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馬遼:三大頑石壓垮中共

自從中共在蘇聯支援下於1949年打贏國共內戰而建政後,統治中國大陸至今已達66年。中共在十八般武藝和各種花言巧語全部使出、直接或間接害死了約八千萬人(未計強制墜胎的致死人數)之後,徹底翻身腰纏萬貫手握重權的中共,沒想到又要面臨自己製造的三大頑石的壓迫。

這三大頑石就是:貪污腐敗、貧富懸殊、環境污染。

如果中共不能及時把這三大頑石搬開,那麼中共將會被三大頑石徹底壓垮而下臺。

在1978年改革開放前,這三大頑石是不存在的,或存在但只是三塊小泥巴根本上不會構成壓力。

中國大陸自從1978年開始經濟改革開放後,經濟發展一路高歌猛進,據世界銀行的統計顯示,從1978年至2013年,中國大陸平均GDP(國內生產總值)增長率達到9.83%,在全球206個國家和地區裡居於第二位元。

但深究其經濟發展的動力來源,竟然大部分源於三大頑石:貪污腐敗、貧富懸殊、環境污染。比如:貪污腐敗是經濟發展的潤滑劑;貧富懸殊是精英的動力源泉;環境污染是減低生產成本和吸引外資的最佳方法。等等。

就是說,中共一旦搬開貪污腐敗、貧富懸殊和環境污染這三大頑石,經濟就會失去動力而急速下滑了,搞得不好隨時會倒退至1978年的經濟崩潰邊緣。當年中共差點就因經濟近乎崩潰而下臺了,只是後來找到四人幫做文革的替罪羊才倖免於難。

這樣看來實在太矛盾了,不搬開三大頑石就會壓垮中共,但搬開三大頑石導致經濟下滑同樣會壓垮中共。左是垮臺、右也是垮臺,你叫中共如何辦才好,難道中共左右都不是人?

其實,中共真是左右都不是人。為何這樣說?因為這是由中共追求西方發明的共產主義而設立的公有制和一黨專制的這一制度,決定了中共左右都不是人——行左行右都註定失敗。

目前中國公有制的表現形式包括三大塊:“國家所有”、“集體所有”以及“混合所有制經濟中的國有成分和集體成分”。在中國大陸國內生產總值中,公有制經濟所占的比例,1978年為99.1%,1997年為75.8%。中國社會科學院2015-12-25日召開創新工程2015年度重大成果系列發佈會,據《中國基本經濟制度——基於量化分析的視角》研究報告介紹,截至2012年年底,中國大陸社會總資產規模達518.13萬億元(包含經營和非經營性資產,但不含耕地以外的未開發利用的資源性資產,如果加上這部分資產那麼公有制資產將更多),其中公有制資產288.99萬億元,占比達到55.78%。這個最新資料充分說明,中國大陸依舊是公有制占主導地位的所謂社會主義性質。

而現在高官們可以貪污的資產,主要就集中在這288.99萬億元的公有制資產中,至於私有制的那部分同樣是巨大的資產高官是無法貪污的,因為私人老闆對自己資產都看管得非常嚴密,更不會出現監守自盜的問題。

如果沒有民主法治分權的憲政制度,那麼公有制資產的監管將非常困難,毛澤東時代尤其是文革時期,只能採取消滅私有制企業、禁止私人開設銀行支票帳號、憑票供應物質、福利分房、人民公社、就業分配、計劃經濟、戶口管制、連續不斷的政治運動以及現金限額管制等等的嚴密措施,才免強監管住公有制資產的不流失。而付出的代價就是餓死和鬥死了數千萬人,到頭來經濟反而接近崩潰邊緣。

但中共在改革開放後為了培植私有制企業和搞活市場經濟,把這些計劃經濟時期監管公有資產的嚴密措施都取消了,但民主法治分權的憲政制度卻沒有立即建立起來。於是乎,公有制資產在一黨專制下,在誰也不能有異議的合法旗幟掩護下,就成為貪官污吏的一塊大肥肉。他們想怎麼瓜分公有制資產,都只是隨心所欲的舉手之勞。

這也是中共高幹子弟在短短二三十年內,就能迅速完成資本原始積累而成為亞洲超級大富豪的重要原因。

改革開放前的中共高官,在計劃經濟下是完全沒有能力大貪大腐的,因為鐵筒式的國有銀行可以把每一分錢的走向都記錄得清清楚楚,每個單位的夾萬(保險箱)都只准預留極小量現金,高官貪盡也只得這極少量現金,絕不可能貪污到單位存在銀行的巨額公有財產。所以改革開放前的計劃經濟時期,是官民同樣挨窮,反映這一情況的基尼係數也是極低的。具體資料見以下圖表:


 


國家統計局調查資料,2008年至2014年中國基尼係數分別為:
  
年份
  
2008
2009
2010
2011
2012
2013
2014
基尼係數
0.491
0.490
0.481
0.477
0.474
0.473
0.469

但改革開放和修改憲法允許私有制企業存在之後,計劃經濟時期鐵筒式的國有銀行監管體系被打破,國有銀行立即變成高官的私有銀行,國有或集體所有的物資、企業和土地也立即變成高官的私有物資、企業和土地。高官們只需寫一個批條,就可以把國有銀行的貸款無需抵押地貸給親朋好友,或將國有或集體所有的物資、企業和土地平價賣給自己的親朋好友。許多高幹子弟就是從此搖身一變,而由伸手向父母要錢的公子哥兒瞬間變成為富可敵國的資本家。

可憐那些望穿秋水等待共產黨能給予過上按需分配好日子的平民百姓,他們為共產主義無私奉獻了畢生精力,為國有或集體所有制企業付出汗馬功勞,為建設社會主義大廈節衣縮食地添了磚加了瓦,但到頭來所有的付出都被高幹子弟用經濟改革的藉口奪去了。他們依舊是無產階級,而口口聲聲說“無產階級只有解放全人類,才能最後解放自己”的中共高幹子弟卻變成了資產階級,什麼沒有城鄉差別沒有經濟差異的人人結果平等的共產主義都變成了騙人的鬼話。

而問題的嚴重性還在於,只要一黨專制的制度不變,只要公有制依舊成為主體,那麼這種化公為私瞬間致富的貪污腐敗行為還會繼續演繹出各種各樣的新版本,使貪污腐敗這塊頑石越長越大,並且還會帶動起貧富懸殊和環境污染這兩塊頑石的快高長大。

就是說,制度不變,貪污腐敗、貧富懸殊、環境污染這三大頑石的繼續增長方向就不會變。

而當貪污腐敗、貧富懸殊、環境污染這三大頑石增長到某一程度,比如增長到可危及大多數人的生命財產時,就會爆發民主革命的政改訴求了。這時,三大頑石令中共享受榮華富貴就走到了盡頭,反過來變成壓垮中共的三大頑石。

FaceBook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