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公示财产第一官压力下辞职 “坏了官场潜规则”受冷遇


2015-02-10
ql2p.jpg图片:2013年1月,时任广东官员、财产公开第一人的范松青接受媒体访问时坦言压力较大。(广东电视台新闻截图)
曾多次在市政协会议提案要求官员公示财产的广州市政协副秘书长范松青近日辞职。官方解释说他是“因年龄问题”辞职。但有媒体报道,范松青因成为广东官场公示财产第一人而“坏了官场的潜规则”,受到各方冷遇,无奈辞职。

广州一位局级官员,因连续多年提出要求官员公示财产,最近落得丢掉官位。

上周三(2月4日),在广州市政协十二届四次会上,曾于2013年率先向媒体公布收入、自有房产的政协官员范松青辞去市政协副秘书长职务,改任市政协巡视员(市正局级)。

据《中国青年报》报道,范青松不是因为“财产公开”辞职,而是因为“年龄问题”。范松青对媒体表示,自从公布“愿做财产申报公开第一人”的宣言后,他就一直受同事疏远。有人指他“坏了官场的潜规则”,甚至说“这个政协副秘书长走到头了,回家卖红薯吧”。还称,他一直无法“放轻松”,“总有或多或少,有形无形压力”。过去,同事之间很亲密、友好的关系,慢慢敬而远之。他们怕受到他的影响,盯着他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

该报刊登署名评论说,范松青被疏远孤立、被监督都在意料之中,因为他是官员队伍中的一个“异数”,因而遭遇疏远、排斥甚至报复是必然的事情。

本台周二致电范松青询问是否主动请辞,但他没有正面回应,表示不方便接受采访。

“谢谢您的关心,我现在不好接受采访,谢谢你啦,也请你理解一下,再见。”

范松青卸任当天,接受南都专访时,引用时髦、流行段子表达自己的超然。2013年1月,范松青在广州政协会议期间提交有关提案,并率先向媒体公布收入、自家房产等。因为这次公开,其妻子丶女儿到现在还埋怨他是“吃地沟油的命,操总书记的心”。

广州时评人张广红周二接受记者采访时,对范松青辞职感到惋惜。他表示,事件说明在中国官场,几乎人人都有见不得光的财产。

“说明腐败的程度和面,太广太深,积重难返。贪腐太严重了,高到政治局常委,恐怕没有几个人是干净的。(财产)怎么可能去公示呢?在中国的历史中,都是官是大爷,民是小草,是接受官控制的,你没有资格看我的财产。”

据报,范松青曾在广州军区服役,复员后回到湖南家乡并考入大学,当过党校教员、报社记者,1994年,在广州师范学院新闻传播系任教。95年,进入政界中共广州市委。2007年,调任广州市政协副秘书长。13年1月18日,其提案呼吁广州要在全国率先试行“公职人员家庭财产申报公开制度”,并率先向《南方都市报》公开了他的家庭财产情况,此为首位公布财产的中国共产党高官。14年又提出“精官简政”提案。他认为,反腐的初衷是帮助共产党整风,而不是站在党的对立面。

北京理工大学胡星斗教授认为:“目前的中国是一个是非颠倒的社会,也是一个清官会被排挤出场的社会。因为整个官场,大多数人都浑浊不堪,很多人都有不明来源财产。所以你要是提出财产公示,肯定是触犯了众怒。这种腐败是产生于特权体制,他并不是社会主义价值观所说的平等,他这个体制的特点就是一切强调特权,这种特权导致法制被破坏,也就导致严重的贪污腐败。所以他(范松青)一个人想跟整个的特权体制相对抗,他当然只能是被辞职或下台的命运,我们学者也是一样。”

胡星斗说,实际上,范松青是在拯救中共体制。

“所以像贺卫方也被特权体制点名批判,反腐败实际上是缘木求鱼,如果想真正的反腐败,你就从公开财产开始。这个既得利益集团实际上在瓜分中国,他是一个国家衰弱的根源,目前中国正面临着分利集团化,在掏空中国。这位政协副秘书长希望拯救这个体制,希望官员公开财产,他只能做堂吉柯德。”

最近,不断传出中国“红二代”资本在美国购置超豪华住宅,甚至豪华酒店,动辄上亿美元。胡星斗表示,在中国官场,当清官难,如果你是一位清官,就会被认为可能揭露贪官,会被人想方设法赶下台或判刑入狱。

(特约记者:乔龙 责编:胡汉强/吴晶)

FaceBook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