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A独家:港私人捐果敢药物被深圳扣留 中国促缅甸难民营搬迁

2015-03-04


m0304-ql2p1.jpg
果敢麦地河难民营横跨中缅边境,中方要求难民仓库搬离中方地界。(果敢人提供/记者乔龙)

RFA独家:港私人捐果敢药物被深圳扣留 中国促缅甸难民营搬迁

香港私人诊所捐助给缅甸果敢难民的药物,星期二被深圳罗湖关口扣留,理由是药物没有来源与接受方的用途证明,也没有相关批文。近期中国边境当局采取限制难民物资的措施,令滞留在中缅边境地区的难民的生活雪上加霜。横跨中缅边境的麦地河难民营及仓库,被中方要求立即撤离,理由是占用了当地农民的土地。

缅甸武装冲突所引发的难民问题日趋严重。中国边境当局日前限制运送救援物资的车辆行驶,令难民物资供应日益紧张。中国海关对难民物资采取“依法办事”的强硬立场,也让运送药物的人员,感到无奈。香港一私人诊所向果敢难民营提供的消炎药品,星期二下午在深圳罗湖海关被扣。负责向果敢难民提供后勤支持的天军星期三告诉本台:“那两件药是香港一所医院(私人诊所)捐给我们的,让我们捐给难民营的。但是香港的药是按照国际标准,日期到了。香港的医生说,按照国际还有两年的有效期,大陆产的药是到期就不能用。香港的药物到期之后,还能用两年,这个药除了不能在市场上卖,个人用完全可以。所以他们捐了两大箱消炎胶囊。昨天我们找了基督徒带过去,他们被查,被扣了一箱。另一箱现在不敢带了”。

天军说,海关要求带药的基督徒蔡先生出示药物的来源证明、接受方证明,但这批药物属私人捐出,而且超出个人用量的药品入境,受到海关限制,可是难民急需用药,令他们实在无奈:“所以现在难就难在这里,现在我们很被动,医院没有给我们出任何证明,医生私下给的,他说我们自己可以用,难民也可以用。现在没有什么手续,没有什么凭据,现在干着急”。

负责运送药物的蔡先生告诉记者,所幸深圳海关没有把他作为水货客对待,也无没收药物,暂时由海关保存。这些药物可随时带回香港。

在中缅边境地区的麦地河难民营负责救助边民的李先生周三告诉记者,难民营横跨中缅边境,中方突然要求他们将位于中国境内的难民营及仓库搬走,理由是仓库占据了农民的耕地,影响耕作。他说:“我们现在在搬仓库。中国不准我们在中国的土地上办(仓库)。我们在中国的玉米地三米处,他们也不给我们办仓库,要我们搬到河的对岸(缅甸境内),我们现在正在搬仓库”。

记者:你们要搬到麦地河对岸,缅甸境内?
回答:对。不让我们的仓库在中国的地上。

李先生说,中方向他们解释称:“种庄稼的时候没有办法种,所有中国政府就要求把所有住在中国境内的人,全部赶到缅甸”。

记者:仓库占地影响他们种地?
回答:对。因为我们住在河边,附近有梯田。他们住在他们田里,他们没有办法种庄稼。

记者:其实政府可以给农民一些补贴?
回答:对啊,我们也不是占很大面积,只是二、三十亩。我们没有办法,讲不清楚。

记者:今天没有打仗吧?
回答:我们没有听见枪炮声音。

有边民发帖称,中国南伞难民营正在驱赶难民。李先生说,南伞政府难民营距离他们营地约三十分钟车程,他也知道南伞当局在驱赶难民:“南伞已经驱赶了,他们(难民)本来自己有(临时)房,被从房里驱赶出来,到缅甸这边”。

记者:你们是民间自发的?
回答:是的。

位于中缅边境缅方一侧的125临时难民安置点,有边民跑到中国境内较为平坦的山地避难。该安置点每天有一至数百人抵达,也有部分人离去。当地人称,该安置点流动性很大,从这些变化可以看出果敢地区的局势。当地一位要求匿名的志愿者告诉本台:“现在中国那边不让难民进”。

记者:现在哪里设卡,不让难民进去?
回答:在山区,原来是可以过的。

记者:什么时候开始不让过的?
回答:这几天。说让老百姓回去。

记者:我听说中国那边的难民营,安排得非常好,有饭吃,有人打扫卫生,是这样吗?
回答:但是现在他们不接收(难民)啊,他现在也是叫人退出来。

一位与果敢前线难民安置点保持直线联系的志愿者告诉记者,缅甸政府军与反政府军交战以来,统计到两百平民死亡:“缅甸政府军屠杀的人数,昨天他们统计是近两百人,有七十多名中国人,一百多名果敢人。所以他们跑出来有三到四万人,云南政府做了妥善安排,但是他们看人太多了,把国门封了。有七、八万人进不来(中国)了。现在这七、八万人分散到几个点,其中125安置点,昨天有4600人。现在不好的一面是昨天,武警把一条小路封了,不让过了,一切救援物资都不让出境,现在我们正在想办法”。

有网民批评中国政府建难民营只是摆样子。数年前,克钦独立军与政府军交战时,十万难民涌入德宏州各县,也遭到当局驱赶。

特约记者:乔龙 责编:胡汉强/申铧

FaceBook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