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馬遼:蜜蜂大王

在六十七年前,在西伯利亞蜂群的幫助下,蜜蜂大王帶領自己的蜂群取得了內戰的勝利,建立起自己的獨立王國,把大陸的全部蜂群收歸國有或集體所有(實質是征服它們為自己的奴隸),並且限制蜜蜂的壹切自由尤其是思想自由。而且大王還把所有蜂群艱苦創業積蓄起來的蜂蜜(包括蜂王漿)全部收歸王國,說這是集中資源好辦大事,可以制造什麽兩彈壹星抵禦敵人,而當誰遇到天災蜂禍又可集中更多的資源去求災,真正實現有難同當有福共享的按需分配的共產主義。

每個蜂群都有壹個儲藏室收藏壹些蜂蜜用來過冬,這是蜜蜂在1.3億年前出現時就形成的自然求生規律。但獨立王國建立之後,就把這個存在了1.3億年的規律給打破了,說是要破舊立新,大王規定只保留王室的壹個特大儲藏室,數以萬計的各個蜂群需要儲存過冬的蜂蜜都運送到這個特大儲藏室儲存,而各個蜂群原有的儲藏室必須全部消滅,過冬的時候大王會從特大儲藏室調運蜂蜜按需分配給各個蜂群。當時絕大多數蜂群都極力反對大王這壹個化私為公的公有化計劃,但大王說壹不二,似著自己擁有強大軍力還把反對派全殺光了,之後再無蜜蜂敢於異議。

開頭幾年大王還是大公無私勤勤懇懇的,比如每當冬天來臨之際,大王都會不辭勞苦,親自押運壹箱又壹箱蜂蜜去各個蜂群,以解它們禦寒的燃眉之急。而在大王親自出馬押運下,那些負責搬運的工蜂,也不敢偷食蜂蜜。所以頭幾年大家都相安無事,和和諧諧幸幸福福地過日子,尤其是那些弱勢蜂群由於每年上交蜂蜜少而獲大王分配的蜂蜜多,心想有賺冇蝕,竊喜之余更是舉雙手贊成這種共產大鍋飯制度。

而且還影響到世界上壹些蜜蜂窮國也想模仿搞共產主義,紛紛朝拜大王高呼大王萬歲,以求獲得大王給予的蜂蜜無償援助。

大王每當聽見本國蜂高呼自己萬歲都不禁心中大喜,而聽見別國蜂也高呼自己萬歲更是喜上加喜,於是乎,凡高呼自己萬歲的蜜蜂窮國,全部都有重賞。

但排山倒海的萬歲呼喊聲,很快就把大王吹捧上天而離自己統治下的蜂群越來越遠了,以至於大王都只想著享受而不想再辛勞了,從此它再也不會每趟親自出馬勞心勞力地去押運蜂蜜,它自私地把押運蜂蜜的苦差交給自己信任的壹群專蜂。而且為了防範專蜂偷食蜂蜜,大王還為每壹個蜂蜜箱都加上鋼鎖並貼上封蠟,規定此鎖此蠟只能在運到目的地之後,在蜂群見證、檢收後才能打開。

由於運送蜂蜜的專蜂不能偷食蜂蜜,因此工作積極性都不高,甚至有消極怠政的現象。而基層的蜂群由於幹好幹壞壹個樣都有大鍋飯吃,同樣也出現了消極怠工的現象。而大王壹心想成為由窮國組成的第三世界領袖,只顧著調動壹船船蜂蜜去援助高呼自己萬歲的亞非拉蜜蜂窮國,因此也疏於管理自己的王國。所以蜜蜂王國的生存環境就出現了大問題,基層壹些蜂群由於消極怠工生產率下降,上交蜂蜜給王室的數量也壹年比壹年少,而當出現就算不上交蜂蜜也鬧饑荒的時候,只要消極怠政的專蜂不把饑荒實情告訴大王,大王就不會知道下面鬧饑荒,就不會及時下令增加調撥蜂蜜去救災。

於是乎,王國建立後的第十年,就開始出現餓死基層蜂群的現象。但由於專蜂為了討好大王,為了讓大王擁有更多的蜂蜜去援助它國以求取虛榮,就把饑荒實情隱瞞住大王,讓大王開開心心地去派蜂蜜給窮國,而讓本國基層蜂群餓死。

經過連續三年大約餓死了四千多萬只蜜蜂之後,大王才獲悉此事。於是,大王氣急敗壞,立即下令專蜂查找原因並追究責任。但這個最大責任不用查,就知道是在大王妳自己身上,因為是妳自己偷懶不親自出馬押運蜂蜜,才導致妳不了解下層的貧困以及蜜蜂都在消極怠工或怠政,從而導致蜂蜜產量下降和調撥蜂蜜救災不及時。

當大王查到最大的責任是在自己身上之後,只好想方設法把餓死蜜蜂這件醜事怪罪於上天,說這是三年自然災害造成的常規現象,與自己的領導無方沒半毛關系。而且下令封鎖災區壹切消息,燒毀蜜蜂餓死證據,使王國的其它蜜蜂都不知道曾經餓死蜜蜂。

而且大王也不是蠢蛋,它知道除了自己應負貪圖安逸和虛榮的責任之外,那些專蜂的怠政和蜂群的怠工,也是原因之壹。因此大王決定,應進行壹次全方位的共產主義大公無私教化,把蜜蜂的私心徹底去掉,把怠政和怠工現象全部消滅。還下達狠毒命令,對那些膽敢抵抗者,全部要承受最恐怖的生不如死的全民批鬥,對那些死不去除私心的蜜蜂,即流放去黑龍江等最寒冷的山區自生自滅。大王還把這個運動,命名為“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因為它認為無產階級是最無私的,因為無私所以才會成為無產階級。

