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瑞卿叛将儿子罗宇娶艳星 爆64开枪镇压黑幕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10月14日 转载)
    罗瑞卿叛将儿子罗宇娶艳星 爆64开枪镇压黑幕
    
      由中共开国上将罗瑞卿次子、解放军总参谋部前师级军官罗宇的回亿录《告别总参谋部》,是近年海外出版物中少有由中共「红二代」亲自撰写的出版物;该书不但首次大爆作者与香港已故艷星狄娜20年婚姻的秘密,还爆出不少80年代中后期中共总参谋部内幕,包括89年六四开枪镇压学生的作战命令,是由谁签署、怎么起草的。
    
      书中透露,六四前夕,罗宇作为总参谋部装备部航空装备处处长(大校军衔),赴巴黎参加航展洽购军备,在巴黎惊悉北京开枪镇压学生。6月21日他从巴黎回到北京,马上就找总参谋部作战部(即负责具体调动军队的部门)问:命令是怎么下的?
    
      作战部的人告诉罗宇:命令起草好后,先送给杨尚昆,因为一般都是副主席签后送主席。杨尚昆当时是中央军委常务副主席,赵紫阳是第一副主席;杨尚昆说:「先送邓,邓不签,我不签。」
    
      于是命令送给邓小平。邓小平签字后,杨尚昆加签。38军军长(徐勤先)拒绝执行命令,理由就是:军委第一副主席没有签,军令不全(不合法),不能执行。
    
      罗宇又问:命令是怎么写的?写了可以开枪吗?作战部的人回答:写的是「不惜一切代价」,当部队行进受到群众阻拦时,底下请示怎么办?上头说:你们手上的傢伙是烧火桿啊?底下问:能开枪吗?上头答:命令上写的是不惜一切代价。于是就开枪了。人群拥挤的长安街,枪一响,还不是尸横遍街?图像照片发遍全世界。
      这是海外有关「六四谁下令开枪」众多揣测报道、间接引述中,首次直接引自总参谋部作战部起草调兵命令的人的说法。但罗宇没有透露,作战部这位起草命令的军官姓名和军衔。
    
      罗宇透露,他从巴黎回国后,总参装备部长贺鹏飞(中共开国元帅贺龙的儿子)、副部长贺平(邓小平的女婿,时任总参装备部副部长)指他「逾期不归」,要「停职检查」,罗当即与二贺翻脸,当众拍台相向,并提出辞职;后获批准,不料过后二贺又搞了一个处分,由时任军委主席颁令,将罗宇开除党籍、军职。
    罗瑞卿叛将儿子罗宇娶艳星 爆64开枪镇压黑幕

   

引进意大利导弹 与艷星狄娜结缘
   
    罗宇爆光他与香港前艷星狄娜(梁帼馨)的婚史,是书中最引人关注的一部份。过往港人只知狄娜有前夫马益彰,马是来自中国大陆前运动教练,两人1968年结婚,1972年离婚。之后狄娜即从未公开自己还有婚史。原来她的第二任丈夫竟是中共一名叛将。
   
    罗宇书中透露,80年代中期,中美关系蜜月,美国同意帮中国改造当时中国空军主力战机歼-8,罗宇作为总参代表,负责具体操作。当时拟为歼-8装备中、远程空对空机载雷达制导导弹,但美国人不卖,法国人原意卖制式不合,只有义大利的阿斯派达可引进。
   
    于是总参领导指示保利集团(总参旗下企业)接触意方,左请右请意方都不来,最后意大利方派出代表:香港「人民集团」董事长梁帼馨(即狄娜)与中方接触。但保利不愿跟中间商谈,又指梁过去个演员,颇有瞧不起她的意思。
   
    总参领导于是指定罗宇先跟梁小姐谈,还有国防科工委副主任叶正大(叶挺的儿子)、空军装备部处长刘太迟(刘伯承的儿子)。在宴会上,罗宇第一次见到梁帼馨。两人婚后罗还常对梁帼馨开玩笑:「如果不是引进意大利导弹,我们还认识不了呢!」
   
    生意谈成后,由于梁帼馨是代表意大利方,罗宇是代表中方,两人因此经常来往。罗宇指狄娜不懂具体业务,也没学过理工,但她能抓住问题关键,并能很大程度影响意大利人,所以很多中方说不通的事,她能说通。帮中方很大忙。空军的人提起意大利的「A弹」没有不感谢梁小姐的。
   
