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控制了可能控制的一切 存2大风险

来源:南早中文网 
    
     到目前为止,内地已经有超过一半的省份,其省委书记已经公开表态“坚决维护习近平总书记这个核心”。

    中国政治似乎正发生微妙而重大的变化,国家主席习近平作为一名强人领袖的地位正愈发强化。
    
      去年,习近平打破过去的外交传统,将中办主任栗战书——而不是随便一个外交官——派到莫斯科,与克里姆林宫进行会谈,包括与俄罗斯总统普京会面。
    
      上个月,习近平的另一名左右手、中财办主任刘鹤,与美国财长杰克?卢就人民币汇率政策通电话——这通常是国务院副总理汪洋负责的事。

在党内职级中,汪洋比刘鹤高得多,而且在过去3年的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中,汪洋一直作为中方代表,与美国财长对话。
    
      赋予栗战书和刘鹤更大权力的不寻常举动,暗示着中国王朝式的精英政治中一个重要的变化。邓小平时代(1978年到90年代末)以降长期存在的共识导向型集体领导体系,正让位给一位强人主导下的集中化体系。而这位强人,就是习近平。
    
      最近几周,中共的宣传机器全力以赴推广这一变化,形容习近平是“党的领导核心”,并启动全国性的运动,呼吁官员表达他们的“绝对忠诚”。
    
      分析人士相信,这一运动意在增强未来一年内习近平的布局能力,这段时间是明年党的十九大召开之前的政治动员期。在十九大上,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将有多人退休,中国的最高领导层将实现“半个权力交接”。
    
      中国人民大学政治学教授张鸣说:“最近的运动意在通过增强他在领导层中的绝对地位来强化习的权力。”
    
      张鸣说,从毛泽东时代开始,中国的集权从未达到目前习近平治下的水平,现在,身兼国家主席和中共总书记的他控制了可能控制的一切。
    
      分析人士预期,未来12个月,党政官员人事调整将是习近平的一大重点,因为十九大上,七常委中将有五人因到龄而要退休,只留下习近平和国务院总理李克强。
    
      目前中央政治局25名委员中,有6人也会因为在2017年超过68岁而要退休。
    
      除了习李之外,余下的12名政治局委员就要竞争政治局常委中的5个空缺,而250名中央委员会委员,就要竞争11个政治局委员空缺。
    
      最近,习近平要求中央政治局和政治局常委的成员,在思想上和行动上,都要主动向中央看齐。
    
      12月28、29日的中央政治局专题民主生活会要求:“中央政治局的同志必须有很强的看齐意识,经常、主动向党中央看齐,向党的理论和路线方针政策看齐。”
    
      在1月7日的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上,习近平也要求增强政治意识,自觉维护党中央权威。
    
      新华社在对这次常委会的报道中应用了毛泽东的语录来强调这一点:“党政军民学,东西南北中,党是领导一切的。”
    
      在后毛泽东时代,一条规矩是,四大管治体系——党、政府、人大和政协——的权力是由不同的政治局常委分别掌握的。
    
      习近平领导党政军,李克强执掌国务院,张德江担任全国人大委员长,俞正声是全国政协主席。
    
      在过去数周,为响应习近平的呼吁,地区官员已经开始争先恐后地公开向习近平表态效忠——这种行为在毛泽东时代最后十年的“文革”时期十分常见。
    
      到目前为止,内地已经有超过一半的省份,其省委书记已经公开表态“坚决维护习近平总书记这个核心”。
    
      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社会学博士后研究员杨沛东形容,省委书记们是在“向习近平誓忠”。
    
      “这看起来挺清楚的了,他们几乎一致地强调对习近平作为党的核心的坚决支持和彻底忠诚。”
    
      分析人士相信,这些公开声明,相当于指习近平在七常委中的超然地位。部分分析人士称,习近平最近两次发出的呼吁,是为了保证中央政治局常委和中央政治局的成员都对他保持政治忠诚。
    
      分析人士们指出,罕见的官媒对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议的报道,是习近平在试图公开他在中共最核心组织中的绝对权威。
    
      自2012年末上任以来,习近平已经成功地将自己打造成邓小平——甚至是毛泽东以来,中国最具权威的领导人,也是全球最有权势的国际领袖之一。
    
      比起他之前的国家主席,习近平担任的重要职位是最多的,在7个最有权力、横跨党政经济军事的中央领导小组中,习近平都是组长。这些了领导小组的权力,取代了其他中央政治局委员或政治局常委担任首长的最重要党政机构的权力。
    
