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灏年:还原蒋介石实质意义——中共没有合法性 谈新书《最后的侮辱》




听众朋友, 您好!欢迎您收听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的【时事访谈】节目, 我是主持人静汝。

主持人:辛先生,您好!您认为还原真实的蒋介石的现实意义是什么?听众朋友,自本台播出了以旅美著名历史学家辛灏年先生最近发表的新书《蒋介石日记》为主题的系列采访节目后,收到了一些听众的积极反馈。其中有听众说,辛先生的话洗涤谎言,像一股清风荡人心!在今天的【时事访谈】节目里,将为您介绍访谈录的最后一集:还原蒋介石的实质意义是什么。
辛灏年:我就认为呢,就是说基于这样一些基本问题上,从我讲的这几个方面来看,共产党是不可能真正的还原蒋介石的,他是需要一批御用文人或中共学者,来帮助它,用公正的还原蒋介石的这个所谓的这个一些手段,来曲解蒋介石,继续诬蔑蒋介石,以求得把蒋介石历史定位,用这个中共的学者的话来说,就是对蒋介石的定性,仍然是维持着中国共产党的对他的定性。而不是今天经过了民间历史反思以后,人民给他的定性。
所以还原真实蒋介石的意义,首先就是在于只有还原了蒋介石,我们才能了解中华民国的历史,也就是中国的现代史的真相。因为一部中国现代史,从1927年之后到1949年这最重要的二十二年的历史进程和走向共和的历史进程当中,蒋介石是做为一个主要的历史人物,占据了这一段历史的致高点。
第二个呢,要了解中共的历史真相,因为了解了蒋介石,知道了蒋介石不是反动派,是进步派,知道了蒋介石是爱国的,不是卖国的,了解了蒋介石是抗战的,而不是不抗战的,知道了蒋介石是要走向共和的,而不是要阻碍走向共和的,并且要走向民主制度的的,那么共产党就成了什么呢?共产党就成了蒋介石的反面,所有蒋介石要正面推动的,都是共产党要从反面来进行推翻的。你从此就可以看的出来,共产党究竟是个什么东西,还有那就是否定共产党权力的合法性,与是否能够真正还原蒋介石有关系。就像我刚才讲的,我们要否定共产党的所谓的历史,就必需牵涉到对还原蒋介石的认识,如果我们还原了蒋介石,认识到蒋介石是进步的一个中华民国的领袖,那么要推翻中华民国、颠覆中华民国南京国民政府的中国共产党,那当然就是错误的,反动的,才是真正的反革命,
第三.在中国大陆人民持续三十年的民间历史反思的成果,已经非常昭彰于市的时候,中国大陆近些年来,已经推动起了广泛的还原民国的社会思潮,并且在这个社会思潮之下,已经涌起了民国热。我想这个海内外的很多朋友,关心国事的都应该知道,那么,光复民国就会摆在我们面前,光复中华民国,那就是承认中国现代史上,真正进步的国家是中华民国,那就是承认中华民国既具有历史的合法性,同时又具有现实的和未来的合法性。因为过去的历史上,中华民国用顽强的无畏的抗日卫国战争,保护了自己的民族,用长达三十余年的艰难的推进,才造就了中国民主宪政的可能实行和中华民国四六宪法的诞生。
那么今天被打败的中华民国败退台湾之后,又不仅保卫了台湾,还开展了台湾社会的整个经济建设,所以它成为亚洲四小龙,世界先进的进步地区。那么他今天又走向了还政于民,建立了民主制度,人民已经完全具有行使选举、罢免、创制、复决四大民主权利。在这种情况下,光复民国就不仅具有历史的意义,而且具有有现实的意义。
这对于共产党来说,就不仅是否定了它所谓的革命历史,而且否定了它今天统治中国现状的完全不合法性,也就是历史的合法性和现实的合法性全部被推倒。所以共产党一定要这个蒋介石定性为一个反动的、一个很坏的一个中华民国的领袖,要把他定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可是还原真实的蒋介石的意义就告诉我们,中国要进步,那就一定要还原蒋介石,这样我们才能够承上启下,继往开来,去追求,大陆的光复中华民国的民主统一,那才能让全中国人民在这个世界上真正的站起来。
主持人:您之前提到,49年以后中共对中国的独裁专制统治其实是中国历史的倒退。但是我们看到中共一贯的宣传是这样的:“历史和人民选择了中国共产党。”您对中共这个观点怎么看?
