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安之后:8月3号的两个关于警察“合法”使用枪支的故事,不知道何时轮到五毛。

男子称不知为何遭便衣警察枪击 警方回应:嗯(图)

2015-08-03 20:31:35 来源: 中国广播网(北京)


被子弹击穿的车窗玻璃。

6月27日,李小佳在重症监护室昏迷中。

李小佳办完事走向自己的车。
8月3日,四川威远人李小佳告诉长江新闻记者,他至今仍很疑惑,不知道为什么今年6月会被便衣警察枪击。威远警方称县检察院正在调查。
枪击事件发生在6月25日下午17时左右,李小佳告诉长江新闻记者,他当时从威远县人事局附近的一个律师事务所办事出来,准备驾车离开。
“在车内看到三名男子向车子冲来,到车门旁后,有人向车里连开数枪,我没看清是谁,两枪打中我。当时他们没有穿警服,也并没有表明警察身份。”李小佳说,中枪后他开车逃离。
后来家人将李小佳送到威远县人民医院。李小佳告诉记者,他的家人报案时才得知开枪者是警察。“他们(警方)告诉我家人,他们会出钱医的,叫我们放心。我家人还问他们,就算当时是要抓我怕我跑,为什么不打车的轮胎,他们说子弹弹回来会打到自己人。”
李小佳提供的一份威远县人民医院“CT多媒体图文报告单”显示:伤者肺部、肋骨、胸椎等部位损伤,且“双肺重症穿通伤伴弹道积血”、“右侧肩胛骨旁皮下可见类圆形高密度影(弹头)”。
他至今仍然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被枪击,公安机关也没有对此做出任何解释。
==================================

贵州毕节警察取缔渔船时连开3枪 致1人死亡

2015-08-03 17:06:15 来源: 国际在线(北京)


被孔维富砸烂的海事船。

枪击现场
取缔渔船时,渔民中枪身亡
支嘎阿鲁湖位于毕节市黔西、织金、大方三县边界,是修建洪家渡水电站后形成的大淡水湖。该湖水长达上百公里,最宽处有两三公里。
事发码头距离茶店镇中心约7公里。7月30日9时,长江新闻记者赶到码头。
湖面上鲜有作业的船只;岸边停靠了约20只船,有渔政巡逻船、渔船、游览船等,两艘标有“中国海事”的船只,玻璃已严重破损,船舱和周边散落着玻璃渣;码头右侧有当地人在钓鱼,岸边架起6只鱼竿。
从岸边通往公路口,需经过一个30米左右的坡型楼梯,楼梯前方是一块约50平米的平地,平地前方是当地海事所办公楼。
这块平地左侧是一个急转弯的马路,通向海事所办公楼后方。长江新闻记者了解到,枪击事件就发生在急转弯附近,该处靠近山体的地方有一片裸露的土石,现场还有一双一次性手套。
7月26日上午,贵州织金县海事、渔政,及茶店乡有关部门,组成联合执法组对支嘎阿鲁湖“三无”船只进行安全检查,对冒险作业的船只进行取缔销毁。孔维富家的渔船,成为这次执法行动中的取缔对象。
有目击者告诉长江新闻记者,孔维富于当日下午赶到支嘎阿鲁湖码头,提着1米多长钢钎,对两艘海事执法船进行打砸,致玻璃、发动机破损严重。
当时,码头周围有多名游客,有人报警。随后,茶店乡派出所所长陈诚带领民警,及多名执法人员赶到现场,对孔维富进行口头劝导,但没有效果。
陈诚和执法人员,将提着钢钎的孔维富逼到马路急转弯的地方。此时,茶店乡派出所教导员开警车,从马路另一头将其堵截。
现场目击者称,孔维富站在急转弯高坎处,陈诚和执法人员在马路下方的院坝里,两者距离3米左右。警方再次劝说其放下钢钎,但孔维富高喊:“你们过来跟我单挑!”孔维富一手持钢钎挥舞,一手捡起石块,向陈诚等人砸去,其中一石块砸中陈诚左肩。
按照官方通报的说法:孔维富不听劝告,挥舞钢钎打向茶店派出所教导员王江。陈诚制止并发出口头警告。在多次警告无效后,陈诚拔出配枪鸣枪示警无效,随即开枪将孔维富击伤。
随后,120急救车将孔维富送往医院,最终宣告孔抢救无效死亡。
据当地官方通报称,死者孔维富今年30岁,原织金县茶店乡前进村人,未婚。1999年因犯抢劫罪,被判处有期徒刑2年。2012年,又因盗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2年。2014年12月刑满释放。
细节 警察开了三枪
枪击事件发生后,微博“鲁大清VVV”发布一条微博,称事发后4小时有关部门才通知家属、孔维富有错但错不致死等。该微博还公布了死者家属两个手机号码。
长江新闻试图通过通过这些调查事件细节,但不久该微博就无法打开,公布的手机号码也一直处于关机状态。
警察开了三枪
现场目击者称,第一声鸣枪示警后,孔维富虽然放下了钢钎,但捡起石头继续砸向院坝内的警察。这时,第二声枪响。间隔约3秒,事发现场第三次响起枪声。
多名目击者向长江记者证实,现场有游客用手机拍照录像,但均被警方删除。另外,整个过程有一名茶店乡干部用小型摄像机(DV)录像。
死者中了两枪
有目击者称,只听到3声枪响,但不知道打中几枪。也有目击者称,孔维富中了两枪。
7月30日上午10时左右,长江新闻记者到织金县殡仪馆业务大厅了解死者情况,工作人员称非正常死亡的人确实有,但具体是哪个人不清楚,也不知枪击死亡者情况。
记者从知情人处了解到,孔维富身中两枪,一枪导致右肩胛前后贯穿,另一枪子弹由肋骨左侧下方贯穿至右侧上方(腋下)。
开第三枪原因
按照警方内部说法,打中一枪后,孔维富还在扔石头。
不存在违法使用武器情形
按照官方的说法:经市、县两级检察机关派员介入调查认定,民警使用武器的行为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警察使用警械和武器条例》第九条第(十)项之规定,不存在违法使用武器情形。
链接驾驶“三无”渔船都是什么人
贵州修建洪家渡水电站后形成的这片淡水湖取名支嘎阿鲁,来源于彝族语,含义是“中国古彝圣水”。
洪家渡水电站修建后,淹没了当地大片农田和房屋,当地村民成为了“移民”。
孔维富与多数“三无”渔船的经营者一样,是该水电站项目的安置对象,他们一家曾被政府安置在贵阳白云区麦架村。

居住在码头附近的村民老王介绍,支嘎阿鲁湖内主要有鲤鱼、长条鱼等鱼类,由于是野生鱼,价格相对较高。
当地村民老林告诉记者,孔维富家被安置到贵阳后,没有土地和生活来源,只能靠打零工为生,生活过得并不如意。后来,他们凑钱买了船回到老家,靠打鱼为生,生活拮据,每月收入2000多元。
鲤鱼的价格在15元到35元之间,长条鱼价格则相对低廉,每天有专门到码头收鱼的贩子。这些渔船每天收入在50元左右,有时也能赚到100元以上,“但要看运气”。
目前,事发码头船只已经停止作业。

FaceBook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