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拆十字架必将逼出中国的“十字架革命

来源:参与  作者:王策
         大家都知道,最近浙江省以温州市为重点,包括其他各市各地区、连续发生强拆基督教堂十字架的暴行。很多守卫十字架的信徒被暴烈殴打,博讯上有个视频,可以看到那些执法人员如何把信众打倒在地,拳打脚踢的现场。8月8日,平阳县因台风发生暴雨,水头镇杨美教会两名为防止十字架被拆而日夜留守的年长老姐妹被突发的山洪冲走,找到时已经不幸身亡。可以说她们俩是为保卫十字架而殉道的圣徒。
回顾去年备受关注的“平阳教案”也是发生在这个水头镇,可见这里的基督徒守护十字架非常心切。那是2014年7月21曰凌晨,在温州平阳县水头镇救恩堂发生暴力强拆的流血事件。整夜守护在该教堂的数百基督徒遭到近600名警力的袭击,双方发生多波激烈冲突,有20多名信众被打伤,血溅现场。
惨案发生后,教会的黄益梓牧师带领被打的人的亲属一起去了当地政府,要求当局做出解释。警方以此认为黄牧师带头闹事而被以“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逮捕,并被判处一年徒刑。
一年多来,中共当局对基督教逼迫的运动正在步步紧逼,全面展开。据统计,浙江省自2014年2月份起,仅仅一年半时间,就已强拆一千二百多座教堂建筑与十字架。其中以永嘉三江教堂为代表的数座地标性大型教堂均被夷为平地。据说三江教堂的八千多平米的地址现在成了种菜的园地。
(参与2015年8月19日讯)中共当局的疯狂强拆十字架运动不仅激起广大信众的强烈抵制,也受到许多基督教组织的公开陈情抗议。基督徒们除了在教会留守保护十字架外,他们还通过司法诉讼来保护自己信仰自由和财产的合法权益。随着无理暴力打压的增强,人们忍无可忍,已经有部分的牧师与信众聚会上街游行请愿等抗争活动。所以中共政府的强拆与基督徒的反强拆斗争日趋激烈,实际上我们已经看到了一场镰刀斧头和十字架的战争正在中国大地的浙江率先拉开序幕。
当然,这场战争是中国当局自己主动点燃的。事情的起因据说就是浙江省委书记夏宝龙二○一三年十一月份到温州视察时,晚上仰望夜空,发现夜色中最耀眼的却是教堂顶部高耸而放出光芒的十字架,心中不是滋味,就对随行下属大发雷霆说:这里到底是共产党的天下,还是基督教的天下?就这样温州街头的十字架首先被关灯,夜晚不能再点亮了。
从这里可以看到,夏宝龙是把十字架的象征看作是基督教要同共产党争“天下”的符号来对待的,为了确保共产党一党独裁的“天下”,就要打垮基督教十字架的“天下”,所以他会采取共产党历来对敌斗争的暴力手段,从而引爆这场政治和宗教两片天下的新一轮战争。
实际上,中共自1949年建政以来,一直把基督教视为敌对势力来打击镇压的。建国初期中共通过基督教的“三自爱国”运动和镇压反革命与反动道会门运动,大搞控诉会、批斗会,把成千上万的传道人和信徒打成帝国主义特务、反革命、地主、恶霸,予以枪杀、逮捕和投入监狱。著名圣徒如王明道、袁相忱、林献羔、谢模善,吴维尊等均被长期监禁。据统计1950一1953年的“三自更新运动”期间,被监禁的新教徒约6万人。其中被处决的共10,690人。在1957一1958年“三自爱国会”领导的反右派斗争期间,被划为右派的新教徒不计其数,其中被处决的有2,230余人。经过如此残酷摧残,有形的基督教会基本上被消灭,仅在个别城市留下几个教会作统战之用。上海由二百八十间教会减到八个堂,天津四十个减到只剩一个,北京六十个减到两个。信心坚定的残留基督徒则被迫转入地下,这也就是家庭教会的开始。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基督教受到的迫害更为惨重。所有的教堂都被关闭,连三自教会的人员也遭到迫害。
在“改革开放”以后,当局对基督教的政策稍有宽松,加上私有经济的发展,教会也随着开始活跃,建堂传教,迅速发展,迎来被大逼迫之后的复兴。据估计现在中国基督徒已超过一亿人,光温州一地就有信徒120万,教堂2,000余座,被荣称为中国的“耶路撒冷”。
虽然“改革开放”后的基督教如遭野火焚烧后的春草蓬勃重生,但中国政府对它的逼迫还是如影随形,寸步不离。成千上万的基督徒依然被被任意拘捕,被判劳改劳教、被通缉追捕、被失踪、被迫害致死、被酷刑至残;而且许多教堂被强拆,聚会所被关闭,迫使信徒要常年在露天敬拜,流离失所。就像北京的守望教会,有会众1,000多人,从2009年底起,因聚会所租约被政府干涉停止续签,而被迫走向户外露天敬拜,在此期间备受打压,至今未能解决正常的聚会场所问题。
这样看来,从去年在浙江发起的全面拆除教堂顶部十字架和部分教堂整体建筑的运动就是中共政府多年来镇压基督教罪恶历史的延续和深化,是一场基督教新的教难的开始。那么面对这场镰刀斧头砍向十字架的战争,作为基督徒应该如何面对,如何在这场战争中坚守基督徒的立场,如何维护自己的信仰,如何彰显十字架的荣耀与公义,如何行使自己作为公民的权利和履行社会职责,以期战胜这场教难,使之成为基督教甚至整个中国社会真正走向大振兴的自由光明前景,这些都是中国的基督徒要通盘考虑的问题。
我想两军对垒,首先要沙场点兵。我们要看到,中国基督徒现在已经拥有一亿名堪称“十字军”的精兵,遍布中国的农村城市,覆盖各社会阶层和年龄段,已经不再是所谓的“一小撮” 帝国主义特务或反动道会门分子了。想当年中共建国初期开始镇压基督教时,全国的基督徒总数才84万人。在这个基数上,除了大量被坐牢迫害的不算,根据上述的统计,自1950年至58年被直接枪决杀害的合计就有12,920人,约占全国基督徒总人数的1.5%。就这样高比率的烂杀,中共都不能把基督教消灭掉。现在他要想杀以一亿为基数的基督徒中1.5%人口,就得杀150万人,但是此一时彼一时也,他还能杀到这么多人吗­?他只要一开杀,他的天下必然轰然倒塌。
所以中国的基督徒们要有足够的信心,投入坚决守卫十字架的属灵之战。经过70余年磨难淬炼,从前辈基督徒姐妹弟兄斑斑血泪中重新竖起的十字架,决不能让它们再次倒下。我们看到各地的基督徒已经奋起守护十字架。有的地方十字架白天被拆掉,晚上又重新竖起;晚上被拆掉,白天又重新竖起;而且他们决心要使形形色色的十字架在中华大地遍地开花,荣耀上帝!哈里路亚!
如果说世界上曾有过“天鹅绒革命”、“茉莉花革命”、“玫瑰花革命”,“柠檬革命”、“郁金香革命”、“ 栗子花革命”、“雪松革命” “袈裟革命”, “雨伞革命”等等,那么中共当局强拆除十字架的暴行继续下去,必然会逼使中国广大的基督徒走向“十字架革命”的道路,涌上街头,为了十字架的尊严和荣耀,为了自己的信仰自由和公民权利而奋起抗争!
     我们大家知道,在东欧的““天鹅绒革命”中,很多国家的基督徒参与其中起了关键性的作用。最近网上流传一篇文章,题为:《历史的启发:罗马尼亚革命的导火线》,写的很好,我就在这里转述一下它的大意,文章里面写到:
     1989年的一个晚上,由于一个牧师被官方不合理开除,引起信众的聚集抗议,士兵开枪射击,造成许多伤亡。这时,所有聚集的基督徒停止对军队反抗,一起跪下祷告,士兵们被眼前的景况震住了,他们拒绝再开枪杀人。涌上街头的人开始唱起来:“神存在,神存在”的诗歌。就是这首一遍又一遍被诵唱的《神存在》诗歌,开启了罗马尼亚革命的先河。

