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安徐纯合被击毙事件调查:律师发现家属被培训过

庆安徐纯合被击毙事件调查:律师发现家属被培训过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5月08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最新情况,据李仲伟、谢燕益两位律师消息,庆安警方已全城搜查,挨个宾馆酒店查房。对此,博讯记者向李仲伟律师核实,李律师说这一消息是真的,没有问题,他和谢律师目前还安全。
    
     博讯记者获悉,在黑龙江庆安徐纯合因上访被警察击毙事件发生已经一个星期,目前在庆安当地进行调查谢燕益律师与李仲伟律师见到徐纯合的哥哥徐纯智、弟弟徐纯静,发现徐纯智、徐纯静存在明显被当局培训过的痕迹。两位律师表示,徐纯智描述枪击过程的时候,语言流利,明显有被培训过的痕迹。在徐纯静叙述事情经过时,也明显地被培训过的痕迹,多次强调事情是徐纯合有错在先。徐纯智见弟弟徐纯静回来后,对弟弟说法也随声附合,生怕说错了什么。 
    
    两位律师还获悉,5月5日下午,徐纯静受徐纯合的母亲的委托,与警方达成协议,警方给徐母补偿20万元,徐母放弃追究一切法律责任。但该协议警方并未给家属一份,由警方单独留存。
    
    对于这一事件,著名维权人士屠夫吴淦表示,官方永远不会公布视频的,因为不敢公布。如果公布了这视频,全世界都将为徐纯合那个懂事优秀勇敢的女儿掉泪。当地和新华社丧尽天良,竟然为了道德抹黑徐,为了让大家厌恶徐纯合,造谣他向警察抛摔他女儿,事实是他女儿为了保护爸爸不被打,去抱爸爸说了一些让人感动落泪的话(视频里可听到),被徐抱起放在另外一边。这帮丧尽天良的混蛋,屠夫就是日后被秋后算账坐大牢也要揭露你们这帮畜生!
    
    5月8日,两位律师准备前去见徐纯合母亲。此前,徐母亲曾在电话中跟谢律师强调:“儿子死了,媳妇神经有毛病,孙子女还小,她要求1,要申冤不要钱的,2,要谢律师帮助她,要为屈死了的儿子讨回公道。”

    
    2015.5.5去庆安出发

    
    去庆安的天

    
    在绥化火车站

    

    
    下面分别是屠夫吴淦和谢燕益与李仲伟两位律师发布有关情况:
    
吴淦(屠夫)发布重大消息

    
    告诉大家一个消息,官方永远不会公布视频的,因为不敢公布。如果公布了这视频,全世界都将为徐纯合那个懂事优秀勇敢的女儿掉泪,和那位知情者通话时,我们两个大男人都哽咽起来了,他说我们一定要照顾好这个优秀的女儿。当地和新华社丧尽天良,竟然为了道德抹黑徐,为了让大家厌恶徐纯合,造谣他向警察抛摔他女儿,事实是他女儿为了保护爸爸不被打,去抱爸爸说了一些让人感动落泪的话(视频里可听到),被徐抱起放在另外一边。这帮丧尽天良的混蛋,屠夫就是日后被秋后算账坐大牢也要揭露你们这帮畜生!这位知情人说,徐纯合的死救了他妈妈和孩子,因为这次去火车站出门就是要去北京上访,解决他母亲送养老院问题,这次他的死全解决了。
    
    大家要注意五毛与水军和各种病人了,屠夫每次当杀猪激烈的时候,各种搅屎棍就蜂拥而上搅屎和撕咬,大家要睁大眼睛了!
    
    吴淦(超级低俗屠夫)
    
    2015、5、7晚
    
谢燕益律师5月7日发出的情况:

    
    一、昨天(5月6日到的,5月5日从北京出发见照片一,为防跟踪,从绥化火车站见照片二提前下车打车前往庆安的见照片三)只身来到庆安,老人据说已被有关方面安置到敬老院孩子进福利院政府出26万摆平,估计难以得到家属授权。当地有人称,县委已统一下令部署,当地同时加强了治安管控。学校校长、班主任要求目击学生删除视频,相关目击证人均三缄其口,调查取证比较困难,昨天主要进行暗访,收获不大,今天或许明查。总之先外围后中心。
    
    二、现在李仲伟律师和谢律师在一起,暂时安全这个录音,是谢律师与徐母的通话,需要说明的有两点,这个通话发生在5月5日上午,当时徐上访人的身份网上尚未流传诸多情况不明,第二,起初我本未录音,听到对方身份可疑似国宝维稳人员加之案件特殊中途开始启动录音。
    
