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钰凯:回顾2015年中共玩热的十大文字游戏


作者: 黄钰凯
 2016111zhonggongwenziyouxi.jpg (600×362)
网络图片
   
后极权社会极权的“发条已经松动”,独裁者把好听的话已经说尽,把坏事已经干绝,在语言霸权上的创新能力已经力不从心了,于是他们改变语言风格,放弃官话、套话、鬼话、屁话、车轱辘话,利用网话、俗话和接地气的话来玩文字游戏,继续愚民。中共的模板化语言早就污染了中文的纯洁性,导致“正能量”的语言资源正在枯竭,但它的文字游戏仍然具有独裁国家的共同特征。第三帝国时代,德语遭到严重的污染和腐蚀。谎言专家戈培尔能把纳粹行将失败说成是“失去了的胜利”;将他们的困兽犹斗说成是“全民总体战”,将溃败说成是“战略转移”。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伯尔在《法兰克福讲座》中痛批这种话语霸权:“哪个帝国主义离开过语言帝国主义,离开过自己语言的扩张和对被统治者语言的打压?”回顾2015年中共玩热的十大文字游戏,可以看到中共是怎样用语言霸权和扩张来拉远民众与真相的距离。
 
文字游戏1:正能量
 
【背景】早在2013年,“正能量”就成为网路热词。由国家语言资源监测与研究中心、商务印书馆等主办的"汉语盘点2013",“正能量”一词当选年度国内字词。当时《光明日报》解读:“正能量当选年度国内词,体现了民众呼唤公平、正义、温暖的诉求。”然而,这个物理名词不断被中共领导人及喉舌媒体赋予意识形态色彩,“正能量”成为“只为皇帝唱赞歌,不为苍生说人话”的潜台词。到了2015年2月7日,中共政治局常委刘云山在中央精神文明建设指导委员会全体会议上强调:“着力唱响主旋律、凝聚正能量、树立新风尚,为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提供有力思想保证、精神动力和道德支撑。”
 
【点评】这个游戏是江泽民玩过的:“要以科学的理论武装人,以正确的舆论引导人,以高尚的精神塑造人,以优秀的作品鼓舞人。”当觉醒的中国人把这个游戏概况成两个字“愚人”时,中共与时俱进,开始玩弄和强奸网路热词。“正能量”出自英国物理学家狄拉克的量子电动力学理论:伴随着与一个变量有关的自由度的负能量,总是被伴随着另一个纵向自由度的正能量所补偿,所以负能量在实际上从不表现出来。如果把这个理论用到社会上,社会正能量是建立在负能量的基础上,没有负能量就没有正能量。因此,批评政府和批判社会都可以转化为正能量,负能量有助于人们反思问题、吸取教训、防止悲剧重演,同样是推动社会发展的动力。20世纪初,以美国新闻记者为主体的知识分子纷纷加入“扒粪运动”,写出了2000多篇揭露实业界丑闻的记者调查和报道文学作品,以“负能量”促成了美国公民意识的觉醒,催生了“罗斯福新政”。美国社会学家帕特・莫尼汉说:“如果你来到一个陌生的国家,看到那里的报纸上全是好消息,我可以打赌,这个国家的好人都在监狱里。”
 
文字游戏2:新常态
 
【背景】2014年12月5日,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强调“我国进入经济发展新常态”,指出“经济发展新常态下出现的一些趋势性变化使经济社会发展面临不少困难和挑战,要高度重视、妥善应对”,要求明年工作要“主动适应经济发展新常态”。6个月后,习近平在亚太经合组织工商领导人峰会上首次系统阐述了“新常态”:从高速增长转为中高速增长;经济结构不断优化升级;从要素驱动、投资驱动转向创新驱动。“新常态”一词已经泛滥到各级领导的“重要讲话”中:”反腐倡廉成为新常态”,“适应教育改革新常态”,“建立依法执政新常态”……
 
