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洋打飞机——神马社会最关心性器官的正确使用

(原作者:李化平)
29岁的青年才俊、雷洋突然死了。官媒却在反复告诉我们雷洋打了飞机、竟然贴出200元的嫖娼费用收据、竟然有小姐上电视台作证雷洋确实打了飞机……而不调查为什么执法仪坏了(没带)、为什么手机里的位置图删了、为什么监控录像失灵了——不去调查雷是怎么死的?不将调查重点放在警方执法过程中是否违规,硬将焦点引到一个人打飞机上去……
真相,我们还不知道,但是警察到目前为止的态度,却让人们感到了莫名的傲慢。自己已经成为被质疑,被调查的对象,却接二连三地抓人,找人证,找物证,发布通报,好像需要被调查的不是他们,而是那些质疑他们的人。
雷洋是怎么死的。警察反复强调,他嫖娼了,他嫖娼了,他嫖娼了。
嫖娼不算犯罪,顶多就是违法吧。用不着出动刑警队的便衣来抓捕,即便是抓,也是破门而入,当场抓个现行(过去这样的现场新闻我们看多了)。而非蹲在足浴店门口,出来一个拿一个,万一拿错了呢?就算足浴店是个淫窝,人家就不兴进里面办点别的事儿了?就算雷洋真的嫖娼了,或者真的戴套难度很高地打飞机了,他也不该死啊。

图片发自简书App
记得《我有一个梦》的作者吗?这个人,就是美国黑人解放运动的领袖马丁.路德.金博士。
胡佛精心收集了马丁.路德.金博士《嫖遍美国》的全套光碟。FBI也终于掌握了证实马丁.路德.金博士嫖娼的合法证据,胡佛屁颠屁颠的拿去找记者,可是没有一家报社愿意发表。报社声称:马丁.路德.金的个人品行与他主导的伟大运动没有任何关系。
    马丁.路德.金博士被暗杀的当日,就和两个女人睡在酒店同一间房里。一个是深爱马丁.路德.金博士的太太,另一个是深爱马丁.路德.金博士的情人。在美国,同样没有严肃媒体愿意报道这个最具轰动效应的信息。
美国媒体可不是由政府垄断的中国媒体,而是各自独立。不同媒体分别代表不同阶层独立发言。在美国,不可能有人能同时收买所有媒体,令其禁声。对于特别关心他人裤档里那个性器官如何正确、合理使用的人来说,当然永远也无法理解这个事实。
心智健康、坦然的人,会宽容、尊重他人不同的生活方式、价值观。你少关心些他人性器官如何正确、合理使用,做好自己……
你就离文明近一点;你才能离高贵近一点。
中国人,特别容易将个人的这档子隐私,上升为人格优劣的标志,从而引起所谓的义愤,达到完全否定一个人的目的。
我们见证了:在我们生活的这个神马社会里,那些所谓严肃的媒体,在头版头条,不遗余力地渲染某个人打飞机、嫖娼、偷情。意思无非就是道德败坏的人,当然就不是个好东东了,死了活该。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一个政府的媒体(官媒乃公器也),特别钟情于用人身攻击的方式来丑化公民,在我看来,就是犯下滔天大罪的死刑犯,同样有个人隐私,同样有个人尊严。这是文明的底线。
一个下管人家裤档,上管人家嘴巴,更绝的是还要管人家脑子里的思想的政府,是一个什么政府?

图片发自简书App
即便警察威武成一头大象,我们也不甘愿成被践踏的野草
——雷洋死了,下一个目标是谁?
不要问丧钟为谁而鸣……
丧钟在每个人头上响起!


文/行云鹤(简书作者)
原文链接:http://www.jianshu.com/p/3e44c85e05f7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标注“简书作者”。

FaceBook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