辛灏年:我在写我这本书,我写了一个导论,我提出一个理论就是,中国的民主革命就是辛亥革命,或以辛亥革命利为发端的中国国民革命,我做一个比较简单的解释,什么叫中国民主革命?什么叫中国国民革命?中国民主革命,就是只要推翻专制,走向共和,这就叫民主革命,很简单,这个大家都能理解。
第二个中国国民革命不仅仅是民主革命,在这一点上,中国国民革命和中国民主革命是完全一致的。可是,中国国民革命在当年就是在晚清时代,它有一个推翻,就是打倒列强,防止列强瓜分和欺负中国,这是对外;那么对内呢,又要推翻满清贵族的专制统治,就是中国境内一个部族,对全中华民族所进行的专制统治。所以这就牵扯到一种民族革命的意义和内容了。
第三个孙中山提出来的民生革命,因为孙中山的思想主要是民生的发展观,他认为世界一切都是为了追求民众的解放和民生的发展,提高人民的社会生活水平,所以中国的国民革命又包含有民生革命的内容。那么在当时就反对满清王朝的腐败,争取让人民过上好日子。而在今天呢,那就是反对共产党的腐败,争取人民过上一个较好的生活,提高人民的整个生活水准。
所以中国国民革命包含中中国民族革命,我们把这两个概念搞清楚以后,那么我们就能明白,中国国民革命实际上从辛亥革命开始到我们今天,已经一百零三年了。一百零三年以来,在辛亥革命之后,曾经出现了袁世凯复辟帝制,当时复辟满清,和北洋军阀发动内战混战,企图让中国走向专制一统,而不是民主统一,那么这三个都是没有成功。袁世凯只做了八十三天的皇帝就一命呜呼,全国人民都反对,而且发起了讨袁战争,叫做护国战争。那么张勋复辟满清11天,就像一个闹剧一样的就让人民给解决了,北洋军阀所发动的混战混乱持续11年,被蒋介石所领导南方国民革命军北伐打倒了,并且初步的统一了中华民国。所以都没有成功。
可是到了1949年,这个一个国外的反动思想马克斯列宁思想的指导下,在中国要闹共产党主义世界革命,实际上是为了打天下、颠覆民国的这一场反动战争,是在1949年,打赢了。打赢了以后,它在表面上是革命的名义,也就是列宁所说的以革命的名义打赢了这一场战争,以革命的名义推翻了蒋介石反动派,以革命的名义颠覆了中华民国在中国大陆的合法统治权。可是革命的名义不仅只是名义,而革命的名义之下所做的就是专制的复辟,因为共产党在1949年所建立的所有的政治制度都是复辟了专制,都是归附了独裁,是推翻了中华民国在大陆的统治,却在中国大陆建立一个新的中共马列王朝。
我们今天回头看一看,六十五年来,中共统治的本质和真相就是如此。那么这个过程,并不是中国一个独立的过程,也不是只有中国才在辛亥革命以后,一场民主革命以后又遭遇了这么多的颠覆,前三次没有成功,最后一次被共产党在革命的名义下,颠覆成功了。而在全世界,特别是欧洲,所有专制国家,在推翻专制走向民主的进程当中,一定会发生的一个历史的现象,一个历史的共有现象,这个现象就是当民主革命初期成功以后,种种的专制的旧势力,都企图复辟,甚至能够复辟成功,一旦复辟成功,它就要恢复旧制度,回到专制统治,它就叫专制复辟。
所以我在我这本书的导论里面,就提出这样一个理论,用所有专制国家走向民主的过渡的这样一个事实,来证明中国历史和法国历史,和英国历史,和许多国家历史一样,都经历过,革命与复辟,民主与专制的反复的较量。那么这种较量,主要分三个手段。这三个手段,我是指的是一个形形色色的专制势力,第一个势力,专制复辟势力的手段,就是公开的复辟专制,回到王朝,这就是公开的复辟,还有一种就是打着共和的名义进行复辟,在法国也出现过第二共和,就是打着共和的名义然后走向复辟的道路。中国的北洋军阀,就是起着共和的名义,承认中华民国,但是要把中华民国变成一个专制的、独裁的专制统一的国家。而共产党打着革命的名义,是吧,最后的结果呢是推翻了正在走向民主的中华民国,而建立了一个比晚清时代还要专制和集权的一个专制集权国家。
我们认识到这样一个基本理论,我们就能够认识到中国的历史的这一段,和欧洲的英国、法国、德国,许许多多的国家历史都是完全一样的,是从专制走向民主历程当中的一个必然现象,比如说俄国,俄国1917年2月,革命成功了八个月,创立了俄罗斯共和国,开始走宪政民主的道路,可是列宁用背叛的革命,所谓十月革命,实际就是背叛,推翻了这个正在走向共和的国家,然后把俄罗斯变成一个所谓无产阶级专政的国家,一个集权统治的国家,现在它终于灭亡了。二十世纪俄罗斯的历史,用叶利钦的话来说,是俄罗斯民众历史上最羞耻的一段历史,是血腥的专制历史,是血腥的专制复辟的历史。中国也一样嘛。所以法国花了九十九年,英国花了四十八年,德国也花了很多很多年,那么俄国是花了七十四年,我们中国已经花了九十九年了。
当然这不奇怪,一百零三年了,这不奇怪。为什么呢,因为我们的中国的专制历史悠久,三千年的专制统治,不是一次革命,不是武昌船头的一声枪响,就能够马上解决的,其中反覆较量和拼杀是不可避免的,特别是革命名义下的、共产党主义革命名义下的这一场复辟造乱,它在中国获得了成功,在苏联它获得了七十四年的成功,在中国获得了六十五年的成功,它的前景是什么呢?那还是用共产党的一句话来说,苏联的今天,就是它们的明天,我想我就这样子回答你的问题了。
主持人:您希望这本书能起到什么样的作用?
辛灏年:就是我这本书,我写这个的目的很简单,就是公开反击中共学者对蒋介石的继续污辱,对中华民国历史真相的继续的搅浑水,告诉人们,告诉我们的读者,我们中国大陆的读者,中共继续污辱蒋介石,篡改中华民国历史的新的手段,或新的技俩是什么?如果在他们口口声声所说的公正的还原蒋介石,寻找将蒋介石的口号下,找到他们继续污辱蒋介石的种种不堪行为,然后提高我们自身的警觉性,也提高我们自身的历史修养,然后能够在中共没有垮台之前,甚至是中共垮台之后,那一些仍然要抱团忠于中共的,忠于中共的假历史的中共御用学者们,他们所做的一切企图,破坏历史真相,破坏人民还原历史真相的行为。如果能够达到这样的目的,我也就觉得这本小册子写的不算错,我就这点感想。
听众朋友,今天的【时事访谈】节目就到这里,我是静汝,感谢您的收听,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FaceBook評論