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万亿外汇储备不敌5.3万亿美元外债 入不敷出 中国经济面临破产


文章分类: 经济观察
   

(新纪元合成图)

一般人以为中国外汇储备3万5000亿为世界第一,但新出炉的数据显示:中国的负债总额高达5万3000亿美元,外汇储备不敌外债。这笔债务每秒利息多达5500美元,一个月的利息就足以让中国像李彦宏和雷军这个级别的富豪倾家荡产。中国的财富每天在慢性失血,这是一个致命的事实,中国破产经济恐难以为继。
文 _ 贺诗成
美元负债总额远超外汇储备
常言说,不说不知道,一说吓一跳。一般人对于中国经济实力的认识,大多来自中国外汇储备为世界第一的直觉,3万5000亿美元似乎是取之不尽的财富,是一国强大的资本。
不过,新出炉的一些数据,或许会击破这种幻觉:中国的负债总额远超外汇储备(其实,外汇储备本身也是一种负债)。
根据美国国债钟(National Debt Clocks)网站截至2015年12月1日的数据,目前中国整体债务总额高达5万3000亿美元,这笔债务每秒产生的利息多达5500美元,中国平均每人负债大约4000美元。

新出炉的一些数据显示,中国整体债务总额高达5万3000亿美元,远超3万5000亿的外汇储备。(AFP)
以此计算,每小时利息为1980万美元;每日利息为4亿7520万美元,每月利息为142亿5600万美元。这笔债务一个月的利息就足以让李彦宏和雷军这个级别的中国富豪倾家荡产。
这样每天侵蚀下去,中国的财富实际上在慢慢流失,这种慢性失血对于创富能力低下且还在下滑的中国来说,是一个致命的事实。
制造业对于一个国家是基础,是财富的重要创造者,制造业的不景气,显示中国经济基本造血功能萎缩。

9月22日,贸易信用保险公司裕利安宜(Euler Hermes Group)指出,中国企业破产数字预计会飙升,建筑行业影响尤大。
据该公司预测,中国大型公司利润呈持续下降趋势,未来2年,中国企业破产数字会飙升50%,预料2016年破产数字接近3920家,对比今年中国企业破产数仅约2613家,当中以建筑、金属及矿业受最大影响。
根据国家统计局2015年12月27日(周日)公布的数据,11月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6720亿8000万元人民币,同比下降1.4%,降幅虽比10月收窄3.2个百分点,仍连续6个月下滑;2015年1至11月,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5万5386亿8000万元,同比下降1.9%,降幅比1至10月收窄0.1个百分点。
此外,地方国有企业利润同比下降7.3%(1至10月同比下降6%,1至9月同比下降2.7%,1至8月同比下降1%),降幅逐渐加大,并为连续4月下降,钢铁、煤炭和有色行业继续亏损。
而人行12月24日发布的〈2015年第4季度企业家问卷调查报告〉、〈2015年第4季度银行家问卷调查报告〉以及〈2015年第4季度城镇储户问卷调查报告〉调查结果显示,4季度银行家宏观经济信心指数37.9%,环比下降2.7个百分点。企业家信心指数为46%,较上季下降4.5个百分点。企业生产经营不景气导致投资意愿不足,信贷需求萎缩。

郎咸平:中国经济得了重病
2011年10月22日,经济学家郎咸平在东北沈阳进行了一场关于中国经济问题的闭门演讲。郎咸平在演讲前严肃告诫听众,这次演讲内容都是实话,现今体制不允许的就是讲实话,实话不能公开讲,这可能会刺激北京当局,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希望大家不要记笔记,不要录音、录像,不要把演讲内容或者是听讲感想发到网路上传播。
郎咸平痛心疾首中国数据的全部造假,他用「完了」两个字来概括中国经济形势。他说,人们看到新闻报导有地方政府发债,以为是好事。
他说,他这次演讲的开场白就是今天的政府已经破产了,真想不明白为什么地方政府还胆敢发债。
他还告诉听众,中国经济病情严重,一边是冰,一边是火。全世界没有一个国家像中国这样。一个国家的市场一边是冰一边是火,唯一原因就是这个国家的经济生了重病。经济生了重病,相关部门却拚命掩盖,所以只有在数据上造假。
郎咸平预言,由于制造业面临严重危机,中国将是全世界第一个走入萧条的国家。
郎咸平引用当时经济观察报实地调研结果,显示当时江浙地区服装行业开工率不到三分之一,塑胶工业50%,橡胶工业60%,大豆搾滤行业不到30%。
郎咸平团队的研究报告也显示,海宁皮革城,皮革加工工厂目前停工60%,还有发电量不足,尽管中国总装机容量9亿1600万千瓦,发电只有40%。他解释发电量不足的原因是经济极度萧条,根本不需要用电。
郎咸平提到截至2011年6月20日为止,中国各个港口积压的铁矿石,高达9890万吨,已经超过了金融海啸时期的7098万吨。