【点评】在“常态”一词前面加上“新”字,这是对中文的谋杀。在中共统治下,不仅环境被污染了,中文也被污染了。政府造新词绕藤臣民,就像“开创新局面”这句套话一样,“新局面”就是“烂树”、病树、歪树”(习近平语)连城了片,根子不改变,结出的果子还是以前那样的。在“独裁”的政治生态下,腐败不是现象,而是常态,它会让任何经济改革都走向变形和异化,变成掠夺式的改革。英国《金融时报》2015年12月30日以“中国需开展真刀真枪的改革”为题发表的社评指出:“中国依赖投资、靠信贷助推、注重出口、以低成本制造业拉动的增长模式已走到了尽头,这一点即便是对最乐观的观察人士来说,也已是非常清楚的事实。为了挽回受损的声誉,中国领导人需要摆脱对明显已不再奏效的货币政策的依赖。必须开展真刀真枪的改革,而不是像他们到目前为止所做的那种修修补补。最后但也许是最重要的举措是,中共必须减少对各类自由言论的专制镇压。学术界、媒体和整个社会广泛存在的畏惧氛围,导致中国领导人只能听到他们想要听到的声音。这导致他们无法在经济问题演变成危机以前,对问题的严重程度有准确的认识。”
 
文字游戏3:政治规矩
 
【背景】2015年1月13日,在十八届中央纪委第五次全会上提出,要“严明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把守纪律、讲规矩摆在更加重要的位置”。而在1月16日的政治局常委会上,他进一步提出,“坚持党的领导,首先是要坚持党中央的集中统一领导,这是一条根本的政治规矩”。“政治纪律”是党内常态话语,但“政治规矩”的提法则比较罕见。习近平对此有详细的论述:“纪律是成文的规矩,一些未明文列入纪律的规矩是不成文的纪律;纪律是刚性的规矩,一些未明文列入纪律的规矩是自我约束的纪律。党内很多规矩是我们党在长期实践中形成的优良传统和工作惯例,经过实践检验,约定俗成、行之有效,反映了我们党对一些问题的深刻思考和科学总结,需要全党长期坚持并自觉遵循。”
 
【点评】为什么不把政治规矩变成“成文的政治纪律”?这些规矩见不得阳光,违背宪法,凌驾于法律之上。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是朝廷净身房里的两把净身手术刀,对所有知识分子都“尽去其势”,去掉他们的公共化,把他们宫廷化和私有化了,使“太监知识分子”的理想无法超越升官发财,努力为帝王的合法性寻找文化和历史的依据,其中“史”的目的是“资治”,“文”的目的是“助兴”。当绝大多数士人都成为太监时,当“太监知识”被顶礼膜拜时,当“太监文化”大发展、大繁荣时,当“太监人格”内化为民族集体无意识时,就是灾难性的问题了。大家都喝假酒,都吃毒食品,都废了肾功能,人人都太监化之后,也就没有人觉察到自己不是男人了,反而觉得苏联共产党“竟无一人是男儿”。杰出的生理学家赖希认为,性压抑产生僵化的性格,导致病态的荣誉、义务和自制的观念,磨灭了人因压迫而产生的造反欲望。中国当代皇帝再昏庸也明白,生殖器就是自由的源泉,所以要让中国每一个知识分子和官员都走进净身房接受政治规矩的检验。他们从净身房出来后,“无鸟一身轻”,什么也不想了,只想与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只想升官发财,肆意发泄着他们变态的性欲、权力欲、贪欲。
 
文字游戏4:妄议中央
 
【背景】2015年10月18日,中共中央印发《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第四十六条规定对“妄议中央大政方针,破坏党的集中统一的”给予相应的处分,对于情节轻微的,可以给予批评教育或者组织处理。怎样算是“妄议”?习近平解释:“对涉及党的理论和路线方针政策等重大政治问题公开发表反对意见”,“口无遮拦,毫无顾忌”。中纪委法规室解释:党中央在制定重大方针政策时,通过不同的渠道和方式,充分听取有关党组织和党员的意见建议,但是有些人“当面不说、背后乱说”“会上不说、会后乱说”“台上不说、台下乱说”,实际上不仅扰乱了人们的思想,还破坏党的集中统一,妨碍中央方针政策的贯彻落实,造成了严重后果。
 
