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马辽:一把尺規檢驗制度優劣



制度(法律)有許多種,當今全球190多個國家中,歷來使用過的制度(法律)或叫做政治體制的名稱,歸納起來就有16種(見下表),再加上各國制度(法律)的差異以及解釋的不同,導致每一個國家的制度(法律)更不可能完全一樣。

歷來16種政治體制的名稱:
·         1.聯邦:由若干成員組成的統一的主權國家;主要實行聯邦制,如俄羅斯聯邦、澳大利亞聯邦、巴西聯邦共和國等。有的國家稱之為“聯盟”,如葛摩聯邦。
·         2.合眾國:是聯邦制的一種形式。像美利堅合眾國、墨西哥合眾國等。
·         3.酋長國部落酋長為國家元首的國家。像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等。
·         4.公國是君主立憲制的一種形式。如安道爾公國等。亦是被稱作親王國。
·         5.親王國是君主立憲制的一種形式。如安道爾親王國列支敦士登親王國摩納哥親王國等。
·         6.大公國君主稱號為“大公”,由大公掌握國家權力的國家,如盧森堡大公國等。
·         7.王國指以國王或女王為國家元首的君主制國家。現今全球共有16個王國。
·         8.汗國指以汗或可汗(大汗)為國家元首的君主制國家,如歷史上的準噶爾汗國博克多汗國等。
·         9.帝國原意為以皇帝或女皇為國家元首的君主制國家,如歷史上的俄羅斯帝國西班牙帝國大英帝國大清帝國、大日本帝國等。
·         10.蘇丹國一切執行權歸蘇丹的國家。如阿曼蘇丹國等。
·         11.教皇國教皇為國家元首的國家。梵蒂岡是現今世界唯一教皇國。
·         12.共和國指國家代表機關和國家元首由選舉產生。現今世界上有154個共和國,像法蘭西共和國葡萄牙共和國希臘共和國等。
·         13.民國民主共和國,共和制的一種形式,如中華民國大韓民國
·         14.人民共和國多數是社會主義國家如中華人民共和國波蘭人民共和國羅馬尼亞人民共和國的國號。
·         15.社會主義共和國多數是社會主義國家如阿爾巴尼亞社會主義人民共和國越南社會主義共和國的國號。

但不管各國的制度(法律)如何千差萬別,都可以用一把尺規就能快速檢驗出制度(法律)的優劣,而這一把尺規就是愛的尺規。

什麼是愛的尺規?

一個家的家規如果是愛全家人,必然讓全家人人都擁有重大決策的表達權——具體體現在全家人人平等擁有的口頭表決權上。同樣道理,一個國家的國法即制度(法律)如果是愛全國人,也必定讓全國人人都擁有重大決策的表達權——具體體現在全國人人平等擁有的選舉各級領導人的投票表決權上。

所以,愛的尺規,用來檢驗家規優劣的,就是口頭表決權;而用來檢驗國法即制度(法律)優劣的,就是投票表決權。前者動口,後者動手,就是這麼簡單的家、國的基本人權。

制度(法律)所愛的人越多,就證明這一種制度(法律)越好。而如何衡量哪一種制度(法律)愛的人更多一些?這非常簡單,對比一下各種制度(法律)下成年公民的參政權(主要是選舉權和被選舉權),或對比一下各國的選舉法,就一清二楚了。

在中國歷史上,實行了二千多年的君主專制的制度(西元前221年由秦始皇建立于秦朝,終結於1911年辛亥革命),由於只愛皇帝一個人,選舉各級領導人的選舉權也只賦予皇帝一個人,而且根本上就從未有過什麼選舉法,甚至連憲法或習慣法都沒有,皇帝是以言代法,朝令夕改讓人無所適從。所以這種只愛一人的君主專制的制度並不好,不愛人民也不被人民愛,早就被絕大多數國家淘汰了。比如英國早在1689年當議會通過《權利法案》後,英國就開始淘汰了君主專制,而確立了另一種君主無實權的君主立憲制度。

而在現代社會,已經沒有古代社會意義上絕對的君主專制,那種君主行為完全不受法律限制的君主專制制度,現今早已絕跡。但廣義上的君主專制,即君主同時作為國家元首和政府首腦,掌握立法、司法、行政和軍事權力的還是存在。全球現存五個,它們大多是伊斯蘭教國家,沒有成文法,只有習慣法,不過這些國家的君主都比較開明了。它們是沙烏地阿拉伯、科威特、約旦、史瓦濟蘭、汶萊。而原本是君主專制的尼泊爾和不丹,就在2008年分別改為共和制和君主立憲制國家了。

截止2007年,全球已有186個國家的人民可投票選舉國會,包括中華民國、埃及、印度、南非、以色列等。更有109個國家的人民可投票選舉國家最高領導人,這當中也包括中華民國。

2007年聯合國會員國有1922011714日,聯合國大會接納南蘇丹共和國為新會員國後為193個),也就是說,早在2007年地球上絕大多數國家都實行了普選,沒實行普選的基本都是落後的撒哈拉以南非洲國家、以及實行某種所謂社會主義特色制度的國家比如中國大陸。

而在這幾天,緬甸也由專制邁進了民主的起跑線。縱觀世界,愛民如子的民主國家只會越來越多,恨民如敵的專制國家只會越來越少。中國大陸這一個專制了兩千多年的最後堡壘,也該醒悟過來了,否則只會越來越孤立。而且就算堅持專制不動搖,但最終也逃脫不了民主的命運。


畢竟,愛取代恨,恨敗于愛,施愛方能被愛,才是浩浩蕩蕩的歷史潮流!

FaceBook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