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勇:不要把大陸人誤為共產黨人



八○年代初去台北旅行,在「自 立晚報」的副刊上讀了一篇台灣本土 作家楊青矗寫的文章,記述他來美參 加一個作家會議,碰到兩個大陸來的 作家張賢亮與馮驥才,在相聚的十幾 天中,發現張、馮兩人每次與他談話 都調侃他說:「現在我們共產黨面對 國民黨展開國共會議」。
楊青矗是台灣南部人,在台灣頗 有名氣,大家都知道他是鄉土作家, 有台獨傾向,憎厭國民黨政權。他立 即表示,他不是共產黨的敵人,也不 喜歡包括國民黨在內的大陸人,更不 想與面前兩個大陸作家做朋友。同時 還在文字中菲薄張、馮兩人,說他們 與當年逃赤難逃來台灣的大陸人一模 一樣,面目可憎。
當時我在香港「爭鳴」雜誌上把 楊青矗的文章轉述,並對張、馮兩人 自鳴得意的表現加以評述,引起在大 陸的張賢亮注意,他立即寫了一篇文 章辯白,說他對楊青矗並無輕薄之 意,沒有想到他會有這樣深的誤會, 並承認他自己是共產黨人。於是,我 又寫了一篇評述兩岸文人交流種種現 狀的文章,展開了一場筆戰。
那些年月,從大陸到外面的人見 到從台灣出來的人,都條件反射的認 為是國民黨人,這與中共政權內的人 或在海外左傾親共的人一樣,就如當 年日寇把所有抗日份子都當作「重慶 來的人」一樣。
我本人是從香港去台灣求學的流 亡學生,後來返回香港從事新聞工 作,在報上發表反共文字( 包括反蘇 共、美共、日共、韓共、越共及一切 國際共產集團),被當時中共派在香 港的文化特務( 如羅孚等人)誣指 是國民黨人派到海外的特務,甚至若 干親友看了我的反共文字,也說我大 概與國民黨有關,甚至有敵視我的人 向香港警務處政治部誣告我是台灣來 的「政治人物」,導致政治部的人來 找我談話,等他們知道我是當年香港 調景嶺的難民,才跟我握手說,那是 一場誤會, 把此政治案件一筆勾銷。
後來我被台北聯合報系調來美國 參與創辦「世界日報」,由於「世界 日報」的母報是台北「聯合報」,而 美國的左傾份子奉中共之命群起攻擊 指「世界日報」是蔣經國派來美國為 國民黨對抗中共的刊物,因此在「世 界日報」工作的人全是國民黨特務, 今日在香港大學執新聞學術界牛耳的 陳婉瑩女士,當年是美國華人社會知 名的左傾人士,她連同左傾團體中 人,到處發傳單,力指「世界日報」 人是「新國民黨人」,說「世界日報」 是「國民黨特務大本營」,叫出的口 號是「打倒新舊國民黨人」,接著, 他們在地方小報「村聲週刊」撰文, 力指「國民黨人控制華埠」,甚至投 書「紐約時報」,言之鑿鑿的說:「國 民黨與孔夫子的信徒,加上黑社會在 華埠橫行,製造恐怖氣氛,使華埠人 人自危」。而中共辦的「華僑日報」 (「僑報」前身)則著文說「世界日報」 是「世界謠報」,而此刻在香港主編 「亞洲週刊」的左傾份子邱立本,甚 至在紐約地鐵口散發傳單,要華人拒 看「世界日報」。
結果是,親共人士對「世界日 報」的攻擊,等於替「世界日報」宣 傳,使「世界日報」銷路直線上升, 迅速成為北美地區最大的華文報紙, 為什麼如此反常,理由很簡單,北美 僑胞百分之九十以上反共,因為他們 都是逃赤難流亡海外的難民,後來才 被稱為「革命之母」的「華僑」,並 被稱為「僑胞」,其餘的華人即使不 反共,至少也是「恐共」、「非共」, 因為他們生活在美國這個國際共產集 團敵視的「資本主義大本營」,不能 打著「愛國」旗號去吹捧禍國殃民的 中共政權, 那時候,美國政府承認 的中國政府是在台灣的中華民國政 府,而中共則是冷戰中的蘇共爪牙。
當時在美國可以公開親共的是來 自台灣利用保釣而左傾的留學生,還 有就是一九四九年後在美國歸化成為 公民的華裔知識份子,美國是個言 論、思想自由的國家,不限制美國人 的政治選擇,因此以楊振寧為首的美 籍華人出盡風頭。
在美國華人社區,可以公開成立 國民黨總部、支部、分部,而共產黨 則不容許在美國有類似組織,來自大 陸左傾份子慶祝中共「國慶」遊行, 曾遭到聯邦調查局(FBI)的跟監, 拍照,存檔,最後甚至接到約談通 知,嚇得紐約華埠左傾僑團紛紛表態 「熱愛美國」。
最近在「世界日報」最受歡迎的 副刊「家園版」上,看到一篇文章, 是加州一個華裔老人在老人中心中 與來自中國大陸老人相處的細節。 他說,他現在每天都與大陸的「共 匪」來往,發現他們跟我們一樣和藹 可親,可見當年蔣氏國民黨敵視「共 匪」是十分可笑的事。
其實這位台灣老人的話,一點也 不可笑,他說的話與當年大陸共產黨 作家張賢亮把台灣出來的人當成國民 黨人一樣無知,一樣愚昧。
曾在台灣生活過的人都記得,當 時「反共英雄」-中華民國總統蔣中 正先生,從發表的文稿告到公開標 語口號都說明了反共復國的理由是: 「拯救大陸苦難同胞,消滅共匪暴虐 政權」,到了文化大革命,中華文化 遭到摧殘,蔣公還特別推動台灣大、 中、小學校展開讀經運動,並成立 「中華文化復興委員會」,等到六四 屠城慘案發生,老蔣的後繼者還發動 所有對外機構救助逃到海外的民運人 士與大陸偷渡到海外的同胞,中國大 陸災胞救濟總會出錢出力為他們做 事。直到李登輝這個中共地下黨員出 任中華民國總統,才取銷對大陸同胞 的幫助,即使逃到台灣的民運人士, 也被加上手銬送回大陸任由中共宰 割。台灣獨派政黨-台聯黨黨魁黃昆 輝最清楚這段經過,因為,那時候他 是台灣「三民主義統一中國」的秘書 長,是國民黨中央委員秘書長馬樹禮 的助手,經常到北美十八個地區的大 同盟串連,宣揚中華民國國策,幫助 民運人士,救濟大陸來美移民,從未 把大陸來美移民當作「共匪」。
事實上, 台灣來美的華人,在美國與大陸來的華 人相遇,很快成為朋友,彼此來往密 切,原因是語言相通,相反,香港來 的部份人,則對台灣與大陸來的華人 較少來往,甚至拒絕往來,美國的華 人都知道這種情況。
來自台、港華人與大陸華人的移 民( 合法或非法偷渡),都是直接間 接逃避共產暴政,不願過共產黨統治 下生活的中國人。他們在大陸生活幾 十年後,抓住開放的契機,蜂湧來美 國,而台灣、香港的華人一輩子都在 共產黨的「解放」、「共產」威脅下生 活,他們都知道,一勞永逸的辦法是 移民美、加、紐、澳、遠離「共產中 國」。前述加州台灣老人把大陸來美 國移民說成是「共匪」,那是無知的 誤解,中國人在國外不論何處見面, 都有「血濃於水」的同胞感情,把受 共產殘害幾十年的人當作「共匪」, 那不僅是無知,而且可恨!

FaceBook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