【点评】不能妄议中央,是政治规矩中的主要规矩。中共党员也是公民,宪法规定言论自由是公民的权力,八千万党员不能妄议中央还有什么言论自由。“党内民主集中制”和“党的集中统一”的理由不能成立,大跃进和文革就是“党内民主集中制”的产物,彭德怀和刘少奇及几千万冤魂就是“党的集中统一”的牺牲品。不能妄议中央,是“伟大光荣正确”神话的翻版,其实质是恢复毛泽东的“一句顶一万句”。这种灾难性的“集中统一”曾经导致大汉帝国的崩溃:“庙堂之上,朽木为官;殿陛之间,禽兽食禄;狼心狗行之辈,滚滚当道;奴顔婢膝之徒,纷纷秉政。”
 
文字游戏5:群众身边的腐败
 
【背景】2014年1月20日,习近平在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第一批总结暨第二批部署会议上强调:“着力解决发生在群众身边的腐败问题。”中纪委对“群众身边的腐败”有具体解释——“生冷硬推、吃拿卡要、与民争利、欺压百姓”。自2015年7月至今,中纪委7次集中通报群众身边的腐败问题典型案例,平均每次通报案件数超过100起。
 
【点评】“生冷硬推、吃拿卡要、与民争利、欺压百姓”,这些“群众身边的腐败”有时被喉舌媒体称为“群众身边的‘四风’”。“四风”的前身在1990年时是“行业不正之风”,党的十六大后改名为“损害人民群众利益的不正之风”,十八大之后又改名为“群众身边的四风”。30多年来,“风”越刮越大,都已经形成龙卷风了。上梁不正下梁歪,群众身边的腐败来自习近平身边的腐败,习近平身边的腐败来自制度性腐败。制度性腐败下的“群众”既痛恨腐败又羡慕腐败,成为“身边腐败”的参与者与制造者,腐败已经完全社会化,处于失控和“不可治理状态”:官员运用权力来寻租,企业就以金钱开路,而平民则希望“出点血”摆平麻烦或者办成事情。每个人都生活在一种腐败的氛围之中,见怪不怪,甚至认为腐败就是“正能量”。在全民腐败的政治生态下,“官无担当,吏无廉耻,士无气节,兵无良知,商无仁厚,盗无侠骨,民无开化”,反腐“拍蝇”中的“零容忍、全覆盖”必将成为笑柄。
 
文字游戏6:获得感
 
【背景】2015年2月27日,习近平在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十次会议强调,要处理好改革“最先一公里”和“最后一公里”的关系,突破“中梗阻”,防止不作为,把改革方案的含金量充分展示出来,让人民群众有更多获得感。
 
【点评】2007年3月5日,温家宝在人大做政府报告时说“让人民共享改革发展成果”,人民被感动得泪流满面。八年过去了,改革发展成果都哪里去了?无产阶级先锋队员们都变成了富可敌国的公仆。还没等到“敌对势力“动手,他们自己先搞了一场颜色革命:“满朝文武藏绿卡,半壁江山养红颜”。为了绿卡红颜“永不变色”并在官二代和富二代中“代代传”。中国纳税人发扬爱国主义,“谢绝”改革发展成果,患肝腹水在家用菜刀为自己做剖腹手术,患“烂腿病”在家用钢锯自己截断大腿,还有一些50多数的大妈在公园和马路绿化带里卖淫……但是,人民仍然养活不起“通奸党”,国有煤矿的煤炭卖不出去因为比进口煤“成本高”,但矿工们仍然要养活那些多如牛毛的“思想政治工作者”,还要养活中国煤炭文工团。当特殊利益集团占尽了所有的优质资源,却还要拼命挤占底层者那匮乏的资源之时,当底层生存的空间已经被挤压到只有靠出卖肉体和生命才能换回些许银两之时,我们又有什么理由相信,在这样的底层集体沦陷之后会有“获得感”。
 
