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馬遼:程序公義與結果公義的區別

長話短說,拿共產主義運動來說,它所追求的終極結果是:經濟上人人絕對平等的按需分配。這壹個按需分配的未來結果,無可厚非是公義的,也是貧困階層極為盼望盡快實現的結果。

但可惜,共產主義理論的創建者只設計了壹個公義結果,卻沒有設計出壹個公義程序,他們鼓吹的暴力革命完全沒有程序更無公義可言,簡直就是亂七八糟的濫殺無辜。因此,在近代約壹百年的共產主義運動歷程中,暴力橫行、私產充公、私刑亂設、人治革命、狠批濫殺、共同貧窮、怨聲載道、仇恨滿天。最後全世界除朝鮮因有中國無償援助還可死撐外,所有搞共產主義運動的國家都以失敗告終,使按需分配這個美好的公義結果,成為可望而不可及的海市蜃樓。

而反觀只設計了壹個公義程序,卻沒有設計出壹個公義結果的西方民主國家,她們卻壹步壹個腳印地走向成功,無意之中實現了共產主義按需分配的部分結果。比如她們就實現了高稅收高福利的類似於共產主義初級階段的社會主義制度:免費醫療、免費教育、廉租屋、食品券、老人金、低收入家庭現金補貼等等。這些社會福利比自稱是社會主義的共產國家還要高,還要社會主義。

她們建立的這種比社會主義還要社會主義的高福利制度,並沒有打過推翻民主憲法的內戰,並沒有搞過共產黨領導壹切的壹黨專制,並沒有搞過“打土豪分田地”、“公私合營”、“人民公社”等等的強制性化私為公的公有化共產運動,並沒有搞過限制公民政治權利的違憲罪行,更沒有搞過階級鬥爭的“鎮反”、“反右”、“文革”等等禍國殃民的政治運動。

壹槍未打,壹血未流,沒有革命,沒有強制公有化,沿襲資本主義制度,她們就實現了共產主義初級階段的社會主義。她們靠的是什麽?靠的就是程序公義的民主法治。

她們是哪些國家?具體就是全球十個最高福利的國家,分別是:

第十名日本  醫院不允許盈利,社會福利開支占GDP18.6%
第九名美國  窮人醫療政府買單,社會福利開支占GDP21%
第八名澳大利亞  低收入者購藥2.6澳元封頂,社會福利占GDP22.5%
第七名加拿大  窮人教育壹率免費,社會福利開支占GDP23.1%
第六名英國  難民也享受高福利,社會福利開支占GDP25.9%
第五名德國  買“偉哥”也報銷,社會福利開支占GDP27.6%
第四名挪威  帶全薪休病假,社會福利占GDP33.2%
第三名法國  1公頃農田補貼400歐元,社會福利開支占GDP34.9%
第二名丹麥  全民免費醫療免費教育,社會福利開支占GDP37.9%
第壹名瑞典  丈夫有9個月的全薪產假,社會福利開支占GDP38.2%
(排名數據源自2012-8-21 http://www.ltaaa.com/bbs/thread-81517-1-1.html

2010年中國社會福利支出9081億,GDP397983億。9081/397983=0.0228  所以該年中國社會福利開支只占GDP2.28%
(見:http://www.zybang.com/question/d388650ba6ab526ebe8e1b8c8503a8cf.html

2010年中國社會福利開支只占GDP2.28%,而常年稅收約占GDP20%。在如此不成比例的低福利體制中,中共竟敢大言不慚地宣稱自己是社會主義國家,難道不怕被以上這十個高福利的民主資本主義國家恥笑?

通過以上這些簡單事例,就能看見程序公義與結果公義的極大不同,同時也說明了憲政民主的重要性。即只有憲政民主,才能保證程序公義,繼而達成結果公義。離開憲政民主去談結果公義,都是不切實際的騙人鬼話。

FaceBook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