      习近平现在可以依靠忠心的助手和顾问所组成的小圈子来治理国家,同时让在其他政府部门中的党政干部靠边站。
    
      中办主任栗战书在政府中没有任何涉及外交事务的职位。但作为习近平在2013年成立的国家安全委员会的办公室主任,栗战书在外交政策方面扮演突出的角色。
    
      刘鹤则是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该领导小组过去一直由总理担任组长,现在则由习近平亲自担任组长。
    
      但作为革命后代,与领导建国的毛泽东和被视为改革开放总设计师的邓小平相比,习近平明显缺少让其领导免受质疑、富有权威的授权。
    
      分析人士认为,“习核心”运动是习近平在面对国内外不断增加的挑战时,试图进一步强化自己的权力。
    
      香港城市大学副教授李喜根说:“现在呼吁党员拥护中央的核心权威,是习近平及其团队在试图再次建立一个统管中国各方面的政权,同时也在警告那些想偏离中央领导原则的人。”
    
      英国诺丁汉大学当代中国研究教授曾锐生说:“习近平通过党内整风建立起自己的权势,他(在集权方面)超过了毛泽东以来的中国国家领袖,甚至超过邓。”
    
      曾锐生表示,要求党内领袖和其他成员“统一思想”是“走得挺远的”,前任国家主席胡锦涛肯定没有这样做过,而胡锦涛之前的江泽民在这方面则未能成功。
    
      曾锐生说:“习近平在推动和利用政党机器和国家安全部门已获增强的实力在实现这一点。”他同时指出,阻力还是有的,而且可能是盘根错节的。
    
      “习近平毫不留情的推进让我觉得他还没有实现自己的目的,阻力仍然存在。”
    
      曾锐生说,如果习近平已经实现了掌控的目的,那么现在,他就会专注于推动实现自己的政策计划,并保证落实目标,“但是,他仍然专注于强化自己的权力和地位。”
    
      李喜根认为,在任何政治团体内都会有离心力,导致偏离主流的思想和做法。
    
      “社会正经历重大变化时,这种偏离会更加频发,从目前的经济和政治挑战来看,中国社会正面对着这样的时期。”
    
      习近平和中共的确面对着系列严峻的挑战。内地经济正以近几十年来前所未见的速度放缓。去年,中国GDP增速6.9%,创下25年最低。亿万富豪索罗斯认为,这意味着中国经济将走向硬着陆。
    
      今年以来,内地股市已经下跌超过20%,人民币也出现贬值。资本持续外流,去年外流总额可能高达1万亿美元。
    
      领导层还必须处理诸如通缩、产能过剩和地方政府债台高筑等问题。
    
      在外交方面,中国面对着美国总统奥巴马“重返亚太”战略的挑战,这一战略包括12个国家在2月初签署的泛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议(TPP)。
    
      中国在东海与日本有领土主权纷争,在南海则与东南亚多国有领土主权纷争。最近台湾大选中,民进党取得压倒性胜利之后,大陆政府还必须面对台湾问题上的种种挑战。
    
      杨沛东指出,通过有关运动强化习近平的个人权威将有助克服这些困难,因为这些宣传可以创造一种无形而高压的氛围。
    
      杨沛东说,回头看习近平成为中共总书记以来的种种行动,尤其是设立多个中央领导小组并亲自担任组长,可以清晰看到,习近平相信,强人领导对于实现他的改革目标来说是必须的。
    
      不过,有分析人士警告,习近平的强人领导可能会产生负面效果。
    
      曾锐生说,习近平的做法有两大风险。
    
      一是,如果习近平过长时间专注于强化个人权力,这本身可能最终变成他的目标,这样意味着,他不能保证其他目标的实现,而这些目标将定义习近平的历史地位。
    
      二是,习近平毫不松懈地专注与强化自己的权力,可能会引起体制内部许多人的反感。
    
      李喜根说:“强化他自己的权力可能会提高政策实施的效率,但不一定会产生积极效果。”
    
      张鸣说:“习近平想得到比毛和邓都要多的(权力),但这种政治上的过分野心不一定意味着他可以达成目标。”
    
      张鸣说,习近平似乎想要一个赶得上毛邓,甚至超过毛邓的地位。
    
      “不过,他缺乏这种资历,因为毛和邓都必须在党内赢得这样的尊重。”

FaceBook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