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三一言:發展是硬道理源於豬的哲學



發展是硬道理,道理源於豬的理想、豬的哲學。


豬的有甚麼理想?
第一食得飽,第二食得好,第三睡有瓦遮頭,第四有性可交。
豬格?豬的尊嚴?豬的意願?豬的權利?對豬來說從來不存在、現在不存在、將來也不存在。這是豬的哲學。

有人或許會覺得張三一言太無聊了,盡講些阿媽是女人的廢話。
打住,不是我太無聊,而是你缺乏觀察理解想像能力。
請你從古至今從中到外看看,絕大部分評論歷史功績、評論統治者英明昏庸、評論社會進步、評論人民痛苦幸福…等等又等等,這些評論拿甚麼作判定標準?
就我所見,只有一個唯一標準:經濟發展。
經濟發達、物質豐富、住宅寬美住得舒暢、吃喝玩樂多姿多彩,這就是好。根據甚麼歌頌極權統治者偉光正?所有頌聖的理由和事實根據就是經濟成就;而且是判斷好壞的唯一標準。更甚者是用經濟發展來判定政權合法性。

在這類評論中,人的精神呢?人的個人人格尊嚴呢?人的自主和獨立意志呢?人的權利呢?
答案是:沒有。
我這個判斷不會脫離事實吧?
若承認我的判斷符合事實,那麼請問:
在邏輯上、在道理上、這些人的思想、要求、理想、哲學與豬的有甚麼分別?
答案是:沒有任何區別。


豬有豬的道理。
按照豬的道理,李子軍輯錄了這麼一個描述這類“豬人”典型表現的段子:『一句真話都不敢說,一聲反對都不敢喊,一條見解都不敢寫,一個文字都不敢轉,一個帖子都不敢發,一次喝彩都不敢鼓,一次責任都不敢擔,一次質疑都不敢有,一次救援都不敢呼,一回勇敢都不敢想,一個腳步都不敢邁,一種自由都不敢盼,一種民主都不敢望,一種未來都不敢追,那你只配豬一樣輪回!』

作為豬人自有一套做豬人的道理。豬理的唯一好壞標準是吃,萬事食為首;以有沒有吃能不能吃作為好壞標準。
例如,“民主不能當飯吃”,這是豬人的名言。王朔這樣回答這個問題:信仰不能當飯吃,所以不重要。民主不能當飯吃,所以不重要。自由不能當飯吃,所以不重要。原則不能當飯吃,所以不重要。對於中國人來講,不能當飯吃的都不重要。我們信奉了豬的生活原則,於是乎我們也得到了豬的命運——遲早給別人當飯吃。

自我貶身為豬人的中國奴才御用文人五毛們,做豬言豬理;在豬理中,吃是最高也是唯一的價值,民主既然不能當飯吃,當然沒有價值、不重要了。
此外,不能當飯吃的,還有自由、人權、親情愛情友情、道德等等,都不能當飯吃,在豬人眼中當然都不重要,可有可無。

可以確定有這樣一條常規:凡是說並且相信民主不能當飯吃理論的都是豬人。


要人的發展,不要豬的發展。
人要能實現自我和得到尊重;人必須在人權、個人權利、政治需求方面能得到滿足。從這個層次去發展才是人的發展。
豬無需自我實現,所以豬只要求食不要求說;人要求自我實現,所以需要餓時可以說,食飽也可以說。
這就是在這個世界有人權沒有豬權的理由。(人保護包括豬在內的動物權利是人權的延申,不是豬權意識的自發訴求)

人和豬一樣有個會消化食物的胃,人和豬不一樣,人有一個會思想的理性腦袋。所以,人與豬相同的“食性”,同時也有與豬不同的智性。民主不能當飯吃,所以民主沒有用之論就是豬論;那些不談人精神只談物的人與豬思想要求無別,所以,我叫他們是豬人。

豬人擅長於將經濟發展與民主剝離和對立起來;追求只有經濟物質沒有民主精神的政治社會,現在追求的就是現在所謂崛起的一黨專政極權社會;這是一個殘缺的社會、病態的社會。作為人,追求的是自由民主人權與經濟並駕齊驅並行不悖的正常社會。

共產黨鼓吹發展就是硬道理,說得直白一些就是食飽就是硬道理,這個硬道理與豬的飽食是福的豬道理不論是內容和本質都是相同的。同時,這個硬道理核心就是源於豬的需要訴求、豬的道理、豬的哲學。有本事的就請真理部的真理員、御用文人、五毛們以理據實反駁一下看看。

共產黨鼓吹發展就是硬道理,其目的是以經濟發展和民生壓民主;也就是要人民當豬不做人。
因為共產黨把人民當成豬,所以就用豬的道理豬的哲學對付人。

可以肯定沒有民主的豬人社會,必定是畸形的發展;畸形社會發展多會付出根本的代價,對社會和後代作出根本性戕害,會遺留眾多社會問題,令發展無以為繼。

就今天中國政治現實來說,保護人權建立民主是第一硬道理,經濟發展是第二硬道理。

FaceBook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