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蓝联盟成员谢福林刑满出狱称要讨回公道


2015-07-25

m0804-ql2p-305.jpg图片:谢福林星期天在长沙监狱与妻子会面时所摄,这是入狱后首次曝光的相片(泛蓝成员提供/记者乔龙)
Photo: RFA


被判刑六年的中国泛蓝联盟湖南骨干成员谢福林,星期三(7月22日)刑满出狱。身患高血压等多种疾病的谢福林星期六表示,服刑期间,多次提出申请保外就医,但均被拒绝,不是死刑犯均获减刑,而他一天都没有。他将继续申诉。为这“六年冤狱”讨回公道。被长沙市芙蓉区法院以盗窃罪判刑六年的泛蓝联盟长沙负责人谢福林,星期三带着高血压、心脏病等多种疾病刑满出监。原打算前往迎接的联盟成员及维权人士,因事先接到国保警告,未能成行。而由他的家人前往迎接。谢福林星期六接受本台采访时称,与入狱前比较,目前的身体状况差很多:“比原先进监狱的时候,肯定是差多了,身体越来越差了。在这六年中,我提出过保外就医,去年提出减刑,政法委都不同意,他说你在监狱里表现不好,没有什么悔改,所以他们一直不给减刑。但是别的犯人,所有的杀人犯,判死缓的,判无期徒刑的,都有减刑。但是我一天刑期都没有减”。

65岁谢福林在狱中一度血压升至200以上,四肢浮肿,需要有效的药物治疗。他说,六年来,一直在服用他的妻子金焰送去的药物:“基本上是家里每一个月送药给我,有治高血压的药,治心脏病的药。那里面(监狱)的药,最好不要吃,没有好药,是最便宜的药。万一他给你不知名的药,你如果吃了以后,不知道怎么办”。

谢福林也是维权人士,其家的房产因在上个世纪50年代,被政府没收,曾多次上访。2008年将收回使用权的一部分房屋装修为餐馆。由于房屋原有电表遭雷电击坏,谢家多次提出要装设新电表,但因无产权证不能申请。当地政法委和区政府允许谢家先行用电。但在2009年7月,谢福林兄弟被警方以“偷电”为由拘留,后被以“盗窃罪”判刑六年。

谢福林表示,当局将其判刑的正真理由与此无关:“表面上是以刑事罪判刑,但在里面没有减一天刑期,从这个角度来说就是所谓对国家安全有危害的角色”。

记者:会不会在适当的时候进行申诉?

回答:我肯定要讨说法。这个事情,六年了,2191天。你在说“依法办事”,要把这个问题说清楚。讨个说话都不可以的话,我这一辈子就没有什么活下去的意思。

谢福林的妻子金焰对丈夫出狱感到高兴,但也担心他的身体状况。她说,她将带丈夫到医院进行全面检查:“现在正找医院,送他去住医院,全面检查一次。再一个,他脸色很不好,上次去探监,还没有现在怎么黑,这次出来脸好黑。到医院去住一段时间看怎么样”。

泛蓝联盟四川成员黄晓敏星期六说,他与谢福林通了电话,会抽时间去看他:“对他出狱表示了一下关心和问候,我希望他就身体做一个全面检查。迅速熟悉失去自由这几年社会的变化。包括对电脑、对社情民意。最后,他也非常有自信心、底气十足的介绍,对他定的罪名,取得的证据及作出的判决,都认为是非法、无效及不存在的。他说将讨一个公道”。

中国泛蓝联盟成立于2004年,成员分布于湖南、湖北、四川、重庆及浙江等地,主要从事社会公益活动,向大陆民众介绍台湾成功的经验,也致力于协助弱势群体维权,揭露地方官员贪腐。因此,他们经常遭到各地政府打压。

特约记者乔龙/责编:马平

FaceBook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