但搞了十年“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整死了幾百萬和連累了壹億多蜜蜂之後,卻發覺蜜蜂的私心根本無法去掉,因為生產率不但沒有提高反而下降了。雖然在憑票供應生活必需品後再沒有出現餓死蜂的現象,但蜜蜂生產的蜂蜜卻越來越少了,有大鍋飯吃個個不想幹活,八個樣板戲不夠娛樂蜜蜂就晚晚早早上床交配圖樂,結果導致繁殖的蜜蜂卻越來越多,僧多粥少之下的大鍋飯是越來越少油少肉,使共產主義初級階段的社會主義成為壹個均貧的社會。

生產的蜂蜜越來越少,又如何養活越來越多的蜜蜂呢?讓蜜蜂吃大鍋飯,本來是為了增加王國的積蓄,但現在事與願違,王國的積蓄坐吃山空,外匯儲備幾乎變成負數,再這樣吃大鍋飯下去,王國經濟必定崩潰。而且在經濟未崩潰之前,蜜蜂離心離德的離心力也越來越重,有些有實力的蜂群企圖暗殺大王,而沒什麽實力的蜂群則私自組織起來紛紛偷渡出境。

大王萬念俱灰,在文革失敗和眾叛親離的雙重打擊下,身體不支,很快就病倒了,不久就撒手蜂環。

大王死後,大王生前指定的世襲接班蜂:老婆和侄子,在幾個月後的壹次宮廷政變中被廢黜。再經過壹二年時間的宮廷內鬥,最終確定了主張部分私有制但依舊堅持走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道路的矮仔蜂為第二代大王,簡稱矮王。

矮王上臺後,為了消滅怠工怠政的現象,立即大刀闊斧地取消大鍋飯和進行私有化改造。比如:1.允許國有或集體所有的蜂群私留蜂蜜(以前要全部上交王室);2.賦予蜂群頭目擁有分配這些私留蜂蜜的權力(以前只有大王擁有這種權力);3.允許蜜蜂離群創立自己私有的蜂群(簡稱下海經商);4.平反所有被大王整過的蜜蜂;5.強制限制蜜蜂生育;6.開放國內市場允許外國蜜蜂進來創立自己的蜂群和推銷蜂蜜;7.工人實行計件工資農民實行承包到戶;8.逐步取消福利分房和公費醫療;……等等。

如此經過第二代、第三代、第四代和第五代蜜蜂大王的總共三十多年的私有化改造之後,獨立王國的公有制蜂群與私有制蜂群,就各占半壁江山了。而私有制蜂群之所以發展得如此神速,完全是因為蜜蜂在取消了共產主義強制教化之後,蜜蜂的私欲就立即膨脹起來了,再加上公有蜂蜜儲藏室原本就是靠自覺的大公無私的道德來做第壹層防偷竊的手段,雖然還有鋼鎖和封臘做第二層防偷竊的手段,但在萬能鎖匙通街有賣的今天,鋼鎖和封臘簡直如同紙墻,根本起不到防盜功能。所以,監守公有蜂蜜儲藏室的那些有權有勢的蜜蜂,就自盜而成為最先富裕起來的那壹部分蜜蜂了,而且致富速度不斷創出多個世界第壹。

雖然,第五代蜜蜂大王依然堅稱自己的獨立王國是如假包換的社會主義,奮鬥目標依舊是黨章規定的以解放全世界無產階級為目標的共產主義,但其實,大王、頭目、監守儲藏室的專蜂……等等權勢蜜蜂,全都拋棄了無產階級的破帽子而改戴上資產階級的鉆石皇冠了。由於貧富差距越拉越大,而社會福利越減越少,於是乎社會底層生活艱辛的無產階級蜜蜂越來越多和越來越艱辛。它們收入低買不起優質的特供蜂蜜過冬,只能買劣質的甚至有毒的蜂蜜過冬,實質上生活水準比憑票供應年代下降了,因為當時窮蜂與富蜂的生活必需品是壹樣的憑票質量標準,而現在卻天差地別。

而最大的問題是,公有蜂蜜儲藏室存在了三十余年的監守自盜這壹個巨大漏洞,至今還存在著。凡被大王委任為監守者,都可立即監守自盜而飛黃騰達,反腐只不過是換另壹個未腐敗的人去腐敗而已。而每增加壹個因腐敗而飛黃騰達的蜜蜂,就會增加成千上萬的無產階級蜜蜂。所以邁向共產主義是假的,邁向資本主義才是真的,因為越來越按資分配而不是按需分配,因為富人越來越多私產而不是共他們的產。

要實現共產主義,必須把每壹只蜜蜂都教化成大公無私而在冬天都不會偷吃蜂蜜才行。但,誰見過冬天不偷吃蜂蜜的蜜蜂?餓就要吃,是包括蜜蜂在內壹切生物天生的私心,這個天生私心連著生命永不能除掉。


私心不能除,公有財產就充滿被盜的危險,所以必須拋棄社會主義或共產主義的公有制制度,藏富於民而建立私有制制度;還要建立壹套思想自由、多黨競爭、分權制衡、媒體監督、民主真普選的制度來化險。而不能單單依靠強制教化大公無私道德來化險。最好就是民主憲政與自由教化同時進行,這樣公有財產就萬無壹失,貪汙腐敗也大幅減少,貧富差距也逐步縮小,真正實現共產社會主義制度所無法實現的公平競爭和睦相處共同富裕這壹個崇高目標。

FaceBook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