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律開:「習馬會」與中共解體的微妙關係

点此看大图片




11月3日晚間,台灣的總統府發言人陳以信證實,馬英九11月7日將在新加坡與習近平會面,就兩岸議題交換意見。這將是海峽兩岸在任最高領導人有史以來的首次會面。(網絡圖片)
--------------------------------------------------------------------

11月3日晚間,臺灣的總統府發言人陳以信證實,馬英九11月7日將在新加坡與習近平會面,就兩岸議題交換意見。這將是海峽兩岸在任最高領導人有史以來的首次會面。 

陳以信強調,馬英九此行目的在於「鞏固兩岸和平,維持台海現狀,不會簽署任何協定,不會發表聯合聲明。」

據大陸親習近平陣營消息人士透露,這次「習馬會」是中共國台辦主任張志軍和臺灣陸委會主任夏立言於今年10月13日至14日,分別奉習近平和馬英九之命,在廣州以工作會談為由見面達成共識,做出了習馬在新加坡見面會談的安排。

這是繼1945年毛澤東和蔣介石重慶會談之後,中共和國民黨最高領導人首次直接會面,故引起外界的極大關注。

這次「習馬會」和當年的「毛蔣會」似乎有相當的可比性。1945年的抗戰勝利後,中國面臨何去何從的問題,所以蔣介石邀請毛澤東到重慶會談。但會談之後,國共兩黨依然開打,結果是中共佔據大陸,國民黨退守臺灣。

這次「習馬會」的大背景也是大陸和臺灣各自面對何去何從的問題:臺灣2016年將進行總統選舉,民進黨極有可能上臺,國民黨丟掉政權;大陸這邊則是中共面臨解體,近2.2億人「三退」表明中共正在遭到民眾的普遍拋棄。

而國民黨之所以會在2016年的總統選舉中失敗,最大的原因是其推行的親共政策引起了臺灣民眾的普遍不滿,2014年的「太陽花學運」和九合一選舉結果已經充分證明了這一點。

在這樣一種情況下,喊了多年的「習馬會」突然無預兆地登場,雙方顯然是各有所需:馬英九那邊是想留下一點「政治遺產」,同時影響2016年的大選選情;習近平那邊則是為應對中共的解體而探尋政治出路。

當然,另外一層考慮是建立一種兩岸最高層對話機制,以後即便民進黨上臺執政,兩岸在重大議題上發生嚴重分歧,大陸和臺灣最高層也可以透過這種機制進行溝通,這無形中給雙方都創造了更多的斡旋空間和進退餘地。

兩岸真正要實現統一,一定是以中共解體為前提和基礎的。因為臺灣民眾一定不會同意由中共來主導和參與兩岸的和平統一進程。香港「雨傘運動」的發生,表明中共的所謂「一國兩制」完全是一個騙局。只要中共還在大陸執政,臺灣民眾就永遠不會考慮和大陸統一。

中共在大陸的統治已經搖搖欲墜,根本沒有現實能力統一兩岸。中共在大陸60餘年的暴政,也讓其盡失民心,已無任何道義資格統一兩岸。

一方面是中共註定要解體,一方面是兩岸統一的大前景,這讓習近平當局現在面臨一個特殊的歷史機遇,即:主動解散中共黨組織,效仿蔣經國當年在臺灣的做法,開放黨禁和報禁,讓中國大陸平穩過渡到自由社會,從而為兩岸的統一奠定必要的堅實基礎。

這恰恰跟近期大陸興起一種直接衝擊中共意識形態且帶有官方背景的輿論之操作思路是一脈貫通的。從王岐山主動提中共的「合法性」問題開始,到地產大佬任志強炮轟「共產主義」,再到《北京青年報》在頭版刊出大標題《多數黨員嚴重違紀的黨組織應解散》,顯示中共高層確實有一股「改革派」力量在考慮解散中共,以積極主動的姿態應對中共的亡黨危機。

只要把中共這個兩岸統一的最大障礙移除,中國的統一大業就向前邁進了一大步。大陸近期解散黨組織的輿論,無形中也連帶營造了一種有利於兩岸統一的良好輿論氛圍。

今年以來,習近平相繼訪問了俄羅斯、美國和英國等大國,德國總理和法國總統也在近期對中國大陸進行了訪問。這背後可能都帶有習當局就大陸政局下一步的重大變化向國際社會打招呼的因素,此次「習馬會」同樣帶有這種因素。

在中共內部,中南海激烈博弈現在已經演變到習當局即將抓捕江澤民的階段。各種跡象表明,習近平當局抓捕江澤民的時間點在逼近;緊跟其後的,政局的變化很可能就觸及到中共解體和兩岸統一的問題了。

文章來源:大紀元
Seemoreat: http://www.ntdtv.com/xtr/b5/2015/11/07/a1234349.html#sthash.6GOU4KC2.dpuf 

FaceBook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