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旬抗战老兵奥森公园乞讨 官方:不符优抚政策




(原标题:90岁抗战老兵奥森公园内乞讨(图))

张翠萍在等待路人施舍
6月21日,张翠萍在等待路人施舍。90岁的张翠萍曾经是抗日士兵,参加过洛阳保卫战。
“抗战老兵竟然在乞讨?”近日,有网友在微博反映,一位90岁的国民党抗战老兵在奥林匹克森林公园拉横幅乞讨。
记者探访得知,老人名叫张翠萍,是原国民党第15军64师卫生队的一名卫生员,曾参加洛阳保卫战,在炮火中幸存。丈夫早逝,7位子女仅有小儿子赡养。北京市民政局优抚科表示,张翠萍不符合相关文件中对国民党老兵的优抚政策,至于其他待遇,并无细则可执行。
如今
九旬老兵公园乞讨
6月21日晚上7点多,和往常一样,张翠萍的儿子张雷开着老年代步车带母亲来到了奥林匹克森林公园南门。停好车后,张雷将母亲扶到折叠椅上坐着,在她胸前别上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章,身上也挂上关爱老兵志愿者送的“抗战老兵”绶带。随后,他把写满事迹的横幅拿出来挂在车身。
有人和张翠萍交流时,她摆摆手指指耳朵:“聋了,听不清”。有人询问几句放下些零钱,有人摇摇头走开。
张翠萍的耳朵是在抗战时被炮火声震坏的,她身旁的横幅上写着:“一九四二年在洛阳参加国民革命军十五军六十四师,一等兵,护士。一九四四年在洛阳与日军浴血奋战二十多天。三处负伤,是洛阳保卫战的幸存者。一九四五年十月十日在太和殿目睹了日本投降仪式。一九四六年在北京西直门外复员,以后给牲口看病为生……”
“她现在年纪大了,血糖忽高忽低,低的时候得赶紧喂东西吃,不然就虚脱了,再严重点人就过去了。”张雷没有工作,现在专职照料母亲,对母亲几乎寸步不离,夜里醒来也要去床前看看,摸摸身上有没有出汗,身体是否出现异常。
在奥林匹克森林公园南门,有路人问:“你这不是让老人受罪嘛!”“没办法啊。”张雷尴尬地笑笑,抬起头转转眼珠,憋回了泪花。
过往
参加洛阳保卫战幸运存活
北京市委党史研究室资料显示,张翠萍一生坎坷,15岁时入伍成为一名卫生员,两年后参与洛阳保卫战。作为卫生员,张翠萍需要接送伤员,难免遇到危险。有次遇到敌军轰炸,张翠萍藏身银行旁边的石狮子下,躲过一劫。
2015年5月份,在关爱老兵志愿者举办的洛阳保卫战老兵见面会上,老人还问来自洛阳的志愿者,那银行还在吗?志愿者回复她,银行没了,石狮子还在。
后来日军攻入城内,战士们被迫分路突围。张翠萍爬上三层楼高的城墙,硬着头皮跳下。跳下后就往护城河跑。
护城河外,还有壕沟。壕沟有敌人用死人和土铺就的简易通道,张翠萍拽着死人的衣角爬了出去,绕过敌人的视线逃脱。在那场战斗中,张翠萍被炮弹碎片擦伤,左臂、右脚踝有明显伤疤。此外,弹片还擦掉了她一块头皮,现在都长不了头发。
抗战胜利时,张翠萍所在部队奉命进驻北平,亲历10月10日日军在北平的投降仪式。如今提起往事,张翠萍最挂念的是70年未回的洛阳。
追问
抗战老兵为何上街乞讨?
赡养她的儿子没工作收入
张翠萍育有3个儿子4个女儿。“只有三姐、四姐偶尔过来看看,其他都不联系。”在张雷眼里,哥哥姐姐们各有各的难处,前几年张翠萍主张状告大儿子每月给100元赡养费的判决书下来后,大哥没有执行,张雷也没有去追究。
2015年12月份,第一次出来时,张雷并没想乞讨。“只是为了引起重视,得到政府救助”。如今,50多岁的张雷家庭也面临分裂,没工作没收入的他决定带老人出来乞讨。从原来的周末出来到如今的每天傍晚出来一个小时。
“我们也劝过很多次,但家庭矛盾没法干预。”关爱老兵志愿者薛刚认为,“子女不赡养不能让社会、政府养老。”
不符合福利保障的相关规定




记者注意到,对于国民党抗战老兵,2013年民政部一份红头文件中要求,将符合城乡低保、农村五保、医疗救助、临时生活救助以及社会福利保障条件的原国民党抗战老兵纳入相应保障范围,借助社会养老服务体系,让符合条件的原国民党抗战老兵的孤寡对象优先优惠进入养老院。
北京市民政局优抚科工作人员表示,张翠萍老人并非贫困孤寡,不符合上述文件中低保、五保的情况,因此没有纳入保障范围。如果在核查中发现子女虐待老人、故意炒作,相关部门将对其提起公诉。
海淀区民政局优抚科工作人员表示,虽然去年阅兵时对国民党老兵发放了一次性慰问金,但还没有财政上的优抚细则。

FaceBook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