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青年投奔美国搁浅台湾,呼籲中華民國政,勿把大陸民主人士遺返大陸

五名在中國大陸,熱愛中華民國的青年,欲一道前往關島上岸向美國政府尋求政治庇護,未料風浪太大船隻擱淺台灣外海,遭中華民國政府拘留。


他們很清楚,雖然他們心向中華民國,但時過境遷,今天的中華民國「不太方便」給予其太多的協助。所以,他們也不想讓政府「麻煩」, 只要前往關島,尋求政治避難,繼續為中國大陸追求三民主義的理想而奮鬥!


被拘留的王睿及楊盧旖旎都是我的朋友。王睿在大陸軍警單位服役,是冒險棄暗投明,投奔自由。如果被遣返大陸, 中共必然致其於死地! 其女友楊盧旖旎,因網路上發表文章,也多次被國保調查、威脅。


我們呼籲中華民國政府,以人道救援角度處­理此案,協助其赴美,或驅逐他們出境,切勿將他們遣返中國大陸。請馬政府以實際行動,展示中華民國協助大陸人民爭取自由民主的決心,而非把所謂的「異議人士」送回虎口,成為中共壓制人民的幫兇!


-王睿: 在大陸軍警單位服役,中國泛藍聯盟在江蘇的領袖,支持中華民國的大陸民運人士。


-楊盧旖旎: 網路上發表文章,也多次被國保調查、威脅


-石堅: 去年被以「同城犯罪」,拘留五天,國安威脅他不能再從事民主連動。


-陸寧: 聲援香港佔中、接受海外民運人士資助等事由,被拘留多次。


-蘇黔: 與民運人士參與同城聚會遭拘留約五天。

RFA独家:中国异议青年投奔美国搁浅台湾

IMAG0074.jpg 王睿(左一至四)、陆宁、苏黔龙、石坚、杨卢旖旎(右一),在台湾会合后准备搭船前往美国前留影。(陈荣利提供)
DSCN9184.JPG
五名中国异议青年驾驶的机动帆船在台湾桃园外海搁浅被拖上岸。(特约记者夏小华摄)

