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安警察枪击徐纯案:5月11日庆安律师团工作简报

    
【概要】上午四律师取得徐母授权后到庆安公安局调查参与该案的人员,该局只是一味强调案件不归庆安管辖,没给任何实质性答复。下午到庆安县政府调查问责,县领导避而不见,到铁路派出所调查更是吃了闭门羹。

    徐母不要钱,委托律师维权

    上午,谢燕益、谢阳、刘书庆、李仲伟四律师在千龙网、凤凰网、财新网等媒体记者的陪同下,冒着濛濛细雨,来到徐母被软禁的庆安中医院。

    医院一楼大厅,没有再见到穿警服的人员,在徐母所在的308病房门口,有三四个穿便衣的不明身份的人企图阻止我们进入病房,被我们怒斥后退到一边。

    徐母听到是律师来帮她,情绪非常激动,在我们说明来意后立即给我们签了委托书,要求我们给她维权,她大声讲:“我不要20万,我要警察偿命!”

    在详细询问了徐母所目击的情况过程中,门外的便衣几欲过来打断不成,派一女子戴口罩盖住大半个脸用手机做了全程录像。

    代理律师到庆安公安调查

    在取得徐纯合母亲的授权后,四律师在记者陪同下到庆安公安局调查情况,核实徐被枪击后庆安警方的出警情况和事后庆安警方对事件后续工作的参与情况。

    庆安公安局政治处王主任和刘副局长、法制大队张队长、巡警队李队长先后接受了律师调查。一再强调案子不归他们管辖,庆安警方只是在接到报警后曾到现场协助维持过秩序,其他事项一概不知。

    在谢燕益律师询问是否出动警力到庆安中医院软禁徐母、李仲伟律师询问是否对律师曾经乘坐的出租车司机进行传讯时,他们都予否认。四律师要求他们提供事发时的报案信息和处境人员执法记录仪的内容,法制大队张队长称报案信息不能公开。四律师当场提交了书面的信息公开申请书。

    下午律师到庆安政府调查遭遇闭门羹

    下午去庆安县政府调查,要求见县长和其他相关领导,我们准备核实以下问题:

    1、县维稳部门是否把徐纯合作为重点维稳对象?是否授意庆安火车站派出所不允许徐纯合坐车去外地?

    2、枪击事件发生后,县政府曾经派哪些人员到过现场?要求到过现场的所有人员接受律师调查。3、董国生在徐纯合被枪杀后去慰问开枪警察前,是否受到省市领导的委托,董国生是否看到了相关部门对枪击事件的定性文件?是否看到过枪击过程的视频?

    4、事件发生后,县政府是否采取了限制董母的措施?是否参与了跟徐纯合家属协商补偿等后续工作?

    在庆安县政府办公楼一会议室,政府办公室的姜(音)主任记下我们的问题,却告知我们主要领导都不在,要等领导回来后才能答复。经多方交涉,县领导就是不接见我们,明显是在搪塞打发我们走。因时间紧张,我们决定改日再来。

    随即,大家又去了涉案警察李乐斌工作的庆安火车站派出所,可大门紧闭,无人应答。到车站内找到值班民警,要求他通知派出所所长接受我们调查,遭他当即拒绝。告诉他拒绝律师的调查是违法行为时,这个李乐斌的同事竟出如下惊人之语:“违法就违法吧,你们可以去法院起诉我!”。无奈,我们决定明日直接去找他们的上级--哈尔滨铁路公安局。

    庆案事件,律师调查中,欢迎关注。

FaceBook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