文字游戏7:塌方式腐败
 
【背景】2014年9月15日,《山西日报》在头版头条位置刊发题为《当前首先要统一思想》的评论文章,直言省内官场现“系统性塌方式腐败”。之后,习近平、王岐山等多名中共领导人使用了“塌方式腐败”一词。2015年,随着山西省官场的重建和多起腐败窝案的查处,“塌方式腐败”仍然是年度热词。
 
【点评】“塌方式腐败”,其实是“沦陷式腐败”,这里有局部和全部的区别。山西绝不是个案,而是“沦陷之中国”的缩影。山西退休干部杜红亮说吕梁市“在有些人眼中好像成了‘敌占区’”,在960万平方公里上,还有多少领土不是“敌占区”?一位反贪局长向《中国经营报》记者披露:“查一个县委书记就会牵连县80%科级干部”.阜阳市长肖作新、市委书记王怀忠受贿案、绥化市委书记马德卖官案、茂名市委书记罗荫国受贿案,都是“烂尾案”,因为“一查到底”,当地“干部队伍就会发生断层”,当地就会“亡党”。“塌方式腐败”是一种趋势,山西行政学院课题组在不同级别的领导干部中进行问卷调查,214份“山西的大面积腐败有无必然性”的问卷结果示,98.99%的干部回答“完全是必然的”、“偶然中有必然”、“有一定必然性”,只有10.1%的干部认为“完全是偶然的”。
 
文字游戏8:反腐败斗争永远在路上
 
【背景】2014年12月12日王岐山会见泰国改革大会代表团讲到:“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永远在路上。我们要保持坚定政治定力,坚定立场方向,聚焦当前目标任务,坚决遏制腐败蔓延势头。要有静气、不刮风,不搞运动、不是一阵子,踩着不变步伐,把握力度和节奏,把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一步步引向深入。”2015年,中共各级领导及喉舌媒体把“反腐败斗争永远在路上”简称“反腐永远在路上”,并延伸到“作风建设永远在路上”,“追逃永远在路上”……2015年12月29日,习近平在政治局专题民主生活会上强调:“我们党近一个世纪的奋斗历程表明,作风建设永远在路上,反腐倡廉建设永远在路上,必须经常抓、反复抓,一刻也不能放松。
 
【点评】“反腐败斗争永远在路上”替代了“反腐败斗争是一项长期的任务”。所有中共无能解决的社会矛盾问题都成为“一项长期的任务”,都“任重而道远”,都需要“必须经常抓、反复抓,一刻也不能放松”,一直抓到实现“中国梦”和共产主义。“反腐败斗争永远在路上”,其中的“斗争”本身就是一种“运动”,“斗争”永远在路上,就是政治运动常态化,类似毛泽东所说的“阶级斗争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一直讲到共产主义”。反腐永远在路上明显不如永远在宪政上,宪政具有一个良性的、可以自动运行的律法系统和监督系统,具有自我修复、自我控制、自我新陈代谢、自我调节的免疫力祛病功能。反腐永远在宪政上是一劳永逸的办法,是实现国家和社会长治久安的办法,也是社会成本最低的反腐。一个小报记者就能把总统拉下马,一个公民就可以到法院起诉贪官,几个议员就可以联名弹劾当地“一把手”。它不需要斗争,不需要设立“锦衣卫”,不需要廉政教育,不需要学习领导讲话精神和改造世界观,更不需要“打虎拍蝇”和追逃。而反腐永远在路上是一路折腾,一路“刮骨疗毒”,一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一路鸡毛,一路跳楼自杀,需要付出额外的、巨大的社会成本,而最终摊到纳税人的头上。
 