江苏、重庆等三名中国异议青年八月初自山东搭船,途经台湾搭载另两人,欲一道前往关岛上岸向美国政府寻求政治庇护,未料风浪太大船只搁浅台湾外海,遭台湾政府拘留。
陆宁、苏黔龙、石坚三名中国异议青年,驾驶机动帆船,从山东启程,路过台湾搭载逾期停留的中国异议青年王睿和女友杨卢旖旎,准备前往美国寻求政治庇护,因风浪太大、船只搁浅破洞,十二日向台湾政府寻求协助,却面临涉及非法入境的刑责、甚至遭强制遣返的命运。
这几位二十多、三十多岁的中国异议青年,花了二十多万人民币买艘小船、冒着生命危险与海搏斗三十多天,迷航数千里,只为逃离中国,结果未能如愿踏上自由坦途,却先进了台湾的拘留所。
被扣押在拘留所的王睿,排除各种困难,通过电话向本台记者表示:「我们准备开船去美国关岛政治避难,他现在不太让我打电话,所以不好跟你多说,要不再稍微推迟一点再看吧,你看怎么样!」
王睿表示,陆宁等三人是八月六号从山东出发,在八月二十号左右遇到天鹅台风,船棋严重受损,回杆都打断,差点死在海上,幸好日本的海上保安艇伸出援手,通知中国的海事船把他们拖回福建海港。后来三人又从福建海港出海,本来是要接到他和女友再去关岛政治庇护,但是因为海峡的风浪非常大,船只数度偏离航道搁浅,只能等待救援。 拖到第三天企图找人修船,渔民说要修船要先向海巡署备案,一抵达海巡署就成「自投罗网」。
王睿说:「我们就是希望台湾政府能帮助我们抵达美国,就是到美国政治避难吧,因为我们知道在台湾政治避难很麻烦、很不容易,而且我们就是希望宽松一点,希望我们大陆人民追求自由的道路,不要被我们信仰的中华民国打断。」
王睿表示,五人仅在大陆各地宣传民主概念、人权价值和历史真相,却被关押、拘留、监控。由于王睿和女友分别以旅行团、自由行方式,前后抵台后「跳机」,逾期未归,王睿已逾期停留约一年,女友杨卢旖旎则逾期停留约两、三个月,可能面临遭强制遣送。王睿说:「我觉得如果遣返的话,我们肯定会受到酷刑虐待的,这是不用想的,肯定会坐牢的,因为共产党是什么样的党,大家都知道的。」
在台协助五人赴美的中国异议人士陈荣利受访补充说,五人中有四人是江苏人,仅王睿女友是重庆人,三十三岁王睿,是中国泛蓝联盟在江苏的领袖,前年曾因与民运人士聚会,被以「同城犯罪」拘留五天。二十二岁的杨卢旖旎,念大学时在网路上发表文章,就遭国保调查、威胁要开除她学籍,毕业后仍多次遭国保找喝茶、约谈。二十九岁的石坚,在去年也被以「同城犯罪」,拘留五天,国安威胁他不能再从事民主连动,石坚没妥协,就被关进精神病院四个多月。三十三岁的陆宁,曾因声援香港占中、接受海外民运人士资助等事由,被拘留多次。二十二岁的苏黔龙也因与民运人士参与同城聚会遭拘留约五天。
陈荣利说:「我因为了解他们从事民主运动的经历,他们希望我向美国政府提供他们参与民主运动的经历,书面的证明,我已经帮他们写好,让他们随身携带,以及他们被中共迫害、就是被拘留的证明文件,他们都随身带在身上,希望提供给美国政府部门。」
本台记者十三日周日跟随陈荣利,前往海巡署岸巡二三大队「寻人」,该大队副大队长谢祐懋受访表示:「我们是昨天下午、九月十二号下午时间,有四男一女在我们南沙仑附近,发现这艘船,目前我们就是以依法行政来处理,目前我们就是以侦察不公开走行政程序。」
但陈荣利强调五人是主动向海巡单位「自首」,请台湾政府帮个忙,让他们修船以后、加满油,他们要到美国,没有要给台湾政府添麻烦的意思。谢祐懋才补充说:「目前他们是要实施拖船,要请台湾渔民拖船,那他们就是有到我们的安检所作所谓的来申请要拖船的需求。」
陈荣利担心五人已失去自由,谢祐懋说:「有三员有非法入境,另外两员自由行的部份,证照都已有逾期的部份,我们会依照中华民国的法律来依法行政。」至于五人在自白书上表明要寻求政治庇护,谢祐懋以「侦察不公开」回答,并指目前不开放会客,先将三人安置在该大队。王睿情侣档则已被移送移民署桃园专勤队。海巡人员强调五人未有合法签证、居留文件,违法在先,陈荣利表示,他们的护照在中国都被没收,不得已才以这种方式投奔自由。
海巡署已将船只吊上岸,由安检站看守,船上还有两桶油,玻璃纤维的船底,破了一个大洞,船桨也被渔网缠住失去动力。海巡人员说:「这艘船怎么开的到关岛,还要两千多公里也,不到美国就淹死了!」也有逃难投靠台湾经验的陈荣利则反驳说:「他们不都从山东开来台湾了嘛!」
移民署桃园专勤队数名人员,也都不可置信地说:「他们能活着已经不错了,你知道那风浪有多大,王先生自己讲、船帆都已经被打掉了,傻傻的,他们都是没有航海经验的人也!」另一位队员接着说:「还好是船在岸边打坏、如果到太平洋被打坏,你连搁岸都没办法搁岸,就跟叙利亚那个小孩子,变成是『尸体』搁岸,不是船搁岸啊,自由没有投奔,人先投奔大海、葬身大海了,对不对?此法不可为!」
桃园专勤队让陈荣利和王睿会面,王睿看来神色惊慌和无奈,隔着玻璃,陈荣利说:「喂,你看到我吗?这是记者小姐,还是这位长官帮忙才让我们来见你啊,你现在放心啊,我明天会跟陆委会的长官会见面,就说你这个事情尽量五个人处理,现在情况就是说按照法律来先处理。明天见到陆委会主管,因为现在移民署不处理政治庇护的案子,不是这个层次的,要到那边才、、、(专勤队员:你不要照相、删掉删掉,不然我要叫妳出去!)」王睿请求陈荣利在外面尽量帮他们呼吁,让他们早日被释放出来,拜托台湾政府不要将他们遣返回大陆。

FaceBook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