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川:中国的社会运动将主要靠青年人

古川:中国的社会运动将主要靠青年人
作者: 古川
在中国大陆,全国各地举行的反抗PX、化工厂污染的抗议,到处都是八零后、九零后的身影。2012年7月初,什邡青年学生打出“我们可以牺牲,我们是九零后!”2013年以来,在南方街头运动中,八零后、九零后的年轻人,就是其中积极的参与者。南方街头运动的积极参与者黄文勋出生于1990年。2013年3月10日,黄文勋在深圳举起“光明中国:不要恐惧,打倒共产党!打倒独裁专政!民主自由宪政人权平等万岁!建立民主中国!我们才是国家的主人!”的牌子,发出了时代最强音。香港占中运动的主体是青年学生,他们大都是九零后的年轻人。香港占中运动领袖黄之峰出生于1996年,才17岁。“建立民主中国”是大批中国青年毅然投入社会运动的政治目标。在越来越多的八零后、九零后、甚至零零后开始觉醒之际,未来一定是属于年轻人的。在未来的最终决战之时,已经觉醒的八零后、九零后、零零后们,肯定会毅然决然地站出来,向中共独裁政权发动“天下围城”,到那时:“我们只要赢一次,他们就永远输了!”
 
2002年,那时我刚大学毕业,一位朋友对我说,他不对30岁以上(也就是1970年之前出生的人)寄予希望,因为他们的知识、经历注定他们不会成为社会抗争的主体,而且他们曾经经历过残酷的“文革”以及经历过“六四”屠杀,因此出于对中共政权的恐惧,不可能站在抗争的第一线。

2009年,我写了一篇《2009年,八零后“草泥马一代”之兴起》的文章。我认为八零后一代也愿意自称为“草泥马一代”,他们在文章中经常使用“草泥马”,来表达他们对中共当局的不满与愤怒。

而八零后之所以会成为“草泥马”,是因为他们的特殊经历。他们的祖父母,曾经追随共产党参加革命,然而却在革命胜利以后,在“反右”、“文革”等一系列运动中被斗得死去活来,有的甚至因此丧失了生命。他们的父母,出生长身体时遭遇“人为饥荒”,读书上大学时遭遇知青下乡,回城生孩子时遭遇计划生育,步入中年时遭遇下岗,年老养老时遭遇强制拆迁。他们的哥哥姐姐,好不容易上了大学,成为天之骄子,却在“六四”中遭遇屠杀。而他们自己,要上大学时遭遇高校扩招,他们不再是天之骄子;要工作时遭遇停止分配,他们要自己辛苦找工作;要买房时遭遇房价飙升,他们只能蜗居;生孩子时遭遇毒奶粉,他们的后代成为“结石宝宝”。如果他们出生在农村则更为悲惨:他们一出生时,父母为了养家糊口,不得不外出打工,做一个备受歧视的“农民工”;他们还未长大成人,就不得不跟随父母的道路,成为二代“农民工”。可以说,八零后一代是被中共当局掠夺最为严重的一代。正是祖父母的经历、父母的经历、哥哥姐姐的经历以及他们自己的经历,使他们很容易向中共当局大吼“肏你妈”,而成为“草泥马一代”。

我曾在该文最后表示,受到掠夺最为严重的八零后,已经不愿意生活在谎言中,不愿意继续沦为奴隶,更不愿意继续被中共当局掠夺侵害,所以他们热切地向中共当局发出“肏你妈”的吼声,期望立即结束其暴政。正如著名艺术家艾未未先生所言:“韩寒这一代人或者他所代表的这些人是旧时代的掘墓人。”

2013年初,我曾给《明镜》撰写有关藏人自焚的深度报道,在撰写过程中,我发现参与自焚的藏人也是以八零、九零后为主。从2009227开始到2012129,在不到4年的时间内,先后发生了100起藏族僧人或牧民的自焚事件。在100起自焚事件中,自焚者的年龄从15岁到64岁。其中50起是九零后一代,31起是八零后一代。也就是说九零后占50%,八零后占30%,两者加起来约占80%