文字游戏9:通奸
 
【背景】2014年6月5日,中央纪委网站关于中国出口信用保险公司副总经理戴春甯违纪情况通报中,出现“与他人通奸”的措辞。6月30日,中纪委一天内公布7名官员被开除党籍,其中5人“通奸”。之后,又公布全国政协经委会副主任杨刚、广州副市长曹鉴燎与他人通奸。2015年,“通奸”一词在中纪委的通报中频频使用,社会形成了“贪官95%通奸,剩下5%是女贪官也通奸”的共识。2015年7月22日,《人民日报》为“中国通奸党”正名,驳“凡是贪官都有人”:“从2014年6月5日,中纪委将‘与他人通奸’写进通报中以来,这个字眼在此后通报的45人中先后出现了25次,占总数的55.6%。这个比例应该说相当高,但也同时打破了社会上流传的“凡是贪官都有情人”的错误论调,因为中纪委既然能将‘通奸’二字大胆写入通报,作为其违反社会主义道德、违背《党章》的具体情节,就不可能为其他20人隐瞒或美化,应该说这个比例较为真实地反映了当前领导干部容易陷入权色交易、形成特定关系利益输送的真实情况。”
 
【点评】55.6%也是多数,总统大选票数过半就当选,即使50%也改变不了“通奸党”的性质。中纪委解释,“通奸”指有配偶的一方与配偶以外的异性自愿发生性行为,这明摆着是要突出两厢情愿之意,从而淡化官员与婚外异性发生“性行为”中的“以权谋色”、“性贿赂”、欺男霸女、共产共妻等实质问题,最终脱逃个中权色交换之嫌。共妻与共产是一对恋生兄弟,中国无产阶级先锋队的集体淫乱,本来是权力寻租的产物,但中共却把责任推给了广大美女。无论“生活糜烂”、“道德败坏”、“与女性发生不正当关系”,或“通奸”,玩的都是文字游戏。
 
文字游戏10:忠诚、干净、担当
 
【背景】2014年10月,习近平对云南工作作出重要指示,要求党员干部要“对党忠诚、个人干净、敢于担当”。2015年中共在全国领导干部中开展的“三严三实”集中教育活动中,“忠诚、干净、担当”是主要内容。2015年底,习近平在政治局民主生活会上又一次强调“忠诚”,他说:“必须对党忠诚,知行合一,言行一致,表里如一,政治品质优秀,道德情操高尚,脱离一切低级趣味,时时处处以榜样力量感召干部群众。”
 
【点评】习主席曾经说过,绝对忠诚就是唯一的、彻底的、无条件的、不掺任何杂质的、没有任何水分的忠诚。因为要“绝对忠诚”,所以警察就变成了“周家军”和“薄家军”,检察官就变成了纪委的“双规打手”,法官就变成了领会领导意图的“政治家”,军队就变成了“党军”。“干净”问题不是靠“集中教育活动”就能解决的,西方思想家中第一个将中国划入“专制政体”的孟德斯鸠说:“一切有权力的人都会滥用权力,这是万古不易的经验。要防止滥用权力,就必须以权力约束权力。” 公共权力,就其本义而言,是一种社会公众的委托,只能用来为社会提供公共服务。正是因为这种少数人代表多数人的委托代理关系,使得公共权力产生之初便与权利失衡、权力腐败、权力异化等联系在一起。一旦公共权力被切割和挪用、公共权力的产生脱离民主基础,权力腐败就会滋生。如果公共权力成为官员看家护院的狗,那么官员就可利用这只狗反咬他的“委托人”,什么荒唐的事情都可能发生,只有“委托人”想不到的事,没有官员干不出来的事。没有宪政限制公权力脱缰,“担当”是一句空话。社会制度决定,中国没有政治家而只有政客。政治家有自己所追求的理想目标或核心价值,不会在意眼前的各种困难、误会、甚至攻击和人身安全,而是百折不挠追求理想;不会追求一些通俗的财富或权位,有一条很清楚的道德伦理底线,有人格魅力,有领导能力和高瞻远瞩。而政客是“玩政治”的人,其动机是私人利益、集团利益或者政党利益。中共强行代表了人民的利益,党的利益就是人民的利益,党的干部如果做不到“党的利益高于一切”,党就会立刻以“人民”的名义结束他的政治生命。当政治成为一种交易时,每个官员都带着虚伪的“敢于担当”面具,民间有段子曰“一流的演员都做官去了,二流的演员才演戏!”

FaceBook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