     接着,在罗马尼亚全国不同城市同时爆发了大规模的示威游行。在一次抗议活动中,有13个小孩自动组成了人墙,阻挡士兵冲击人群,他们跪下来祷告,并高喊:“不要杀害我们!”士兵们开始向他们射击,孩子们并没有退缩,他们只是不断地呼求:“不要杀害我们!” 传说那时有一群天使围绕着孩子们,给了他们神圣的勇气去面对邪恶的势力。后来,在这13名小孩子们被枪杀的地方竖立了一座革命纪念碑。
     在每个城市,当局都派坦克和军队镇压示威群众。在西比尤城,面临军人镇压时,就有两位基督徒传道人站上坦克,要求所有人都跪下来祷告。基督徒的勇敢而非暴力的和平抗争,终于引发士兵和官员的大量倒戈,纷纷加入群众的队伍,示威再也不可能被镇压下去。有良知的军人们掉转枪口,下令开枪射杀人民的暴君齐奥赛斯库最终得到了他应有的回报,自己被射杀!
     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到,一首《神存在》的诗歌、十三个跪在地上殉道的弱小孩子、和两个站在坦克上的牧师,就能感动罗马尼亚的全国人民起来推倒共产暴政,赢得他们的自由与胜利,谱写了一曲上帝的爱和公义战胜邪恶暴力的壮丽史诗!
     中国的一亿名基督徒弟兄姊妹们,在生死关头,难道就没有像罗马尼亚的那些孩子、信徒和牧师们那么爱主、那么勇于献身的吗?我相信他们绝对也能做到!此时此刻,他们必定会顺从神的旨意,在主里合一,“把下垂的手举起来、发酸的腿挺起来”(《圣经》中语),扛起十字架,高唱“荣耀哈里路亚”之歌,和平、谦卑、而勇敢地踏上中国基督徒光荣的“十字架革命”之路。

     神爱世人、神也爱他在中国饱受灾难的儿女!古老的中华大地将不再流泪、不再悲伤,不再手足相残。十字架的恩典必将降临,他必将引领我们走出奴役和黑暗,他必将赐给我们一片充满和平、相爱、自由、公义、光明的新天下!

     荣耀、荣耀、哈里路亚!


(本文为王策2015年8月17日在荷兰王国举办的第二届“中国之路国际研讨会”会上的讲话稿)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FaceBook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