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默案律师接受台湾中央广播电台采访报道文字记录


请看博讯热点:占领中环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11月23日 转载)
    
    记者黄娟:欢迎收听“放眼大陆”,胡耀邦诞辰100周年,官方举办高规格纪念大会。有人说,胡耀邦以他的自由和非教条的作风受到民间景仰,应该继续他自由和宽容的精神。当时正在进行的经济改革和政治改革因为胡耀邦和赵紫阳的先后下台遭到顿挫。六四之后的中国每况愈下,开放和自由的气氛远远不如当年。我们从最近广受海内外关注的两个案件来看,中国大陆的言论自由、表达自由和宗教自由,到底是什么状况。现在让我们进行今天的新闻追击。

    香港市民为争取真正的普选,而在去年爆发的占领中环运动,历经79天,已经在12月中旬和平落幕了,但当时积极声援占中的大陆相关人士,却还继续遭到当局迫害,南方街头运动人士谢文飞和王默等人,因为拉横幅声援占中,去年10月3号在广州增城被抓走,第二天被指控涉嫌寻衅滋事罪,遭到刑事拘留,接着10月10号,又被改以涉嫌煽动国家政权罪被逮捕,他们在被关押整整一年多之后,直到今年11月19号,这个案子才终于在广州中级法院开庭审理。为了这次开庭当局如临大敌,当天派出了大批的员警在现场维稳,不允许围观公民进入法庭旁听,从外地赶来旁听的人也被警察转走。
    
    根据报道现年38岁的谢文飞,当天是被法警抬着进入法庭的,他一路高喊废除一党专政和建立民主中国的口号。而同案43岁王默,在走进法庭的时候,也高喊打倒共产党的口号。
    
    我们访问王默的辩护律师覃臣寿,针对这个案子为大家做进一步的说明。
    
    记者黄娟:覃律师,我想首先请您和我们介绍一下11月19号当天开庭的情况,因为很多的人反应说,他们没办法进去法庭里面旁听,所以请覃律师和大家先介绍一下,当天的开庭的情况。
    
    覃律师:是这样子的广州市中院只安排了一个非常窄的法庭,王默只有二个家属,他妈妈跟他哥哥,谢文飞有4个5个家属,进入法庭,其他位置都被一些不明身份的人占据,我们怀疑是法院安排别人来占据这些席位的,所以说导致了门口很多关心这个案子的人,都没有能够进入法庭旁听。
    
    记者黄娟:当天的庭审因为几乎是没有公开的,那么具体的庭审经过是怎样的呢?
    
    覃律师:刚开始谢文飞他认为,他原来的律师谢阳,因为介入他这个案子,才导致被拘押,到现在为止都不知道被关在哪里,所以为了给谢阳一个道义上的支持,他坚决地在开庭的时候谢阳必须到场为其辩护,所以就要求法院延期审理,等待谢阳获得自由之后再进行这个庭审,所以说谢文飞一开始他是拒绝出席19号的开庭。导致他在看守所,以及在路上,还有在进入法庭的时候,都是被法警抬着进入法庭,然后他一路上都高喊:废除一党专政,建立民主中国!这样的口号。在进入法庭的时候,我也听到王默在高喊:打倒中国共产党!这样的口号。
    
    记者黄娟:到底有没有因为喊出这些口号,而受到当地的制止和殴打呢?
    
    覃律师:是受到制止的,因为法庭要进行一个程序上的开庭的安排,所以说还是受到制止的。
    
    记者黄娟:那么检方指控他们的罪名:所谓的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覃律师根据你的了解,这个公诉方所列举的事实和证据是那些呢?
    
    覃律师:主要是这两个人之前在推特上面的一些发言,还有去年香港占领中环期间,他们在广州市内拉横幅支持香港占中的行为,主要是这二个行为。
    
    记者黄娟:哪这些就可以构成违法中国的法律了吗?
    
    覃律师:因为在国内根本就打不开推特,按照正常途径是打不开,关于推特在国内的影响,根本就没有什么影响,检方就没有举出相应的证据证实,他们推特的发言影响,或者是蛊惑、迷惑、煽动了国内的群众去反对中国共产党,或者是反对社会主义制度。然后香港占中,在香港立法会表决的时候,香港政府推行的选举方案,被香港立法会否决了,同时立法会的否决,也回应了或者说支持香港占中参与者的诉求,所以说香港占中或支持香港占中,根本不具备任何的违法性。因此包括辩护人和被告人都认为不构成犯罪。
    
    记者黄娟:所以说你为他们进行的辩护是无罪辩护了。
    
    覃律师:是的是的。
    
    记者黄娟:哪这一次的开庭预计是二天,后来怎么是一天?
    
