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普選令婦女翻身


壹年壹度的國際勞動婦女節馬上就要到來了,回顧歷史,婦女解放運動從未停止,但真正讓婦女獲得徹底解放則只有在民主真普選制度正式建立之後才能產生。

婦女解放運動爭取的無非就是男女平等,而壹切的平等只有建基於民主憲政的政治權利平等基礎之上。亦即只有婦女獲得與男人同等的政治權利,婦女才能獲得徹底解放。比如美國的《獨立宣言》和法國的《人權宣言》,就是強調國家之下人人平等的,也啟發了婦女爭取平等權利並為此而奮鬥的覺悟,同時也成為婦女運動產生的直接思想根源和理論基礎。而1945年簽發的《聯合國憲章》,則是第壹個確定男女平等原則的國際協議。

下面是聯合國公布的有關國際婦女節由來的大事年表:

1909   228日,美國各地舉行了第壹次全國婦女節的紀念活動。美國社會黨選擇這壹日期是為了紀念1908年紐約服裝工人的罷工事件。

1910   社會主義國際在哥本哈根召開會議,決定設立壹個國際婦女節,以慶祝婦女權利運動,以及促進實現婦女普選。這壹提議得到了來自17國家100多名與會婦女的壹致擁護,其中包括芬蘭議會最早的三位女議員。但會議沒有擇定婦女節的具體日期。

1911   根據上壹年在哥本哈根作出的有關決定,奧地利、丹麥、德國和瑞士慶祝了首次國際婦女節(319),共有100多萬名婦女和男子參加了各種集會活動。除了選舉權和擔任公職的權利之外,集會者還要求給予婦女工作權、職業培訓權、以及終止婦女在工作場所所受的歧視。

1913年至1914   在第壹次世界大戰爆發前夕醞釀的和平運動中,俄羅斯婦女於19132月的最後壹個星期日慶祝了她們第壹個國際婦女節。歐洲其他地區的婦女也在翌年38日或前後舉行集會,表達對戰爭的抗議或對“姐妹”的聲援。

1917   由於殘酷的戰爭,俄羅斯婦女再次選擇二月份的最後壹個星期日(即公歷38)舉行罷工,要求得到“面包與和平”。 四天後,沙皇被迫退位,臨時政府宣布賦予婦女選舉權。

1975   這壹年被定為“國際婦女年”,從這壹年起,聯合國開始在38慶祝國際婦女節。
(見:http://www.un.org/zh/events/womensday/history.shtml

國際勞動婦女節(International Working Women's Day,簡寫IWD)全稱“聯合國婦女權益和國際和平日”/“聯合國女權和國際和平日”(United Nations women's rights and international peace day),在中國又稱“國際婦女節”、“三八節”和“三八婦女節”。

中國人首度正式公開慶祝“三八”國際婦女節是在19243月的廣州,當時正是第壹次國共合作的蜜月期。到1931年的“三八”國際婦女節,首都南京各界婦女集會,向中華民國政府及國民黨中央黨部請願,要求政府規定婦女參加國民會議代表名額,這壹活動間接促成了1936年中華民國的國大選舉成功產生婦女代表,這是近代中國婦女參政運動邁出的重要壹步。

婦女打入國大代表80年之後的2016116日,中華民國舉行了第十四任總統、副總統的選舉,該屆選舉亦為中華民國第六次總統、副總統的公民直選,而選舉制度是採用普通、直接、平等、無記名、單記、相對多數投票制度。結果中央選舉委員會在116日下午4時開票,隨著最後壹票在基隆市安樂區投票所開出,在夜間10時多正式宣布選舉結果。民主進步黨推薦的蔡英文與陳建仁最終以6894,744票當選為第十四任總統、副總統,得票率56.12%

本屆選舉不僅是中華民國史上第三次政黨輪替,蔡英文也成為中華民國或臺灣史上首位女性最高統治者,以及首位女性、未婚、客家裔的總統,同時也是東亞史上繼韓國總統樸槿惠以來的第二位女性民選總統。當選人蔡英文、陳建仁將於同年520日宣誓就任中華民國第十四任總統、副總統。

而反觀壹黨專制下的中國大陸,不知何年何月才會有立法委員和最高領導人的公民直選。而要讓婦女當上最高領導人,恐怕要比這個公民直選實現後更要延後。所以,在女權運動這方面,中國大陸比臺灣落後了許多年。

在中國大陸,政治權利是人人都不平等。比如只有極少數人(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委員7人)可以擁有選舉和被選舉中共最高領導人(總書記)的政治權利,又比如只有極少數人(全國人大代表3千多人)可以擁有選舉和被選舉國家領導人(國家主席、總理、全國人大委員長、全國政協主席)的政治權利,而占絕大多數的其余那十三億幾千萬人卻不能擁有這些政治權利。而在中國大陸,中共憲法規定中共領導壹切,所以中共的權力大於政府的權力。

這實質就是,中共總書記可以決定全國公民的命運,但全國公民卻不能決定中共總書記的命運,這就造成了政治權利與納稅義務的不對等——納稅人不能控制用稅人。那麽其惡果就必然是,貪汙腐敗泛濫成災,冤假錯案遍地開花。

因此,中國大陸的黨和國家領導人根本不會關心廣大平民百姓的死活,他們只會關心三千多名全國人大代表和二千多名中共全國黨代表的死活,因為他們的命運由這五千多人決定。比如現存的特供商品、國家公務員不用公布財產等等的中國特色制度,全都是為這五千多人以及整個統治階層服務的,並已成為世界壹絕。


而中國大陸壹旦實現民主真普選,這五千多名所謂的“代表”保準全部敗選,取而代之和上臺執政的人當中,必定比現在包含更多的婦女,說不定國家最高領導人就是由婦女擔任。所以,只有民主普選令婦女翻身。

FaceBook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