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民主普選一切治理都是徒勞

沒有民主普選一切治理都是徒勞

中共從1949年建政至今已有66年,但其治下的大陸政治秩序、經濟秩序和社會秩序卻從未井然過。

大陸在政治上一直都是你死我活的爭權鬥爭,每更換一個領導人都要付出血的代價或金錢的代價(買官賣官)。

大陸在經濟上一直都是強征暴斂的奪利鬥爭,比如中共建政初是暴力沒收富人的土地和財富,而改革開放後則強征農民土地和暴力拆遷公民房屋,再加貪官污吏和無良奸商相勾結而產生的貪污腐敗和爾虞我詐惡行,令每一張人民幣都沾染了罪惡的印記。

大陸在社會上更一直都是動盪不安的大遷徙,比如毛時代把死不悔改的所謂階級敵人戶口強制遷到貧窮的鄉下,之後又強制要求知識青年上山下鄉,改革開放後隨著落實政策又出現回城熱,直到特區建立和進一步城市化(居住城市的近半人沒有城市戶口),又導致每年約兩億以上農民工在全國各個大城市中頻繁流動,以至於社會秩序在治安惡化和政權腐敗下更為混亂。

中共建政後嘗試了毛時代的人治,也嘗試了毛後時代的所謂法治,但都分別以“四人幫”倒臺和政法委原書記周永康等一大批貪官被捕,而雙雙宣告失敗。

為何毛時代的人治會搞到連飯都吃不飽的人人自危,而毛後時代的所謂法治雖然告別了饑荒,但卻搞到腐敗不堪和烏煙瘴氣?深究原因還是在於缺乏民主普選上。

如果有民主普選,毛時代的政治運動根本搞不起來,根本不會出現你死我活的階級鬥爭,因為搞階級鬥爭的人是無法被全民選上臺的。沒有階級鬥爭就可以集中精力發展經濟,人民就不用挨餓了。

同理,如果有民主普選,毛後時代的貪污腐敗和環境污染也不會如此猖獗和惡化,不會出現由基層芝麻官到頂層國家領導人都出現大面積的腐敗,不會為了GDP而把空氣、土地和水源污染了。因為搞貪污腐敗和和污染環境的人,同樣是無法被全民選上臺的。


所以,只有民主普選,國家治理才會有成效,秩序才會井然,公民才會安居樂業。而想民主普選也不難,只要復興中華民國就可以了。

FaceBook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