”,但始終都是“蘋果”,公民在這些“爛蘋果”中絕不可能選出可毒殺全民的“砒霜”出來。就算是選出“爛蘋果”執政,其執政期限也只得4年,如果實在“爛”得不行,還可以立即啓動彈劾程序而將其罷免。

所以,用公民政治素質參差不齊來做借口去阻撓民主真普選的實行,可說是根本站不住腳。相反,公民政治素質參差不齊,更應盡快實行民主真普選。


FaceBook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