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悲伤作文”公益组织负责人被警方带走

[摘要]索玛基金会理事长黄红斌被当地森林公安带走。此前儿童村被认定为违建要拆除,官方依据是涉嫌违法买卖和占用国有林地。志愿者称警方明确说是拘传,但未告知原因。黄随后被戴上手铐押上警车。
“最悲伤作文”公益组织负责人被警方带走

负责人被带走
新华报业网电今晚7点多,在西昌市索玛花儿童村(爱心小学)的下山路上,索玛基金会理事长黄红斌被当地森林公安带走。此前儿童村被认定为违建要拆除,官方依据是涉嫌违法买卖和占用国有林地。志愿者称警方明确说是拘传,但未告知原因。黄随后被戴上手铐押上警车。(北青报记者孙静)
临近开学,包括“最悲伤作文”诞生地四川凉山州越西县宝石小学在内的10多所凉山州小学,先后告知支教志愿者,教育部门出台了新政策,没有教师资格证的不能继续教书。此外,网友受作文感动,进而捐款扩建的西昌索玛花爱心小学,也被政府认定为违建即将被强拆。有的志愿者担心,即将入学的211名小学生读书成问题。
事件
“最悲伤作文”小学所在县要求支教老师“持证”上岗
西昌索玛花爱心小学被政府认定为违建即将被强拆。
8月初,凉山彝族自治州越西县彝族四年级小学生木苦依伍木的作文《泪》被索玛慈善基金会理事长黄红斌发到个人微博上。他在接受北京青年报此前采访时称,发掘这篇作文的是该基金会派驻的支教老师,他当时在宝石小学教四年级语文。这篇作文随后被新华社记者刊发,小女孩父母双亡的辛酸经历,令众多网友感到揪心,大凉山的社会问题再次引发外界关注。
8月19日起,索玛慈善基金会在越西县的支教点尔赛乡小学、布海小学、红旗小学、石门小学、依吉小学、果吉小学等,先后接到校长电话,称教育局有最新通知,支教老师必须要教师资格证,还要到教育局去参加考核,通过后才可以去支教。
黄红斌称,8月27日早上,凉山州木里县也传来相似的消息。项脚乡校长先是给黄红斌打电话问多久把老师派进去,但没过一小时又打电话来称,县教育部门表示,不能要索玛的支教老师,而且支教老师要有教师资格证。此前,索玛在该县羊窝子小学、甲之店小学已经支教3年。黄红斌称,他回复校长可以派有教师资格证的支教老师过去,校长立刻回复:算了,还是不要来了。
据了解,索玛慈善基金会是凉山当地最大的支教公益组织之一。黄红斌告诉北青报记者,很多校长在电话里表示无奈。“有的支教老师已经教了几年,跟带的孩子也熟了,突然给孩子换老师,对孩子的学习延续很不好。”黄红斌介绍,此前,索玛基金会已经在越西开展支教活动长达3年时间,支教老师多作为公办老师的补充,个别条件艰苦的偏远教学点没有公办老师愿意去,支教老师不仅承担全部教学任务,还要在课后给学生们煮饭。支教老师都是志愿者,没有工资拿,每月全部收入就是基金会发放的600元生活补助。
位于越西县申果庄的红旗小学,在海拔2000多米的高山上,是越西县条件最为艰苦的教学点之一,山上手机信号都没有,该小学只有一、二年级两个班,两间破旧的教室。浙江工业大学毕业的25岁女支教老师胡雯杰,曾在山上过了半年与世隔绝的生活,打个电话还要翻一座山。小学生们从家里背来的土豆,就是老师们的口粮。
黄红斌介绍,红旗小学校长2013年主动给基金会打电话,说学校没老师了,没法开课,请求支教老师支援。基金会派了四名支教老师过去教书,这两年,该校的几十个孩子都是支教老师在带。
据了解,按教育部门新规定,索玛基金会本月刚培训合格的70多名老师中,只有15%有教师资格证。此前,为了保持教学连续性,基金会要求支教老师最短教课一学期,老师上岗前还要经过集中培训。
昨日,另一家向凉山当地输送支教老师的公益组织负责人告诉记者,他也听说了这一情况,“每个县的规定可能不一样,现在正在积极地和当地教育局沟通”。
该负责人表示,对于教师资格证的强制性要求,现在还没有接到具体的通知。他所在的公益组织,每年都会聘请当地的教育局工作人员提前为支教队伍进行一个培训,讲解当地的政策法规、风俗,对孩子要怎么保护也会有严格的规定,最后教育局还会出一份培训合格的证书。今年的培训已经完成,目前还会按照计划前去支教,同时也会与当地的县政府和教育局做沟通。
该负责人特别强调,“我们都会对支教老师讲,要保护孩子。因为每个人都有蓬头垢面的时候,如果让其他人看到孩子不堪的那一面的话,对孩子的自尊和成长都有负面影响。尽量让我们孩子最阳光的一面展现在每个人面前。”
被问到是否认为教师资格证是支教老师的必要资质时,该负责人说,“有爱心,能够沉下心来带孩子还是最重要的。”
回应
越西县副县长:以前支教教师有证的少“要求教师证”不会使孩子没学上