对于为什么藏人自焚主要是八零后、九零后一代的年轻人?为什么他们要如此决绝地进行自焚?达赖喇嘛駐北美代表贡嘎扎西分析认为,主要原因是三代藏人的创伤。发生自焚事件的区域比较集中在西藏东部,这一地区的藏人遭受了持续三代人的创伤。第一代藏人的创伤可追溯到1935年,第二代是在19581966年,即“文化大革命”和所谓的“民主改革期间”。第三代创伤是中国当局从1998年开始进行的爱国主义再教育运动,这个创伤此刻正在撕开西藏的心脏。“那些年轻一代可以说生在红旗下,长在红旗下。他们没有亲眼看过1959年之前的西藏社会,但是他们已经了解到上一代所发生的那些令人心酸的历史,加上他们正经历的稳定压倒一切的基础上,当局在西藏实施的不公平政策。这是导致自焚者中八零后、九零后一代的年轻人占多数的主要源因。”

著名艺术家陈维健表示,今天冲锋在西藏抗暴第一线的人,大都是在胡锦涛当政十年成熟起来的新一代年轻人,也许他们对中共文革十年的浩劫,在中共刻意隐瞒历史的政策下,可能只是父辈们一个遥远的故事,对胡耀邦拨乱反正,使藏人升起自治希望的那一段珍贵岁月知之甚少。他们的感受是从长大成人的近十年,点点滴滴积累起来的。他们读书碰到了问题,工作碰到了问题,出门碰到了问题,连信仰也碰到了问题。而这一切都来自于他们的民族身份,他们的民族身份使他们不但受到百般歧视,连在自己的乡土上都被边缘化了。在现有的政治和社会环境中,他们前途茫茫,感到无法生存下去。而这十年的政治和社会环境,则是由胡锦涛一手打造出来的。虽然西藏目前的问题有历史的原因,但主要罪责在胡锦涛。是胡锦涛对藏的强硬、野蛮、卑鄙的现行政策,将新一代的西藏年轻人,推到了反叛的道路上。

“六四”后流亡加拿大的民主中国阵线主席盛雪认为,首先,八零后或九零后都是在中共红旗下生,红旗下长的,受的都是中共的教育,都是中共对藏政策的承受者。其次,年轻的生命对于自由和公平的追求更强烈,对于压迫更敏感。就像世界上任何地方追求自由民主的运动都是以年轻人为主。另外,年轻一代藏人掌握了一些现代通讯技术和条件,对外面的世界有更多了解,也更抗拒压迫。

此外,1993年开始流亡美国的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主席王军涛和在“六四”之前就已经被迫流亡美国的著名学者、《北京之春》主编胡平,两人也分别分析了八零后、九零后的特点。王军涛表示,年轻人更愿意以纯净的方式追求和实现认同的人生和社会的理想。胡平也表示,青少年血气方刚,更有牺牲精神。想想什邡事件吧。什邡事件就是以中学生为主力,他们的口号是:“我们可以牺牲!我们是九零后!”

台湾的太阳花运动、香港的占中运动,其主体都是青年学生,他们大都是九零后的年轻人。香港占中运动领袖黄之峰,出生于1996年,今年才17岁。2011529,黄之锋与同校同学林朗彦成立学生组织“学民思潮”,当时黄之峰才15岁。在2012年的反对国民教育运动中,黄之峰宣布3名“学民思潮”成员在政府总部门外绝食。

2014926,“学民思潮”响应香港学界大罢课,并于当日正式发动中学生罢课,由黄之锋带领宣读罢课宣言。当晚1026分,黄之峰在罢课集会结束后,突然号召集会人士冲入政府总部东翼前地,重夺“公民广场”,香港专上学生联会与学民思潮部分成员趁隙冲过大门,闯入“公民广场”,另有一批人冲击立法会。警察向冲入广场及冲击立法会的学生、市民喷洒胡椒喷雾,并出动防暴警察清场;而黄之锋进入广场后,随即遭4名警员及抬走拘捕,并于翌日晚上住宅遭搜查,电脑、记忆卡、硬盘等物品遭查扣。

201410月初,美国《时代杂志》亚洲版以黄之锋为封面,而在此后《时代周刊》的年度人物评选中,黄之峰得票数排在第三。在法新社公布的2014年度10大最具影响力人物中,黄之峰排第六。20141229,英国《泰晤士报》将黄之峰评为年度青年人物,称年仅18岁的香港青年黄之峰勇敢地坚持为香港民主的未来抗争,黄之峰成为香港民主抗议的化身,一个青年榜样,颇具个人魅力的图腾。