    罗宇称,六四血案前一年多他和梁帼馨交往较多,但只谈业务,不谈个人的事,他倒是从保利那边知道梁小姐的艺名叫狄娜,在香港家喻户晓,国内也很有名气,与北京很多高官都有交道,在中美建交、改革开放引进外资等,做过大量工作。
   
    后来一次,狄娜突然问他:「听说你爸爸过去是很大的官?」获肯定答覆后,狄娜说:早知你父亲是这么大的官,就不和你好了。」罗瑞卿叛将儿子罗宇娶艳星 爆64开枪镇压黑幕


指狄娜超凡脱俗 二人情定巴黎
   
    罗宇书中透露,也就是在六四前那段时间,狄娜如天女下凡般,出现在他的面前,他们的话题逐渐进入生意以外,包括哲学、历史、政治、文学、艺术、诗词等领域。他惊嘆狄娜「心地那么善良、嫉恶如仇、知识渊博,诗词造诣,超凡脱俗」;狄娜对佛学和周易的研究更令他嘆为观止。
   
    罗宇指,狄娜在其生命中出现后,他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在他看来狄娜是遥远的另一世界的人,他从没想到过两人可能会在一起,她是外商,而他是总参核心部门的军官,不要说组识通不过,他的母亲也通不过。
   
    一次在长城饭店狄娜请他吃饭,狄娜突然冒一句:「别人以为你是我的男朋友。」让他吓一跳。因为那时中国人还没有男女朋友这些事。
   
    六四前夕,罗宇被安排去巴黎参观航展,他约了狄娜一起去。恰恰就在他离开京那天,天安门军队就向学生开枪了。而他和狄娜在巴黎乔治五世酒店总统套房相见。他相信那是神的安排。一进门狄娜就横眉竪眼问他:「你赞成开枪吗?」他说:「我当然不赞成。」
   
    于是他们讨论到他离开中共体制的问题,狄娜说:「如果你真要离开军队,人民集团的大门是向你敞开的。」罗宇向她解释,中共制体没有辞职一说,如果没人逼,他要辞职,搞不好会被抓起来。但狄娜听得似懂非懂,因为在她看来,爱就是爱,不爱就是不爱,没有那么复杂!
   
    老天助他,回去后被上级定为逾期不归要停职检查,他顺势辞职。9月离开总参,10月拿到护照,1990年2月14日情人节那天,他即在深圳拜见狄娜的父母,共偕连理,6月就到了香港。
   

爆狄娜助中共射澳洲衞星 一举中标
   
    狄娜早年曾以帮中国发展衞星事业出名,也从中赚了不少钱;但外界难知详情,罗宇的书中对此有所透露。指80年代末,中国的航天业也向国际开放,招揽发射任务,正好澳洲有两颗衞星要发射,国际招标。
   
    于是中国长城工业公司去投标,因第一次参加国际竞标,长城公司根本不知如何办,长城总经理一个同学在狄娜的北京办公室工作,于是通过此关系找狄娜帮忙。狄娜为此专门成立了「澳洲人民集团」,代表中方,在不可思议的短时间内,准备齐全文件,送入澳方,并一举中标。
   
    但中方中标后,不愿执行合同中的附加补偿贸易条款,实际上就是具体负责的两个人,为了个人利益不惜损害国家利益,要把补偿贸易合同给自己的亲戚在澳洲的公司做。这样长城公司就面临官司,一旦被告,发射合同必吹。为此狄娜找在总参任职的罗宇帮忙。
   
    罗宇出面找了关系,但亦不得要领;后来澳洲人民集团澳方董事也要告长城,因长城没按合同付佣金。狄娜做了工作让对方不要告,同时请罗宇给写个情况反映。于是罗宇给有关部门写信,详陈应履行合同。这封信后来也成为总参加给罗宇的一项罪名:站在外国公司立场,损害国家利益。
   
    事件结局是:澳洲人民集团没有起诉,长城为保合同,赔了100万美元(约775万港元)给澳洲方面。但老天还是惩罚了中方:代射第一颗星就掉了下来。直到八年后,狄娜的人民集团又帮长城拿到一颗欧洲衞星代发射。这时长城全换了新人,说起当年澳洲那颗星,大家都向狄娜作揖道歉
   
    来源:苹果日报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1830605

FaceBook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