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答許信良先生

許先生在邏輯上的混亂實在令人吃驚!你一開始提出“我不贊成通過美化一個獨裁政權來反對另外一個獨裁政權”。這句話本身意思是反對獨裁必要的,只是不能用“通過美化一個獨裁政權來反對另外一個獨裁政權”這種方法。所以我用長篇大論來回复你。沒想到話鋒一轉,變為成“沒有上升到完全推翻中共的地步呀”以及“大部分人都對中共比較尊重至少不反感,各種詆毀中共的著作在這裡也乏人問津,我覺得你們整天生活在仇恨裡面,這有意義嗎”。好像台灣綠營反國民黨反中華民國整天生活在仇恨裡面,就很​​有意義一樣。

綜合你的所有回復與發帖。可以答出你想表達的意思是,中共不但過去做惡,並且現在還在做惡,但是沒有必要反。國民黨雖然轉型,但過去“做惡”所以必須打倒。這是什麼邏輯?改過自新的流氓要打倒,正在做惡的流氓卻“沒有上升到完全推翻中共的地步呀”。

許先生說自己是大馬人,碰巧我們有6個大馬成員。按許先生的說法“(大馬)大部分人都對中共比較尊重至少不反感”。我不知道您的調查是哪家公司做的。我沒有調查過大馬人的想法。所以我不敢信口開河。但就現在我們撐握的資料,你加上我們六個大馬成員共七個大馬人,支持你的想法的只佔七分之一。這是鐵的事實。雖然這數據採樣太少,可以說不據代表性,但總你的想像出來的數據來的真實,你說呢?

我非常感謝你作為一個大馬人能長期的對大陸的反共事業做長期的研究。雖然我不知道你的研究經費來自哪裡。也不知道你從事這項研究的目的是什麼。我要明白的告訴你,我是大陸人。大陸人對中共有什麼看法與想法,我每天打開門就可以親眼看到,親耳聽到。別的不說,就憑我的回复帖,你也不會認為我是沒腦的憤青吧。我會選擇一個不受民眾歡迎的事業去奮鬥嗎?你從哪來的自信比我這個大陸人更了解大陸人呢?

再說大馬人支不支持、台灣綠營支不支持我們反共。其實這並不重要。雖然我們很期待外界對我們的支持,但是我們從來不認為沒有外界的支持反共就是一個不可能完成的任務。因為推翻中共本來就是大陸人自己的事。外界支持我們那是他們的道義。不支持我們那是他們的自由。如此而已!

“很多人都非常擔心自由主義反對派的崛起可能導致國家分裂和極端教派的崛起以及西方右翼保守勢力藉機操縱中國政治等現象”的問題。這個問題老實問的很好。因為當前確實有大陸出去的“自由主義反對派”專門從事分離主義事業。使得推翻中共獨裁的運動受到一定的影響。但是,我跟你說過,我不是那種反對派。不知道為什麼會被你忽略,但願不是你故意的,

我們的目標是推動大陸民主。實現中華民國統一。
我們的目標是推動大陸民主。實現中華民國統一。
我們的目標是推動大陸民主。實現中華民國統一。

重要的事情說三遍,怕你忘記。

    至於如何實現統一,那是戰略問題,很抱歉不能給你透露! ! !不過我可以給你一點提示。世界上沒有幾個人會拒絕自身利益的最大化,台灣民眾也不例外。是台灣獨立更有利於台灣民眾,還是光復大陸更有利於台灣民眾。這個是講得清楚的。講清楚了台灣民眾又不是木頭腦袋。他們自然會選擇更有利自己及子孫後代的方向。

之所以台灣民眾當前會趨於獨立。是因為台灣當前國民黨不敢提和平光復大陸。以至台灣民眾聽到統一普遍的思維慣性就是被中共統一。導致台灣香港化。所以我不擔心,你也不必擔心。

再回复你本帖關於殺人的問題?警察殺死刑犯是殺人,美國南北戰爭時期的林肯政府也是殺人。辛亥革命當然要殺清兵。殺人是否有正義與非正義之分呢?還是你不會分辨是與非?再說殺人還有戰時與和平時期之分,沒有人谴责中共在叛國時期殺了多少國民革命軍戰士。連國民黨這邊我也沒有聽過有這方面的言論。美國投兩顆原子彈炸日本,日本政府也沒有谴责言論。因為那是戰爭。

現在我們谴责的是和平時期中共殺“地、富、反、壞、右”以及共產經濟政策下導致大饑荒餓死的人們、以及紅衛兵的自相殘殺。這些事實中共都不敢否認。難道你會認為這是“詆毀中共”。做人真的不能沒有良知。另外要告訴你,反共不是複仇。我們反思歷史的目的是為了面向將來。上次的回帖跟你說的很清楚。如果中共能學習國民黨悔悟自新,我們既往不咎。不知你的複仇一說來自哪裡。

最後要跟你說聲抱歉,我們歡迎海內外的所有人對我們提出批評。但僅局限以在反共道路上的錯誤方向或錯誤方法。推翻中共的獨裁統治是不容置疑的。

    你的錯亂思維引起​​很多人的反感投訴。所以我們決定封鎖的賬號。封鎖你的賬號不是封鎖你的嘴。也不是封鎖你對我們的批評。之所以封鎖是因為投訴的人太多,為了不影響其他的人感受,不得不而為之,為了保證我們廣開言路的承諾。我們提供給你另外和我們溝通的方法。那就是到我的臉書上去討論。我的臉書頁是https://www.facebook.com/hpdashan 歡迎光臨! !

總結一下吧。投訴的人都認為你是中共五毛,如果沒有估錯的話,你不是。你也不是大馬人。你是台灣人。儘管你的言論放出不要反共的信號。但的著墨更多的是中華民國不應該繼續存在。你放出不要反共的信號是要讓我們與你在反共問題上糾纏,而你在言論裡夾帶反中華民國的“私貨”,進行潛移默化。如果不幸被我估中的話。我真的替你感到悲哀。台灣要獨立也必先要消滅中共,才有可能實現,當然這只是有可能。但是只要不消滅中共,則永無可能。你這樣替中共開脫,究竟紅綠一家呢?還是腦袋銹逗?當然你永遠不會告訴答案。但是你真應該反思一下。如果是我估錯的話,也請你大人有大量,不計小人過。

    還是要謝謝您提出的關於分裂主義與以及西方右翼保守勢力藉機操縱中國政治等現象的問題。雖然我們早有規劃。但這必竟是大陸民主運動所必鬚麵對的問題,也的確是大陸民眾所擔心的問題。所以這是一個有意義的建議。雖然你沒有提出解決的方法,所以在這個問題上我們還是要對你表達衷心的感謝。

FaceBook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