这些制造业的数据说明中国经济已经在萧条了,也是中国经济病入膏肓的结果。中国得的病叫做制造业危机,由于制造业生病,导致发烧跟发冷的现象,导致发电量不足40%,导致一系列的负面数字。
王石:不敢保证中国会不会破产
2014年2月10日下午,万科董事长王石出席了新书《大道当然》的发布会。这本书是王石《道路与梦想》的姐妹篇。
王石说,他这本书是对现在中国企业家面临的困惑和迷茫的思考,因为在中国经商面临的问题与各国都不一样。中国经济问题非常多,以致有学者曾经预测2012年或2013年中国会破产。
王石对中国2012年或2013年破产的说法不大认同,但2014年中国经济非常不妙,2014年中国会不会破产,他不敢保证。
王石的这段论辩来自他在哈佛读书的经历。王石来到哈佛以后,很快发现中国问题已经成为显学,大家对中国问题都感兴趣。哈佛有很多很有权威的经济学家、社会学家、历史学家,他们对中国的历史确有非常深的造诣和非常深的研究,可是对中国现状并不了解。
王石提及,一名从复旦出去的教授在哈佛讲授中国房地产课,他认为,中国2012年就要破产。对此,王石说这不可能。教授就请王石配合他上课,讲20分钟回答20分钟问题。
王石跟这名教授唱对台戏。教授说中国要破产,因为地方政府债。王石却说,地方政府债不是问题,中国的银行效率没有西方那么高,不会很敏感,会把这个问题拖延下来,但不会破产。
教授又说2013年中国会破产,王石还不同意。但2014年中国会不会破产,王石却没有把握,因为2014年情况非常非常困难。
郑恩宠:
中国有多少地方政府会破产?
中国著名维权律师郑恩宠2013年9月7日撰文表示,2013年7月18日,曾经的美国第四大城市底特律申请破产,给中国官民带来了巨大震撼与冲击。
对此,中共国务院研究室副主任黄守宏表示:「如果按严格的审计制度来审核,按底特律的那种演算法,中国有些地方政府已经破产了。」
郑恩宠表示,中共建政60多年来,离市场经济主要由法律人治国相距甚远,对13亿人的大国的财政收支制度仍属外行。英国于1542年颁布《破产法》,从此破产法在欧洲普及。美国的破产法起先不包括政府,1937年起国会修订破产法案,《美国破产法》第九章为「政府债务重组」。
郑恩宠断言,中国一批城市已实质破产。他援引2013年5月曾任发改委副主任并在深圳主持工作6年的李子彬与中共副总理马凯的一次聊天内容。这次聊天内容事后被写成一份8页纸的信。
马凯在2013年7月15日中共国务院会上宣读了该信并在中共政治局学习会讲述了此信内容:「中国没有几个省、市是自己拿钱出来搞建设的,保吃饭都有问题。300个地级市有8000个融资平台,搞不清借了多少钱?」
郑恩宠表示,压垮底特律的是沉重的政府债务负担,2013年底特律预期债务182.5亿美元,其中退休金和退休医疗福利金的负债92亿美元,但预期收入仅为12亿美元。

郑恩宠表示,从1992年邓小平南巡以来,中共征地使农民损失30万亿人民币,这说明一大批县、乡、镇政府已破产,强征是为维持政府生存。
郑恩宠引述,中共国务院发改委东北司过去几年向中共国务院上报了3批共60座资源枯竭型城市名单,自2007年以来累计下拨救济金463亿元。有学者认为全国有各类资源型城市400多座,其中有118座城市已经或行将破产,其中煤炭城市63座,有色金属城12座,石油城9座,森林工业城21座等。仅江苏省13个地级市中,除南京外有6个债务占财政收入的比例超过百分之百。
郑恩宠表示,中共中央政府对全国各地债务负「无限责任」,加上地方政府及国企的资产负债不透明,使地方债无法通过破产保护来解决危机,最终有可能导致中共中央政府破产。
人大委员:
政府债36万亿 约收入2倍
2015年12月22日上午,中共财政部副部长张少春向中共全国人大常委会作地方政府债务报告,提及一些地方政府存在违规举债,「明股暗债」等变相举债行为时有发生,有发生局部风险的可能性。
据中共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姚胜粗略计算,目前中国的政府债务大概已经达到36万多亿左右,估计占到GDP的60%左右,约是2015年全国财政预算收入的1.78倍;至于地方政府债务,负有偿还责任的是16万亿,是2015年地方本级财政预算收入数的1.23倍,如果加上或有债务,则达到1.84倍。
这些数据显示,中共政府已经是入不敷出。
中共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陈竺提出,地方政府未来是否可能出现事实上破产问题值得警惕。
财经作家余丰慧12月25日撰文表示,地方政府的事实破产并非危言耸听。如果从财政收入与其负债总量衡量的话,一些地方政府确实已经出现事实上的破产。
余丰慧说,负债率过高直接导致杠杆率上升。2014年末,中国实体部门(不含金融机构)的债务规模为138.33万亿元,实体部门杠杆率为217.3%;而中国经济整体(含金融机构)的债务规模为150.03万亿元,全社会杠杆率为235.7%。实体部门和全社会杠杆率达到2倍多。这是非常罕见的。
杠杆率一定程度上就是风险率,足以看出全社会与实体部门风险之高。而在高杠杆率中,经济发展中最主要的细胞——居民部门、非金融企业部门这两大主体占比过高。
余丰慧表示,最大的风险隐患还是地方债疯狂膨胀。在2010年经过一次系统性审计澄清底数后,仅仅经过不到一年实践增速稍稍下降,此后又开始大举膨胀,特别是这一两年又有加速之势。有数据显示,地方债由2010年的17万亿元多,已经增长到目前的超过30万亿元。◇

有数据显示,大陆地方债由2010年的17万亿元多,已经增长到目前的超过30万亿元。

一些地方政府确实已经出现事实上的破产。(大纪元资料室)


来源: 新纪元      (第462期2016/01/07)

FaceBook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