    三、徐母亲现仍被控制在中医院,当地已将他三个子女送绥化福利院。
    
    四、徐母亲跟谢律师强调:儿子死了,媳妇神经有毛病,孙子女还小,她要求1,要申冤不要钱的,2,要谢律师帮助她,要为屈死了的儿子讨回公道。
    
谢燕益与李仲伟两位律师5月7日庆安徐纯合案调查情况记录

    
    5月7日下午,在当地朋友的帮助下,李仲伟律师跟谢燕益律师辗转找到徐纯合所住的村子——庆安县丰收乡丰满村,因刚下过雨,从县城到丰满村的土路上是厚厚的黑泥巴,出租车艰难行驶了近一个小时。
    
    在徐纯合的堂兄徐纯智家里,他跟律师讲,徐纯合一家六口,母亲80多岁,妻子有精神病,三个孩子中最大的才7岁。他将家中的地租出去,以社会低保、村里救助和乞讨为生,曾因在北京乞讨被收容后,在县有关人员的安排下,三次由村里的书记等人从北京将人接回。因他带着一老人三小孩子特征显著,火车站的人基本都认识他们。
    
    5月2日下午,他是四点多闻讯赶到庆安火车站的,他跟李姓的教导员要求看尸体,教导员讲尸体正在处理,没让看,他也没有见到死亡通知书,具体死亡时间不明。
    
    5月3日下午,警方曾将20多分钟的录相播放给亲属看过,看到录相的人有徐纯智、徐纯静、徐纯合的姐夫李国文、村书记、村会计、乡里的民政助理等人。事发现场有三个摄像头,给他们看的录相是从三个摄像头拍摄的内容剪拼而来。下面是徐纯智根据看到的录相结合向徐纯合的母亲了解的情况而来。因录相只有图像没有声音,所以下列情况大多只叙述过程,未进行详细描述。徐纯智描述枪击过程的时候,语言流利,明显有被培训过的痕迹。
    
    2015年5月2日上午,徐纯合买了两张庆安去大连市金州的火车票,准备跟母亲和两儿一女三个孩子去金州探望生活在金州的婶子与堂弟徐纯静。(徐是从金州绕道去北京,还是到大连乞讨?不得而知)
    
    饭后他们进站等车,因徐纯合听安检员跟村书记通话告知徐要外出的情况,便与安检员争执起来,争执中徐将旅客撵出去,并把进站门关掉,不让旅客进入。 安检员便喊来值勤警察李乐斌,李乐斌将徐纯合反剪手控制在栅栏上,等旅客都进去后,将徐放开。
    
    徐被放开后与警察李乐斌争吵起来,李乐斌打了徐两记耳光,还试图拔枪,但刚拔出枪又放了回去,跑去警务室拿防暴棍,徐也跟在后面。李乐斌拿出防暴棍后,朝徐纯合身上劈头盖脸一顿猛打,徐也时有抓住防暴棍与李拉扯,情急之下的徐纯河抱起前来拉他回家的孩子,欲与警察拼命。警察一愣,徐趁机抓住防爆棍,并将防爆棍夺在手中,随即打了李乐斌右肩一棍,这时李迅速掏出枪来,徐又用防暴棍打了李持枪的右手一棍,李扣动扳机,朝徐胸部一枪,子弹从左胸入后背出,警方称一枪毙命,此时徐纯智听说是12点40分。
    
    在跟徐纯智谈话快结束时,他弟弟徐纯静从外面赶了回来,他说他刚到绥化福利院去过,见过了徐纯合的三个孩子,说福利院的条件很好。在他叙述事情经过时,也明显地被培训过的痕迹,多次强调事情是徐纯合有错在先。徐纯智见弟弟回来后,对弟弟说法也随声附合,生怕说错了什么。
    
    徐纯智还强调,从录相中看不出徐纯合曾经试图夺枪。他还看到了尸体的解剖过程,他看到尸体上就只有左胸部一处枪伤。
    
    另据了解,在5月5日下午,徐纯静受徐纯合的母亲的委托,与警方达成协议,警方给徐母补偿20万元,徐母放弃追究一切法律责任。但该协议警方并未给家属一份,由警方单独留存。
    
    (谢燕益律师与李仲伟律师将继续报道最新调查情况)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Modified on 2015/5/08) (Modified on 2015/5/08) (博讯 boxun.com)

FaceBook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