20101217,突尼斯南部地区西迪布吉德一名26岁的街头小贩的自焚,不仅引发突尼斯本·阿里独裁政权倒台,从而也引发了中东、北非的茉莉花革命,甚至世界第四波民主化的浪潮。而2014年的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巴基斯坦的少女马拉拉,才年仅17岁。

在中国大陆,全国各地举行的反抗PX、化工厂污染的抗议,到处都是八零后、九零后的身影。20127月初,什邡青年学生打出“我们可以牺牲,我们是九零后!”

2013年以来,在中国民间的各种抗争中,到处都有南方街头运动积极分子的身影。南方街头运动,八零后,九零后的年轻人,就是其中积极的参与者。在南方街头运动中的积极参与者之一的黄文勋出生于1990年。2013310,黄文勋在深圳举起“光明中国:不要恐惧,打倒共产党!打倒独裁专政!民主自由宪政人权平等万岁!建立民主中国!我们才是国家的主人!”的牌子,发出了时代的最强音。

在游行之前,黄文勋发出了一篇《深圳街头举牌:打倒共产党! 》的文章表示,身为一位普通公民,黄子(黄文勋自称黄子)应当明白我和我国人所遭受的不公不义,它的本质根源就是中共以它建制的独裁专政体制绑架了我们的国家,才得以奴役和蹂躏这片土地的人民。

黄文勋直接向中共当局喊话:“别拿白色恐怖来吓我,你的牢狱已困不住我的信仰。我的国人,我明白,终究我们会战胜恐惧,因为我们爱我们的家,爱我们的亲人,爱我们的孩子,我们希望给我们的家给我们的亲人带来安全感,我深信爱必将给我们勇气,这是战胜恐惧的勇气!”

201348开始,黄文勋独自一人从广州出发,依次经过新余、南昌、杭州、苏州、昆山、上海、南京、合肥、赤壁,一路举着“光明中国”的旗子,进行“周游华夏,践行光明中国梦”活动,向人们宣传民主,征集签名。

他自己设计的“光明中国”的旗子,中间的黑色太阳圈代表中国现在陷入黑暗,造成这种黑暗根源是中共的一党独裁专制,旁边二十个白色倒尖三角型指向黑色太阳圈,表示辛亥革命的延续,象征中国各党派、团体、民间共同来结束中共的一党独裁专制,从而实现以蓝色背景为代表,象征人类普世价值如民主、自由、宪政、人权、平等、博爱等到来的光明中国。

2013525,黄文勋与湖南民主人士袁小华来到湖北赤壁,与当地网友袁奉初、陈剑雄、李银莉一起进行“周游华夏,践行光明中国梦”的第十站活动。当他们在赤壁市政府前展开宣传活动时,却遭到十多名国保警察的阻挠,黄文勋等人手中的旗子、手机,背包被抢走,并遭受对方暴力殴打,黄文勋等人的衣服还被撕扯烂。随后,黄文勋、袁奉初、袁小华、陈剑雄、李银莉五人被绑架带到赤壁市马港派出所,他们被以涉嫌“非法集会”的罪名分别被行政拘留15天,网友因此将五人称为“赤壁五君子”。2013619,五人又被转为刑事拘留,其中黄文勋、袁小华、陈剑雄、李银莉四人的涉嫌罪名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而袁奉初的涉嫌罪名是“颠覆国家政权”。同年713日,陈剑雄、李银莉两人被取保候审。直到2015年初,黄文勋、袁奉初、袁小华已经被超期关押一年半,一直没有开庭审理。除了黄文勋之外,南方街头运动活跃分子陈剑雄与谢文飞,曾于2013年9月30日在广东佛山街头举起了“废除一党专政,建立民主中国”的横幅。

“建立民主中国”是大批中国青年毅然投入社会运动的政治目标。在越来越多的八零后、九零后、甚至零零后开始觉醒之际,未来一定是属于年轻人的。我相信,在未来的最终决战之时,已经觉醒的八零后、九零后、零零后们,肯定会毅然决然地站出来,向中共独裁极权政权发动“天下围城”,到那时:“我们只要赢一次,他们就永远输了!”

FaceBook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