    覃律师:因为检方对证据的举证,进行了简化举证行为,所以进程很快。实际上他们两个人所涉及到相关的证据,也不是很多,原来安排二天现在基本上一天就进行结束。
    
    记者黄娟:这个案子预计什么时候可以宣判呢?
    
    覃律师:按照法律规定,在法院立案时在三个月之内进行结案。但是现在已经远远超出了期限。现在法院不会依据刑事诉讼法规定的期限去判决,所以律师也无法确定到底什么时候会判决。
    
    记者黄娟:包括谢文飞还有王默他们这些人,其实已经被羁押超过一年以上,几乎所有涉及香港占中的人,这些人他们都是有超期羁押的问题。在最近广州有一位非常出名的维权人士,郭飞雄先生他们的家属也强烈的抗议,就是郭飞雄先生被一再的延期宣判,那么这个案子一延再延,那么认为说,这种超期羁押已经等同是酷刑,不晓得覃律师你怎么看,当局现在普遍的不止是在一个案子上或者是在一个人身上,都出现了这种超期羁押的情况。
    
    覃律师:这个涉及到政府以及公检法监狱,是否遵循法治原则去提起公诉、审判、羁押的问题,在中国超期羁押是非常普遍的。就王默这个案子来说,他除了被超期羁押之外,他看守所里面也是受到了非人道的对待,也是类同于郭飞雄,郭飞雄在监所里没有获得放风以及精神强制折磨的情况,而王默自己陈述在看守所里面受到同监舍人员的殴打,跟外界通信的权利也没有获得保障,基本上处于跟外界隔绝的状态,在里面的人确实等同于遭受酷刑和精神强制。
    
    记者黄娟:其实不只是王默、不止是郭飞雄先生,据说谢文飞先生反应他在越秀看守所也被施以酷刑。要进一步请教覃律师,他们在看守所的人遭到不正当的对待是一种很普遍的现象吗。或者是特别涉及到政治方面的一些被收容人,他们之所以会被以虐待或者是遭到酷刑,是跟政治有关呢。
    
    覃律师:是的,现在当局对持不同政见者是非常残忍的,除了身体折磨之外,精神折磨也是非常残酷的。在侦查阶段这些所谓的政治犯,基本上是见不到律师的。见不到律师的情况下,律师和家属根本不知道他在里面受到什么样的对待,什么样的折磨或者是酷刑,根本都不清楚,律师能够介入的一个阶段只是审查起诉阶段,往往这个阶段见到当事人的时候,当事人已经被拘留了几个月甚至一年。
    
    记者黄娟:所以这个时候当局取得的口供,已经完成了。
    
    覃律师:是的。
    
    记者黄娟:这个真是被关押的人士在人权上,很大的伤害。还有刚刚提到的谢阳律师,他也因为代理谢文飞的案子,现在已经遭到当局的关押,接下来又是所谓的监视居住,哪现在律师连代理案子都出了问题,这对于你们作为律师群体来说,是不是一个非常大的威胁呢。
    
    覃律师:是的。现在对于律师正常的执业,最大的威胁就是当局的滥用职权和不守法,确实是一个最大的威胁。包括谢阳在内的二十几个律师以及律师助理,被羁押或者是被秘密的监视居住,至今为止都没有见到他们的律师,他们的律师四处找寻,当局不会告诉他们到底关押在哪里。他们受到什么样的对待,基本上也是不知道。
    
    记者黄娟:那么最后想请教覃律师,曾经有访民反应过当局在709 710哪一阵子抓捕了大批的维权律师,导致很多的地方上政府违法滥权行为,受害的民众现在已经几乎找不到维权律师了,您自己这么看待这样的现象,您为什么现在还要继续介入,像王默他们这些人这样的案子呢?
    
    覃律师:因为确实当局打压非常的严重。我非常的难过。但是当面对这些不断被当局羁押或者残忍对待的这些现象,或者这些民众,律师还是应该承担这样基本的道义责任。现在还是有很多律师沿着律师前辈走过的步伐,接力做维权工作。
    
    记者黄娟:非常感谢覃臣寿律师接受我们的专访,谢谢您!
    
    覃律师:好的!感谢你们关注。
    
    来源:中央社 (博讯 boxun.com) 
2881018

FaceBook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