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民主化的最佳出路是 回歸中華民國正途



曾節明

今天只有政治瞎子才看不出:中共在意識形態上已經山窮水盡;自鄧小平「南巡」全面走資以來,中共政權所持的馬列毛意識形態,完全是假意識形態,中共是在「挂羊頭賣狗肉」。
意識形態是統治的軟實力,意識形態的缺位,必導致政權在人心上的不穩,如人心渙散、士氣低落、凝聚力匱缺,而政府大搞假意識形態,除導致統治集團普遍的虛僞和渙散外,更導致社會道德的全面敗壞——這也是「鄧南巡」後中共政權空前腐敗、全面爛透的原因之一。
一個政權,靠假意識形態是難以長久的,孟子說:「名不正則言不順,言不順則事不成。」鄧小平其實也知道他的「挂羊頭賣狗肉」不是長久之道,而只把它當作權宜之計,不然就不能解釋他爲什麽從不提共産主義天堂遠景,而拼力咋呼「不爭論」、拋出「不問姓資姓社」,同時把紅旗前所未有地舉得很低。但以後怎麽辦呢?鄧小平很自私,就丟下一句「留給後人去解决」,即「在我死後,哪管洪水滔天」。
除非中共在意識形態上找到出路,否則它一定垮臺。
習近平現在自恃公安、國安、特情、軍情、武警、特警……等「維穩」力量的强大和精密,對專制垮臺說不屑一顧,揚言:老子就是要搞一黨專制!什麽一黨制解决不了腐敗?老子「偏不信這個邪」!
的確,靠高壓是可以在一定時間內維持党的江山,但是久張的弓,終有精疲力竭鬆弛的時候,而這種被動鬆弛時刻,在經濟大危機爆發時一定來臨!那一刻一旦來臨,純粹靠利益驅動、毫無意識形態凝聚力的紅色政權,一定喪失對槍杆子的控制,而統治集團中久蓄野心袁世凱式人物,一定搶班奪權顛覆現政權!而大小軍頭一定擁兵自重,自立爲王!
而這些新上臺的野心家,爲了裝扮「革命」面目、順便樹立權威、洗牌重分大餅,一定以清算共産黨罪惡爲名,對中共舊權貴所謂「五百個家庭」實行大屠殺!
習近平等人不要以爲:只要紅旗不倒在自己手上,就可以沒事;我告訴你習近平:届時野心家的新政府一定不會放過你們!習近平等人不要以爲:反正中共垮臺的那天,自己已經死了。我告訴你習近平:即使届時你等已經死了,但你們的子孫是不是還活著?即使你們乘活著的時候,以特權把子女送出國,也難保今後的野心家政府不派出特工,把你們在海外享受自由民主的子女暗殺殆盡!
你習近平不要看到滿清覆滅後,清室沒有被屠殺,就以爲今後即使被推翻,家族也會無恙。我告訴你:此一時彼一時,清室有儒家的道統自保,清室所得的禮遇,得自於袁世凱的優容和孫中山的開明,你們無序無統假意識形態的共産黨紅朝一旦被人推翻,有誰來保?
因此,無論是從利國利民,還是從保家族子孫平安的角度計,與其今後被人推翻,不如今天自己主動尋找出路。這也合乎「解鈴還須系鈴人」的道理,如果主動改旗易幟有序歸正,則可避免政權被動崩潰後的大亂,不僅將功折罪,更可成就英雄業績。
但是,共産黨是一個實踐馬克思主義的政黨,它與憲政民主、宗教信仰和中國的儒家、道家傳統皆格格不入,因此,共産黨如果想要在意識形態上找到出路,就非得改黨名、換黨章不可。習近平一度企圖把馬克思與孔子結合起來,這就如某神棍「副教授」「劃水成油」那樣枉費心機。
那麽,中共改成什麽黨最爲合適呢?我以爲,改成中國國民黨最爲合適,因爲國共有合作的淵源,當年孫中山先生容許中共黨員以個人名義加入國民黨,就含有「融共」的深意;而中共本來,也是遵從「三民主義」爲初級目標的。
需要特別指出的是:孫中山「聯俄容共」的本意是想像土爾其凱末爾那樣,借助蘇聯的力量,建立政令統一的民國政府,而並無引進共産主義的意思,雖然「聯俄容共」導致中國爲蘇聯所乘,並不能由此否定孫中山的偉大功績。
孫中山的偉大功績,就是創立了「三民主義」,「三民主義」今天不僅沒過時,而且非常切合大陸的實際:
在國際問題上,由於中共極權專制數十年來的倒行逆施,中國現在民族危機深重:維族和藏族激進勢力都在磨刀霍霍,等待時機,準備對疆、藏漢人施以大屠殺、蒙古國對中國瘋狂仇恨,在等待時機攫取以漢人爲主的「南蒙古」、越菲等東南亞國家加緊爭奪中國的南海、日本佔據釣魚島,並竭力策動中國分裂、俄國、美國都暗中希望中國分疆裂土……中國亟需民族主義凝聚力,以捍衛民族子孫的生存空間和獨特的漢文明、挫敗新帝國主義壟斷資本家的「全球化」圖謀;
國內問題上,政府侵犯人權惡化而社會矛盾危如累卵、污染嚴重,歸納起來就是民權、民生兩大問題,這亟需以民權主義、民生主義的角度來解决。
中共要想尋得出路,就必須自我涅槃重生:承認共産主義試驗已完全失敗,共産黨已沒有存在的必要,從而改旗易幟換黨章,歸正於孫中山的「三民主義」,變中國共産黨爲中國國民黨,改弦更張,恢復中華民國的國號、國體、政體。
這樣一來,臺灣的問題也順帶迎刃而解了。
這是中國轉型代價最小、最爲現實可行的一條路。
以上忠告,敬請習近平暨中南海其他領導人三思。  

寫於2015年二月十三日下午於冰寒紐約州

  

FaceBook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