北青报记者致电凉山州教育局,一位工作人员承认,“以前对教师资格证没有很严格的要求。”北青报记者询问出台此项规定的具体时间和缘由,他表示“这个是县上的要求,直接询问县上教育局”。支教活动都是直接与基层衔接,州里面是不管的。从州教育局来看,“如果是在校大学生来支教,可以以学校的名义来组织实习,就可以不要求;如果已经毕业,那就有要求的。”
越西县分管教育工作的陈姓副县长对北青报记者表示,《最悲伤作文》对县里是“一个沉重的教训”。事实上县里所有民政政策都是落实到位的,孩子不是没人管,也并非一些媒体臆想的那么贫穷。陈副县长表示:“对于之前支教老师为民族地区的教育所做的努力,我们表示感谢。但是现在发现一些老师的做法,不论是有意还是无意的,都对这里产生了伤害。”
谈到最近对于教师资格证做出的规定,她表示之前对于教师资质方面的问题是忽略,因为“我们缺老师”,而这就造成了目前在这方面很不规范的状况。之前来这边支教的教师中具有资格证的很少。“有教师资格证的,通过县教育局依法、依规申请的,我们欢迎,”她说,“要是再闹出一个这个事儿来,你说我们怎么样来承担?”
这位领导解释,凉山州缺乏小学教师,是由历史的客观原因形成的,受到资金制约。县委县政府连续4年多,都是把教师队伍的补充放在所有事业单位队伍补充的第一位进行的,现在依然是。但现在的情况是,县里有教师编制,却配不齐教师,“原因可能还是在财政方面”。这种情况,在其他县也存在。
眼下马上要开学了,对于北青报记者所关心的孩子们是否会失学的问题,这位领导表示:“政府会保障孩子们享受基础教育的权利,孩子们肯定不会没有学上的。”面对现在教师资源不够的情况,他也表示:“具体的办法还在研究中,毕竟,补充教师也是需要一定程序的。”
进展
网友捐款的爱心小学被要求限期拆除
相比支教得拿教师资格证,索玛基金会更为担心的,则是一纸限期拆除令。据了解,“最悲伤作文”走红后,网友纷纷为孤儿木苦依伍木及大凉山其他孤儿捐款,其中40多万用于援建索玛基金会项目索玛花儿童村的建设。但该儿童村近日被要求限期拆除,理由是爱心小学涉嫌违规占用林业用地。
8月5日央视播出的《新闻1+1》栏目中提到,在木苦依伍木的悲伤作文被放到网络上的第七天,她的两个弟弟就被索玛基金会带到了还在建设中的爱心小学里。当地宣传部回复央视的相关材料里强调,该爱心小学是“违法办学”、“占地是林业用地”,“希望拆迁这样一个违建的学校”。
黄红斌称,2015年8月5日,索玛工作人员和木苦依伍木在凉山州州委常委、宣传部长王阿呷及西昌市教育局、宣传部领导的陪同下接受中央电视台新闻1+1的采访。“采访后,王阿呷承诺:马上成立由各部门组成的专门工作小组,帮我们解决索玛花儿童村身份的问题,把好事办好。”但他没想到,等来的却是学校要被强拆的最后通牒。
据了解,索玛花爱心小学(儿童村)位于西昌市四合乡永定村火普组,距离市区7公里,当地至今不通水电。此前,基金会志愿者向喜德县送捐赠物资时,途经四合乡永定村,发现这里有大量的失学儿童。志愿者调查走访发现,整个村子只有两个人识字,包括火普组的组长都是文盲。该地原来有一个教学点,两间教室,汶川“5·12”地震后教室被定为危房而被撤销。村里的孩子只能到山下的四合乡中心校就读,走路需要2到3小时,开越野车从市区到火普组要一个半小时。据当时统计,学龄儿童失学的169人。
2012年,索玛基金会买下当地村民土地,在爱心网友的支持下建成索玛花爱心小学,解决了100多个孩子的上学问题,并为他们提供免费午餐。志愿者为村民修建自来水管线,还帮村民种植了400多亩核桃树。今年,该学校开始扩建,却被告知要被拆除。
在基金会收到的《限期拆除违建通知》显示,“四川省索玛慈善基金会由于在西昌市四合乡永定村火普组非法买卖土地、违法违规修建房屋,现依据相关法律规定,责令你基金会于2015年8月28日内自行拆除违法违规建筑物,否则,将依法进行强拆。”落款为西昌市四合乡人民政府。
“学校已运作4年,不少部门都知道学校的存在,这期间学校的所有教材,也一直由教育部门提供。”在发给当地政府的报告中,基金会强调,“建设过程中,所有建设用地均是爱心人士出资与原住居民签订土地购买协议所得,且是原有土建筑拆除后的原址翻建。索玛花爱心小学急需取得合法身份,愿意全力积极配合各部门。”
昨晚,凉山彝族自治州宣传部相关负责人称,拆迁的事情要问相关部门。该负责人表示,“不一定要拆掉,可能是要让他们规范和完善一下相关的手续。”他还提到了教师资格证的问题,表示,“儿童村也是一样的,没有教师资格证,不允许办学。”
黄红斌表示,爱心小学如果被拆除,实在太可惜,基金会愿意无偿把学校捐给政府部门管理,但没得到应许。目前他们正准备向西昌市政府提起行政复议。本版文/记者孙静见习记者温婧
欢迎收听腾

FaceBook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